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小资料点

【明慧网2006年2月13日】我是吉林省的一名大法弟子,我和丈夫、儿子因坚修大法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流离失所在外已四年多了。我们在外地居住期间成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做一点儿我们应该做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胆小的人,自江氏迫害大法后,我二次進京上访,三次被关進看守所迫害,以后又被迫流离失所。所以我一听到警察又迫害谁了,我就害怕,甚至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好几天都吃不下饭,每次都这样。但我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走过来了,在大法中修炼走到了今天。我知道我是为大法来的,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来的,这是我的史前洪愿。

有一次,我去外地修打印机。同修说好了给带去修,可到了那天,她又不给带了。其实是我有怕心,老想把事情推给别人做,自己总想等现成的,就是“等、靠、要”。同修说她一大堆事儿,你正好出门,就自己带着呗!出门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因我是做生意的,经常出门,可为什么这次就为难了呢?我知道那是怕心在做怪,于是我就静下来学法。当我学到《转法轮》第六讲,有一段师父讲法是这么说的:“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转法轮》)

当我学到这儿时,我觉得师父的这几句话就象是对我说的,是呀!我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我怕啥,那不是常人的观点吗?它不是我,正是我要修掉的,它就象一把把锁,一根根缆绳,横在那儿挡住我回家的路,我不要它,我要清除它,不被它带动。于是下午我出门把打印机修好了。

还有一件最近去买打印所需耗材的事儿。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去买耗材的头一天晚上,怕心又出来了,就是不想让我去买,此时我又和丈夫发生矛盾了。由于我们用两个打印机干活,我就让丈夫停一个,留一个打印就行,我说我学学法,明天还得出门呢!丈夫说,是你的想法不对,一个和两个有什么区别。一听这话我就不干了,给打印机收拾起来了,丈夫一看我心性不好,就出去了,没跟我计较。

我被怕心带动着,情绪不稳,就想这心性还能去买东西吗?明天不去了,转念又一想,这不是我啊!是旧势力在钻我心性有漏的空子,妄图阻挡我救度众生。当天晚上我哭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呀!这担子太重了,弟子有点挑不动了。哭了很长时间,一边哭一边对师父说,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飞起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

半夜醒来正是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发完正念后,我就学法,学了三讲《转法轮》,天亮了。我就想今天我一定要去买耗材,谁也干扰不了我,我发了一会儿正念就上班去了。晚上我们出门去上货顺便买东西,都要到地方了,邪恶指使观念还说,不去了吧!危险,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灭”。

“一切和正法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不能成正比的,个人修炼中的情况,已经不能和正法相比。不管旧势力层次多高,摆不正这个关系就危险,就会在宇宙正法中被淘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宇宙正法,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还会被不正的所干扰、所带动呢?不能。它们本来是对旧宇宙生命的束缚,而对大法弟子,对主动同化法的生命,大法造就的生命来说什么也不是,旧宇宙的生命,旧的一切只是想得到不想付出,而大法造就的生命是为他的,我做大法的事是为了救度众生,救度被谎言欺骗了的世人,是为他人着想的,是符合新宇宙的理的,谁也不敢动我,师父给我做主,谁也别想干扰我。

就这样,我把东西买回来了。回来的道上我哭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大法的威严,单凭我自己能做什么呢?我也真正体会到了同修说过的一句话:在做大法事情的过程中不是做了多少,而是放下了多少。是啊!我们在正法修炼中真的是自己放下了多少,自己更加纯净了多少,在法中真正的归正了多少。我也真正的体会到了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的良苦用心。

下面我再说一下我们做大法资料的过程是怎样的。我们以前住楼房,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把楼房卖了。我们现在住的是很简陋的平房,还是租的,这几年来我们把所有的积蓄都用在做大法真相资料上。我做生意每年能挣两万元,去了生活费,几乎都做资料了,我们每个月做资料的费用大约是一千元左右,有时同修给我一些。虽然在经济上苦一点儿,但我们心里是甜的,因为我们得到了这么好的法,有这么伟大的师父。

以前我是一个酗酒、赌博、上舞厅而且满脑子都是坏思想、满身都是坏行为,什么都干的坏人。修炼大法后,我现在变成了一个纯净高尚、为他人着想的生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救度,使我在大法中归正。

我要用我在大法中归正了的心,用我的一切物力、财力来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让世人不再被谎言欺骗,被大法救度,否定这场邪恶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