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师恩回归正法路


【明慧网2006年2月2日】我是98年得法,2000年春天被劫持到610邪恶的洗脑班,在重重压力下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后被释放回家。此后一直处于一种困惑、消极的状态。周围的压力有增无减,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演之后,当时实在是想不到一个政府竟然会这么残暴,做出这么卑鄙无耻的事情,以杀人陷害为手段来诬陷大法。由于我对正法的认识一直提高不上来,又处于封闭的环境下,状态每况愈下。终于在2001年初,我向邪恶交出了仅有的一本《转法轮》,从此一跟头栽在地上,爬不起来。

宝贵的时间就在我的面前悄悄的流过,一晃将近4年的时光过去了。2004年底,有一次在网上遇到了同修,我第一次看到了自焚真相的短片,同修还给我传来了师父的经文《也棒喝》。面对真相,我震惊。读完师父的经文,我又痛又悔,泪流满面。我惊醒了,暗下决心要重新走回到大法中。几乎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出现了消业状态,一天晚上从外面往回走,感觉肚子里象翻江倒海一样,难受异常。虽然这样,在相当远的路途上,却一直也都能忍住。而当我一進门,刚走進卫生间,马上就开始了非常猛烈的上吐下泻。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身体很难受,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落下太多,师父要重新给我清理身体,让我赶快追上来。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早上,一切都恢复正常。

我能够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师父不想扔下我,我也要精進,才能对得起师父。通过不断学习新经文与《转法轮》,我知道了旧势力的存在和它们对正法所做的干扰破坏;知道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不同;知道了师父在此正法时期要求弟子们做好的三件事。我开始发正念,讲真相。师父的点化与鼓励也接踵而来。一次在梦中,我来到一处有很多胡同、类似迷宫的地方,我很清楚自己曾经走过这个地方,但是已不记得先前是如何走的了;后来找到一条路过去了,我也知道是走了一条与原先不同的道路。从中我悟到,自己先前是掉层次了,现在有一些层次需要重新突破;只要精進实修,一定能走过去,因为这条道路师父早已经铺好了,即使走了弯路,师父也会给我们指明走回来的方向。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过去了的事情想都不要想,就是坚定的走好后面的路。

还有一次,也是在梦中,我来到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那里等我,然后我们一起在那里等待着什么。不久,在遥远的天际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这时候我一抬手,就从手心发出一道光线将一个黑点射落下来。我不断的消灭着它们,黑点渐渐飞近了,是一些长着翅膀的鬼怪,这时,头顶上的整个天空好象都变成了一个大法轮,旋转起来,瞬间就把这些鬼怪搅了進去。类似的情形还有,帮助我坚定自己的信心,相信自己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就这样,我重新溶入了大法弟子证实法、在正法中既修自己又在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的洪流。不久,《九评》出世,退党大潮顺应正法的洪势,汹涌而起。我根据自己的条件,制作真相光盘出去发放。采取的方法是每次只刻录10张左右,很快就发放出去,不留存。关键是做到持之以恒,条件合适的时候每天都做。时间长了,数目也变得可观起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出去的真相光盘大约在1500到2000张之间。同时,在网上搜集邮箱地址,开始是直接给他们发送《九评》和破网软件,后来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改成为他们订阅动态网,并且将邮箱地址提供给海外的同修。

我的母亲曾经对大法存有误解,我回家的时候将《九评》带给她看,她一边看一边说一些抵触的话语,我知道这不是她真正的自己在说,我也不与她争辩,只是不时提醒她耐心的看下去。同时坐在她的身后发正念,这时感到有一团看不到的压力向我的头部笼罩过来,很沉重。我持续不断的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销毁这些邪恶的物质。不长时间,就感觉到这种压力慢慢的消散了。那一晚,我母亲一直看到深夜,将《九评》全部看完了。不出两天,她主动找到我帮她发了三退声明,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九评》的威力。

我也在不同的场合下,对遇到的有缘人讲真相,但是在这方面总体上做得不太好。随着正法的推進,留给大法弟子证实法和世人觉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愿与同修们共同努力,让更多的世人听到大法的福音,走过他们生命中这一最为关键的时刻。将我们不足的地方补足,不正的地方归正,愿大家都能够顺利的实践自己的史前大愿,跟随师父走好这伟大的正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