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所有执著 从新勇猛精進


【明慧网2006年2月24日】我是2003年5月得法的,初得法时心里的那种历经千万年的期待与找寻,终于缘归圣果的喜悦与激动的心情就不多讲了。

在开始的大半年中,我很在意自己得法的“时间晚”,一边期望迫害早日结束,一边却担心真到了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洪吟》)的时候自己能否修圆满。听老学员切磋法理时谈得头头是道,自己也想加入却插不上嘴。于是抓紧学法,短时间内看完了大法的所有书籍,想在法理上赶上他们,把学法理当成掌握知识。

在学法中,当我看到“也有些是属于下一批圆满的,不在这个范围之内的” (《北美巡回讲法》),便常想自己是否属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之列。虽然学《北美巡回讲法》时也看到:“不管怎么样,得了大法就是万幸中的万幸,就一定要利用好这段时间,使自己真正能够修炼得法,修上来。”但心里总藏着成为第一批圆满弟子的愿望,想修得高,想走捷径,有时甚至对“老学员”与“新学员”两个名词都很在意。

2004年农历新年期间,我开始做证实法的事,但出发点却不是救度众生,而是出于人的“情”与对恶党的“恨”,以及一些说不明白的执著心,因为引领我走進大法的那位功友被610恶警绑架了,我非常痛苦。恰恰当时读到师父的评注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于是功友们商量,写文章揭露邪恶几年来对这位同修的迫害,并印成真相资料散发;之后又大量的向当地政府部门、公安及各单位写劝善信,并寄给他们真相资料。同修都说我很精進,跟上了正法進程,这些赞扬的话很入耳,我也觉得自己真不错,便想是不是已经赶上他们了。

但从去年5月至今,在摔了一跤再爬起来之后,却发现自己有太多的执著。

2004年4月的一天,我们镇到处布满了大法真相传单与光盘,邪恶恼羞成怒,市县镇层层出动,各级党委书记、政法委、610、国安象恶狼一样云集在镇上“破案”,开始疯狂的抓捕、抄家,并强迫各单位、所有学校的全体师生及各村社干部召开文革式的批斗大会,恶毒污蔑攻击师父与大法,会后强迫人人写书面“认识”,红色恐怖笼罩全镇。

对于写所谓的“认识”,我没用正念否定它,却愚蠢的考虑着如何写才能应付邪恶而又“不”违背师父与大法。详细过程就不说了,反正那几天常听到同修被抓及受酷刑的消息,触动我的人心,后来到底由于“怕”,违心的抄了同事的一份“认识”交了。等我冷静后认识到自己对大法犯了大罪时,悔恨莫及,决定去向单位领导要回来,但未能要回。

之后我便一蹶不振,每日以泪洗面,觉得自己再也不配被师父救度,再没修炼的机会,也没有脸面乞求师尊的原谅,认定自己彻底完了,唯等形神全灭,也没精神学法炼功,心里消沉到极点。

半个月后,在百无聊赖中,一个念头突然涌上心来:我这不是在逼师父原谅吗!正如小孩摔了跤一样,大人不去拉他,他便赖着不起来。这正是旧势力所要的,旧势力要毁掉我!我一下子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得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鼓掌)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解法部份)》)

我悟到慈悲伟大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给我点化与鼓励。我决心从头做起,努力精進,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开始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也看到了其中的难度,“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没有坚实的修炼基础,在“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之时,就会“执著太重迷方向”、“人心凡重难过洋”啊!(《心自明》)

我告诫自己:从此要扎扎实实的学法、修心,走正走好每一步。我不断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太多的常人心:不注重脚踏实地的修自身,执著名利,急功冒進,揠苗助长,一味的“想”修得高,“想”成为第一批圆满的弟子,多明显的争斗心和显示心哪,甚至还有妒忌心,而且这是一种强烈的有求和有为,想自己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其实师父早已安排好了我的修炼之路,我只要做到“有心炼功,无心得功”(《转法轮》)就行了。

我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就是执著“自我”,并由此派生出“怕死”、“避难”。我2003年得法时刚好闹过“非典”,那期间我胆颤心惊,引我走進大法的那位功友在给我讲真相时就说过“天灾人祸是淘汰坏人的”,现在我虽从法理上明白了一切,但当时就带有“躲难”的念头走入大法大门的,因而在邪恶的迫害中,我怕被关押怕受刑,怕这怕那,自己吓自己,“怕心”使我心无正念而酿成大错。

另外,在这两年多的修炼中,一个强大的思想业力一直严重的干扰着我,时常有一些与“死”有关的念头与骂人的话在脑中反映,而这些不好的念头与骂人的话的对象却总是我儿子与我(儿子现10岁,和我同年得法),似乎怎么也压不住、排不去,我找出师父关于清除思想业力这方面的法来反复的读、背,发正念时也注重清除思想业力,虽然现在它远没有以前那么强,但至今还未彻底将其解体、清除,切磋中功友劝我应放下对亲情的执著,但我认为除此之外一定还与“怕死”这个根本执著有关。

这样看来,我还没有蜕去旧宇宙生命的特性“私”,还远未达到新宇宙对生命的要求。而要成为正法正觉的为他的新宇宙生命,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我又该怎么做呢?

师父在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道:“作为学员来讲修炼没有捷径,新学员也是一样,就是踏踏实实的修,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看似平凡,一切威德、未来大法弟子圆满的一切,都从这其中来。”

《九评》刚出来,我立即下载到U盘里,给有电脑的常人朋友看。以后在讲真相中,我大量的引用《九评》里的内容,告诉人们中共邪党在对中国人民几十年的统治中,是如何欺骗奴役与残暴虐杀中国人的,向知识份子讲诉中共是如何毁坏中国传统文化而用暴力强加给中国人邪恶的党文化的,同时劝他们退党。讲真相中不时有人的“情”带出来,我尽量抑制着它,时刻提醒自己我们所做的是在“救度众生”。

由于种种原因,2005年初,我开始将讲真相的重点放在亲朋好友上。我多次专程回老家给父母讲。在农历新年期间,大量的亲朋好友从外地做生意或打工回来,我将他们邀请到我处来,给他们放光碟、讲真相。效果最好的是我的岳父家,我给岳父、岳母、妻叔、内弟、内弟媳等讲了真相后,他们全都改变了对大法的不正确认识,其中岳母从农历新年前便开始学大法至今。

读了师父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后,我开始全力劝我的亲戚们退出邪党。同时,帮我们地区的走过弯路的同修发表严正声明,帮大量的世人发表退党声明。我也更注意发正念,除整点之外,每天去上班、每次开会、每次上网、每当有邪恶的警车横冲直撞,我都要坚持不断的发正念,有时真有一个强大的正念将邪灵烂鬼瞬间全部解体的感觉。

写出上面一段话,绝非表示我现在做得有多好甚至修得有多好,恰恰相反,我做得极不好。比如:前不久看到“明慧网”《建议放光明网站读者采取安全补救措施的通知》一文时,也曾出现过怕心。还有,得法前我在这十恶毒世染上了种种恶习,抽烟、酗酒、滥赌、婚外恋,等等,抽烟和酗酒刚得法不久就戒掉了;但直到两个月前,在经历了一次极大的关难之后才彻底将打麻将这个执著去掉;而对于色与情的执著,虽在行为上还能守戒,却是我长久不能过好的关。我相信最终我定会将这些执著修去。

在这茫茫宇宙、芸芸众生中,我能在宇宙大法中修炼,已是最幸运的生命了,哪批圆满还不一样吗!在这宇宙的正法时期得法,有幸能随师正法,我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洪吟》)何况我还摔过跤呢,我必须得放下所有执著,勇猛精進,从新做好,弥补损失,我必须珍惜这万古机缘,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