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正法时期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我是96年底得法的,在9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证实法的道路上凭着对师尊的坚信、坚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把我一个“黑乎乎的身体、肮脏的思想”旧宇宙的生命度成一个新宇宙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

一、有缘见师尊,促使我精進:

我虽然得法很早,但学法不深,悟性较差,求安逸心重,懒惰,没能“从法上认识法”,也就谈不上精進了。

直至98年7月29日,那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晴空万里,佛光普照,早9:30分左右,在××县佛堂处,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师尊。当师父听人介绍说“这两位也是您的弟子”,就高兴地与我们一一握手,我立即向师尊合十致礼,那一刻我真感觉到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感到无比的幸运和殊荣。幸福的泪水禁不住的在流淌……。师尊身材高大,慈悲祥和,使我永不忘怀。弟子们向师尊提出许多修炼中的问题,师尊耐心地一一解答。其中我记忆最深的几句话:弟子问:师父还什么时候到××来?师尊说:“我不得来接送你们吗?××地方人缘份大呀!“师父暂短的话语寄托着对我们的期盼,一直鼓舞着我,促進着我,每当回想起来,都沉浸在美好回忆之中。

从那一天起,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精進了!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参加了学法小组,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能够通读《转法轮》,开始背颂“论语”、《洪吟》,从中悟到了许多法理,心性得到了提高,在修炼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99年7.20期间,在那恶旧势力铺天盖地的迫害中,在单位的压力下,学法的不深入,产生了严重的怕心,违心地交了书和师父的法像,写了所谓的“检查”、“保证”,做了修炼人不可为之事,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后来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至今觉得深深的痛悔。“怕心”、“求安逸心”,使我不学法、不炼功,结果去医院检查出现了“糖尿病”4个#加号。我陷入了痛苦、迷茫、彷徨之中……。

在师尊的慈悲点悟下,99年10月份又重新回到大法之中。当我又一次听到师尊讲法时,我泪流满面,感悟到了“回家”的温暖。我能坚持每天学1--2讲法,《精進要旨》、正法时期新经文、《导航》等,每隔一段时间(1--2个月左右)我就重新学习一遍。

在静心学法中,能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逐渐地心性在升华,在提高,身体在归正。学法中二次看见《转法轮》每个字都金光闪闪,梦中看见了许多殊胜、美妙的情景(在此就不一一讲述了),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点悟与鼓励,使我信师信法坚如磐石。稍有懈怠,就回想起有幸见到师尊的殊荣,觉得师尊时时在我身边,点化我,加持我。我现在心态纯净,无病一身轻,尽全力投入到飞速发展的正法洪流中。“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洪吟》),师尊这首诗经常激励我更加精進。

二、“口歪眼斜”时所想所悟

在正法洪势飞速发展,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05年9月的一天,早晨醒来,感觉眼睛不适,有时流泪,对着镜子一照,发现嘴有些歪,左眼皮耷拉下来了。我马上产生一念:“这怎么了,这形像多难看哪!怎么出去讲真相呀!老这样不好怎么办哪?”。感到非常痛苦和着急,当时真的当作“病”了,甚至当天就想去医院针灸,心想:针灸几天就好了,反正也没用药,赶快好了别耽误讲真相救人哪。又给同学打电话“求援”,同学给拿来往脸上涂的药,还告诉我“要相信科学”。我丈夫也说:没关系,晚上涂点,又没人看见,也不是让你吃药呢。丈夫又给我外地工作的女儿打电话,女儿为此“病”也很着急,来电催促我去做CT,看是不是脑中有“病”等。我又给市里的朋友打电话,来我家住几天给我针灸治“病”。也有人说用醋加热水敷一敷……,那几天我真是人心沸腾了。

我静下心来想一想,觉得“三件事”也在做,自己还“感觉不错”,怎么出现了这么大的漏被黑手、乱鬼、共产邪灵钻了空子呢?于是静下心来学法。师尊说“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我悟到了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法中要求我们遇到问题首先向内去找、向内去修。我是法中一粒子,是超常的,怎么能用这些常人手段来治“病”呢!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的执著心和一些不正的念头。

首先就是正念不强。“病”产生了,不是用正念否定它,没有用“炼功人没有病”的法理解体它,而是不断的绕着“不好怎么办”,“老这样怎么出去讲真相”这些不正的东西去想问题,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再有对同修、众生慈悲心不够,时不时就出现了显示心、欢喜心、骄傲自满沾沾自喜、看不起别人、求安逸心、争斗心等等,找到许许多多不好的心。有了这些不好的心,自然在整体提高上用心就不会大,互相协调,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也无法做到。师尊要求我们“心一定要正”,我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执著和不好的心呢?这些执著的产生不正反映出我没有真正向内找,没有做到“心一定要正”吗?不正是被邪恶、黑手、共产邪灵钻了空子的原因吗?这不正是我“病”的根本原因吗?法中认识提高了,结果朋友因事没有来,同学拿药没有用,CT更没有做。“病”在好转中,但我治“病”这颗心没彻底去掉。

师尊在《转法轮》中明确指出:“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师尊的法,使我放下了“治病”这颗心。

接下几天来,同修们与我一起学法,帮助我发正念,我更从法中真正认识到了修炼人放下生死的执著的重要。师尊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会走正,这个生命才有保证。”(《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尊的话又一次启悟了我。我明白了这点“小病”算得了什么,何况还是假相和干扰,否定它,解体它。大法弟子在证实法的道路上,在反迫害中,付出生命都在所不辞,我们的师尊为我们为众生的承受和等待,同修们在证实法中的正念正行,都展现了大法的超常和殊胜。而我此时执著的还是自我,还没能放下生死的执著。回家的路上我去店里还想买瓶醋(很微观的想)结果醋瓶落地打碎。店主要给我补一瓶,我婉言谢绝,我立即悟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我开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对自己说,不管我有多少执著和人心,都要用师尊的法归正,洗净。我干净、利落、彻底的放下了“治病”这颗心,三天后“口歪眼斜”症状消失,全部恢复正常。此时我更加懂得了师尊度人的艰辛,是师尊,是大法归正了我的表面肉身,归正了我的心!

这件事使我、同修及家人(不修炼)体悟到大法的殊胜美好和超常。不久,我的丈夫及亲友都先后做了“三退”,使我更加体会到了“了却人心恶自败”的内涵。

三、静心学法走向成熟

师尊在《走向圆满》一文中告诉我们:“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认识和去掉这些根本的执著,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从而修到更高境界。

“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越最后越精進》)我们在深入学法中已知道:人所追求,所向往的各种利益的追求是为私为我,是旧宇宙的理。我们应该非常清醒与明白,这也是我们在证实法中必须去除的。因为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如何走正自己证实法的路,就非常重要和关键。师尊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们证实法的重要,使命与责任,和时间的紧迫。

师尊的法是严肃的教诲,是洪大的慈悲,是唤醒!!珍惜这万古机缘,证实“真、善、忍”,救度众生,成就新宇宙大法,完成自己使命与责任,随着我们对修炼认识的成熟,做好“三件事”中实修,从法中修去自己认识不到的执著,以法为师,正念正行,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