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样去自己的怕心


【明慧网2006年2月3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同修写的《天下第一怕》的文章,想想自己好象和她也差不多,我修炼中最大的关就是去怕心。现在也把自己去怕心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从小胆小、怕事、谨小慎微的我,刚一接触大法,却偏偏开了天目、天耳,部份功能出来了,可是刚开始又不懂得什么是正念,受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所以觉得非常痛苦,也很危险,其实这也都是怕心招来的。于是我就背了很多师父有关去怕心的法。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转法轮》)。随着法理的不断深悟和心性的不断升华,干扰我的这些麻烦逐渐消失了。

虽然对另外空间干扰的怕心去掉了,但并没有真的修掉了怕心。7.20以后,怕心更显得复杂、严重了。慈悲的师父看到我的怕心太重,我又必须履行使命,就用各种方式点悟我。以前怕走黑道,在梦中经常在黑夜中行走;怕鬼神,梦中经常被神鬼追赶;怕邪恶之徒,就梦见邪恶到家,等等,直到我在梦中想起我是神,或者喊出师父的名字,才从梦中醒来。很多次梦中无正念,醒来深感愧对师尊。我的后天形成的怕心非常严重,从而也时常生出对怕的执著心,于是这怕也就成了我最难过的关和难。

我和部份同修几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大部份都能顺利而归。那是不断的坚持学好法,悟到法理,怕心出来时还能想起法,然后拼命地排斥它,不要它,在行为上抑制住它。心里想着不让它起做用,更不要让怕心阻碍正法的事。有的时候一不注意被怕心欺骗了,心想理智点吧,其实所谓的理智后面有怕心,梦中有时看到自己那真实的心态。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们的能量和功能随着我们的心念,想什么就形成什么,那怕心也是物质,是顽石啊,必须用强大的正念排斥它,那它就解体了。我体会到,每当怕心出现的时候,千万不能放跑它,就是用强大的正念抑制它,而且要坚定,并满怀自信心和正信,直到把怕的物质解体掉为止,坚定的心有多大,师父就给拿掉多大。有的时候随着怕心走,还骗自己说是理智,那魔可高兴了,和怕的物质一起隐藏在微观中,你要解体它,当然要吃修心之苦了。

由于怕心重,刚走上证实大法之路时,显得很被动。同修约我撒真相资料,我圆滑的找借口不去,后来同修到家里找,我才无奈的说:“我做。”第一次发传单,出门时,另外空间的魔吓我说:“公安局,枪毙”。刚上楼,心都要跳出来了。也许本性那面强,法理上知道要救众生,心想我只要做的对,就不怕你们吓我,你这个怕心也阻挡不了我。幸亏个人修炼时没有忽视学法,这时出什么心都能想起师父的法。正如师父教导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想到众生还不了解真相,我必须去做,于是怕的物质一次比一次弱。每次做完讲真相的工作,回家打坐非常轻松,长时间打坐腿不疼。这样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和本地同修,在邪恶疯狂干扰、迫害不断的危难时期,将各种真相资料大面积地撒遍城乡,与此同时也去掉了很多怕心,增添了不少正念。

记得有一次我到外地取资料,一上车便跟上一个警察,怕心一动我便下了车。事后一想不对劲,那是怕心随心而化来的假象。下次上车又上来一个警察,偏偏和我一排座,我明白这是干扰,我就把它当作去怕心的机会,我要把慈悲带给他,发正念清邪恶,让它受益,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每到同修家取资料,心中怕的那一念产生时,就会遇到同修的邻居问话,你是他家什么人?越说不出来就越问。一次到约定地点和同修碰头时,不自觉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像小偷似的人在身后看着我们。我带着怕心走脱,邪恶又利用另一个常人跟踪我,后来意识到是自己的怕心带来的,正念一出才真正走脱了。还有一次想和同修碰头,打公用电话时一抬头看见两个贼头贼脑的小伙子明显盯着我,结果被怕心带动,马上打车回到家。每次被干扰师父都在微观中让自己看到另外空间被干扰的心态。层层破怕心时也是很苦的。但是由于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一直很坚定,认清法理后认准的路上决不回头。我就是不断的坚定的用法破着怕心往前走。因为做证实法的事,表面上处处会出现让你怕的因素,只能是在头脑中事事和怕心较量。我对自己的怕心说,你是一堵墙,我一定要用正念把你推倒;你是一根缆绳我也要把你剪断;你要招来邪恶,我就把邪恶和你一起解体。师尊的话也一直在耳边激励着自己。“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每当突如其来的听到同修被抓的消息时,第一念没守住,被怕心带动的时候,就会马上动手去收藏大法资料;当第一念想到同修时,马上会发正念。为被抓同修发正念半小时至一小时,纯净到看到结果。证实法的事情经历的多了,使我认识也不断升华。当突然接到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时,第一念想到别人,或什么都不想,无为的去做时,就没有了怕。因为那是无私的。这也充份体现出了法中对修炼者要求无私无我,完全为了别人活着的法理内涵吧,也许那就是自己的路,正法的需要,同修的需要,众生的需要,也许那就是史前的誓约,也就是自己应该做的。感受到那种慈悲境界时,心态就无比轻松美好,所以也就体现出法的神奇,法的威力。表现出的就是做证实法的工作心想事成。比方说想见谁就能见到谁,想用什么东西就有同修准备好或送来,等等,等等。这时也能看到每一天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甚至轻重缓急都是安排好的。

精進中就能找到和走好自己的路,学好法向内修就能走正自己的路。守住心性,不给自己证到的一切抹黑,把自己隐藏很深没修掉的执著心找出来,修掉它。由于在法理上進一步的升华,怕心越来越小,证实法的意识和使命感也越来越强。原来资料靠外地供给,想到同修的不易,我们为什么等、靠、要,那么自私呢?遍地开花吧。我和同修协调一致,在当地建起了几个小型资料点,经过不断的努力充实,基本用什么有什么,达到了资料满足本地区的需要,目前比较稳定。我们的经验是,学好法,守住心性,修心性,向内找,互相找,不走极端,不自满,不畏苦,不让怕心抬头。

也有把握不好,摆不正的时候。由于事情多了,干事心强了,心想把握自己,还是被忙于具体的事而干扰了学法,就产生了对自己的担心,怕自己守不住心性,怕走极端,也产生了怕执著,这就是自私心,一度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还认为自己做的对,实际是在保护自己,对正法的事不积极主动了,还以为是去着急心,慈悲心也小了,还觉得自己不要执著那么多事,放下一点,甚至把自己该做的事让给不成熟、不情愿做的同修去做,还以为这是带同修升华。一段时间觉得心态、身体一切都不对劲了,干扰也来了,看书也发困,求安逸心也出来了,这时师父就在梦中明显点化:在一个高处,师父让我坐在高处的位置,让我坐稳,我自己有怕掉下去的感觉,自己就说我要下去,于是自己就跳下来了,一梦惊醒,也一梦点醒,痛悔中去找到自己的执著,鼓励自己从新做好,从中也体会到师尊“精進之意不可转”的严肃性,自觉不自觉的放松一点,虎视眈眈的邪恶就加强你的执著,在另外空间就一泻千里。如果你学法跟不上就觉察不到自己的不足,不進则退,也许邪恶给你稳定在一定层次上,你还觉得很不错呢。所以我体会到守住一念,守住心性也是很严肃、很苦的。我们还在这红尘乱世中修炼救人,我们只能努力的去同化法,洗净自己,不能再粘上灰尘了。

旧势力拼命的和师父争夺大法弟子,我们得拼命地向师父这边挣啊,旧势力也拼命的和大法争夺众生,我们也得拼命的从邪恶手中夺回众生,让中原大地少添新坟吧!

在此也奉劝那些被怕心困在家里的同修们,师父给的机会还有多少了,难道对师父对法失去正信了吗?为什么?如果没有,赶快从家中走出来吧,“坦荡正法路”,从人中走出来吧!我们真的是只有救人的份,没有师父的正法,我们今天还能在这里修炼吗?我们不完成使命,还有做人的机会吗?醒悟吧,同修,真正在法中放下生死,才是真正的生命永存,用人心保护自己的生命,只是暂时的啊,不完成我们的大愿,那我们不白来一回了吗?同时也将永远失去哪千万年的等待啊!别看邪恶还疯狂,那只是解体前的无理智,黑暗中没有你,黎明中怎么会有你。

让我们共同走正、走好、走完最后短暂的路。宇宙众生在期盼! 师尊在期待!

不成熟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