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张立新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2006年2月21日】编者按:本文是北京大法学员提供的关于张立新的情况。几年来,张立新与特务蒿利斌过从甚密,并一直被该特务利用,迷惑大法学员,给大法造成损失。希望附和他们的学员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归正自己,不要再被此二人迷惑。

张在监狱里的情况:

张2000年下半年被非法判刑后,由于当时的女子监狱空间有限,一度关在“少管所”,很快便被“转化”,并与姚洁等其她九人一起做所谓“帮教工作”。十个“转化”者还排演了整整一台节目,演给全监狱的人看,在廉价的掌声中唱“同一首歌”等等,与台下呼应造势,肉麻的歌颂邪党与洗脑“转化”。据当时与张在一起的人说,张后来曾声明从新修炼,但很快又邪悟,并紧张得一度出现面目浮肿变形、长期不洗澡等不正常状态。但张2003年出狱后却极力美化自己,说自己当时是出现了“真疯”状态,“开着修”等等,并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使一些学员产生错觉,好象她一直没有被“转化”,因而崇拜她。

张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1)张曾于2000年农历新年期间打电话把一些法轮功学员(约十人左右)叫到她的住处,约一个小时后,一些警察便到那里将所有在场者全部抓捕(包括张)。张当时已与特务蒿利斌过从甚密,张在拘留所时,蒿曾多次去“看望”她,后来又将她从拘留所接出。张被抓后,不仅非常配合邪恶的要求,带着邪恶之徒到她的住处将大法书籍抄走,说出一些人(学员)和事,而且还对警察说她把一个与明慧网联系、提供重要情况的软盘交给了当时没有在场的某学员,其实她并没有交给这位学员而故意这么说的,还对其他学员说就是要让这位学员進去,是为了帮助该学员提高。造成这位学员遭到邪恶抓捕、抄家和长期迫害,同时,张的这种出卖与陷害的行为,引起一些世人的反感,对法轮功学员的人品产生误解,损害了大法的声誉。

(2)学员曾亲耳听到张立新说“我再也不想给他们干了”

2004年4月22日,学员杨小晶被张叫到她家,从张家出来后杨一直被邪恶跟踪,当晚被抓捕。4月28日,张来到当时尚被监视的杨家,而且是找到当地居委会,由居委会的人领去的。不久几个警察便進门将张抓住,僵持一段时间后带到派出所关押。张被抓走时,杨的家人(也是学员)担心张没有钱用,给了她500元钱。张把钱收下后,又从自己的包中拿出数千元钱,请杨的家人代为保管,并征得了警察的同意。就在张在交给他们钱的时候,脱口说出:“我再也不想進去了,我再也不想给他们干了。”

对张的话感到震惊的杨的家人,经过考虑,决定还是把张从自己家中被抓一事通知张的父母,当晚8点左右打电话给张家,没想到张家接电话的竟然是张本人。事后杨的家人向片警打听情况,片警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以为抓到一个重要人物。但朝阳分局国保处突然打来电话说,她涉及一个大案,一会有车来接她。当时,从张身上和包里搜出的资料、光盘等都堆在桌上,来的人把桌上的这些东西都划拉到包里,对张说了声“走”,就开车把她接走了。这个来接张回家的人正是特务蒿利斌。而张却对一些学员说她是因为几个小时坚持向警察讲真相闯出来的。

张后来在电话中与杨的家人联系去取她放在杨家的钱,对张已经高度警觉的杨的家人让她不要到家里来,另外约一个地方。但张还是去杨家,杨的家人不给她开门,而是打电话叫来片警,在片警在场的情况下,将钱交给张。

* * * * *

2月5日明慧《与北京大法弟子切磋》刊登后,在该公司工作、受蒿、张操控的一人拿着这篇文章去找几处学员,仍在为张辩解,并散布蒿所吹嘘的关于美国的谎言。

一些受张立新煽动去香港的北京学员,回来后受到明显监视,而且一些片警、“610”的人公然到学员家中骚扰问话,问他们最近都干什么了,去什么地方了等等,有的警察还流露出知道他们参加了一个“大的活动”等等。而张等人在明慧2月5日、8日的文章后,还在到处极力为去香港这件事辩解。

此外,由于张的公司已被明慧网充分曝光,其迷惑性大为降低,据说张以“这是一个大资料点”,“要化整为零”等名义,已经将该公司解散。此前不久曾由少数学员集资购买了一辆面包车,也已卖掉,但该公司的人还是坐着一辆夏利车在到处活动。

希望有关学员理智清醒的对待此事,为大法负责,为自己负责,为同修负责,不要再被蒿、张所迷惑操纵而给大法造成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