血腥肮脏的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


【明慧网2006年2月12日】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大门口挂的牌子是“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关押的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它的目的是想通过残酷卑鄙的手段把这些好人变坏,它的意图是变得越坏越符合它的标准。它谎称是学校,但它企图把善良健康的好人用各种酷刑和各种卑鄙手段变成一个撒谎、骗人、经常魔性大发等十恶俱全、疾病缠身的人才是它的目的。但它的一切见不得人的手段对于真正修大法的人是不起作用的。

我把我在“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亲眼所见写出来,让世人進一步认清“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本来面目和那里恶警的邪恶本质。

恶警崔红、黄海艳同时监管一个分队,崔、黄与犹大邹立娟狼狈为奸,犹大邹立娟受崔红、黄海艳指使,时时刻刻用邪恶的眼神儿监视大法弟子,不准大法弟子说一句话,只要大法弟子说一句他们不喜欢听的非常纯正的话,邹立娟就夸大其词的记在一个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本子上,本子上记的东西只要是一个正常人看了都会啼笑皆非,邹立娟经常直勾勾的盯着大法弟子的嘴,只要大法弟子的嘴稍动一下,邹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唠叨一大堆难听的话,然后邹就把大法弟子的名字写在本子上,说大法弟子背经文,配合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邹立娟经常无理要求大法弟子配合她的邪恶行为,大法弟子不配合,邹就气急败坏的将大法弟子的名字写在本子上或叫来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只要稍有一点善念的警察都会看穿邹立娟的险恶用心,她想利用她的恶配合恶警为她自己减刑。崔红、黄海艳也象其它恶警一样,每天看一遍那个本子,妄想从中为迫害大法弟子找借口。

2005年春的一天,在崔、黄分队的大法弟子也象在这个邪恶场所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一样在非常矮小的小板凳上坐着每天长达15小时,坐的腰酸背痛,实在坐不住了,有的都把屁股坐烂了,大法弟子站起来歇一会,恶警崔红和黄海艳让大法弟子马上坐下,大法弟子没有马上坐下,于是崔红和黄海艳就恶狠狠的把小板凳踢到一边去,有的大法弟子被扣在床上,从此在这个分队的大法弟子就只能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长达半年之久。

2005年的一天,崔红用鞋跟踩一名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的嘴,踩出了血,后来遭了报应,一只脚长了个东西,做了手术,手术几个月过去了,至今崔红的那只脚走路还不利索。

2005年春的一天,黄海艳找来一群恶警对一名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把这名大法弟子的双手背扣上,然后这群恶警象一群恶狼一样把这名大法弟子摁倒在地上,对这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之后,这名大法弟子说:“你们为什么打人?”恶警黄海艳气急败坏的反咬一口说:“是你在打我们。”黄怕这名大法弟子喊大法好,于是从厕所捡来一块又脏又臭的擦地抹布堵这名大法弟子的嘴,把这名大法弟子的嘴都抠出了血。一名男恶警用恶毒的手掌使劲抽打这名大法弟子的脸,腮部垫在牙上都垫破了,出了一些血,吃东西都不敢嚼,一个多月嘴里的伤口才愈合。

也是在2005年春的一天,黄海艳和一名男恶警拿着一根铁棒蹿進小号,黄凶狠的揪那名大法弟子的头发,男恶警用铁棒打那名大法弟子的头。头被打的肿起来了,脸肿的很大,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儿。这名大法弟子从小号出来后,黄害怕这名大法弟子指问她,不敢见这名大法弟子的面。大队长王淑征和几名女恶警来到这名大法弟子跟前冷嘲热讽,还想進行迫害,这名大法弟子指着自己的头说:“看把我打成这个样。”王淑征信口雌黄的说:“谁打你了?那不是你自己发疯撞的吗?”是啊,每当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把大法弟子迫害的面目皆非时,他们都说是大法弟子炼功炼的或坚定大法坚定的,用来栽赃大法,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中国所有的迫害大法的舆论工具经常用这种邪恶的办法给大法和大法弟子栽赃。

2005年初,恶警黄海艳把一名将近50岁出头的大法弟子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走路,喘气都非常费劲,也不让她上床休息,继续让这名大法弟子加班加点干活,直至昏迷过去多次,才把这名大法弟子送進医院,结果给这名大法弟子做了流产手术進行迫害。把这名大法弟子拉回劳教所,已经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所长苏境和黄海艳等恶警怕出人命担责任,于是叫大法弟子家属来接,大队长王晓峰怕大法弟子家属看到非常健康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成这个惨状不让,不叫把大法弟子抬出去,在走廊那头喊:“叫她自己走出来!”试想,这名大法弟子已被迫害的长时间昏迷,奄奄一息,怎么能走路呢?黄海艳由于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恶,已遭恶报,经常睡不着觉,经常在睡前按摩很长时间才能勉强入睡。虽然经常做美容也是脸色蜡黄象一张黄纸。快醒悟吧,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

恶警张磊有一次打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嘴巴子,边打边说:“打篮球的手!”

还有一次,在寒冷的冬天,有一名大法弟子抄写经文,被恶警张磊关進小号10天9夜,双手双腿扣在铁凳子上,双脚肿的象馒头,两腿肿的很粗,这名大法弟子正赶上来月经,监管小号的恶警只叫其每昼夜上两次厕所,血流在铁凳子上,把铁凳子都染的通红一片。

有一次张磊指使狱医陈斌给一名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在往鼻子里插管时,把这名大法弟子的鼻子插的流了很多血,张磊不让这名大法弟子用盆洗,而是用水管子给大法弟子猛劲冲,结果使这名大法弟子鼻子呛了很多水。

恶警方叶红和所长苏境、犹大赵永华、苑淑珍狼狈为奸,指使几名犹大包夹一名大法弟子進行洗脑、精神折磨,企图转化大法弟子,其中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了心脏病,方叶红假惺惺的找来狱医丁太永给这名大法弟子检查心脏,边检查边说:“每分钟才跳一百多次,跳二百次、三百次了吗?”它的意思在暗示行恶者大法弟子没有生命危险,还可以继续迫害。

以上只是我在邪恶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所看到所经历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几件真实事例,还有许许多多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罄竹难书,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停下你们那双血淋淋的黑手吧,善待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吧!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