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1月28日】我是一个走过弯路的大法学员,从新走入修炼以来,思想中常有障碍,“师父还能要我这样的吗?”“我还配当大法弟子吗?”不管怎样,我就要努力做三件事。

我“怕心”很重,出去时只带三、五份资料,很谨慎,一次在元旦的前一天,心想我一定要出去写一个“法轮大法好”,一个月前就选好墙面,喷筒也准备有一个多月了,就是“怕心”,一天拖一天走不出去,直到元旦头一天,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去,心想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一定写好。

晚上九点半多钟,我带上喷筒,浑身细胞都紧张,出了楼门口,东张西望一个人也没有,没走几分钟,到了事先选好的墙面,工整的喷上了五个大字“法轮大法好”,我顿觉浑身发热,赶紧揣好喷筒往回走,回家后还是紧张。

又过了几天,身边的一个同修鼓励我去掉“怕心”,和我一起出去写真相,我在喷字,他在旁边发正念,那次喷写三个地方。又过几天到车站的附近又喷了几处。从那以后“怕心”的物质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

通过多学法,多发正念,看《明慧周刊》和同修交流,同修带我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一楼二楼我去发,楼上由同修去做,渐渐的我自己也可以出去了,有时也带上三十、四十份出去,后来和同修到农村,一晚上带上六、七百份真相资料,每次都顺利返回。偶尔遇到村里人也不发慌了。

2005年10月1日晚上,我和同修又出去发近一百份资料,然后到附近几个来往行人车辆较多的桥洞去喷字,在一个地方喷了“法轮大法好”,第二次喷“真、善、忍好”的时候,到“善”字的下面两点时,喷筒没漆了,(走的时候没有检查漆的多少)我们悟到这是师尊点化,救度众生要有善心,我们的“善”不够。那时已晚上十点多,我们又回到家,又带上几个喷筒返回去,把没喷完的“真、善、忍好”喷完,我们又去了其他几个桥洞,大约喷十几处真相,回到家已是半夜一点。

那晚我们看见三次星球象礼花一样从空中滑落,那是不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生命在解体,是师尊在鼓励我们精進。感谢师尊慈悲呵护,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