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路上了洪愿

【明慧网2006年2月25日】我于97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一直是各种疾病缠身,每年住院两次以上,每年只能上3、4个月班。由于病痛的折磨,我开始信神,拜狐、黄、白、柳,学其它功法,直至信佛教,都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后来实在不能上班了,只好提前病退了。退休后,没有了工作的乐趣,更觉得人活着没意义、太遭罪,又没有别的办法解脱,最后想到了死。但一想,死后世人不理解,给家人造成影响。最后我就想访遍全国的各门庙宇,拜访所有的大德高僧,寻找一条解脱之路。如果还是没有希望,最后就买一张船票,在海上了却人生,这样认识我的人谁也不知道,家人也就不会遭来非议了。就在这时我与大法结缘了。

当我拿到《转法轮》这本书,从下午2点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3点,一气看完时,我知道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天书,也是真正能救我的宇宙法理,我下决心跟师父坚修到底。得法一个月后,我就到农村去洪法,自己花钱买资料送给经济困难的农民,并随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述给每一个与我相遇的人。在个人修炼的实修中,在剜心刻骨的过关中,有时我会躺在床上,用被蒙上头嚎啕大哭,哭后我就想:修炼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着我修,我想修,那么我就必须放下人的东西、人的执著。师父说“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转法轮》)为了使自己在修炼中、在大难中,不会半途而废,我暗暗和师父下决心:无论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我一定跟随师父坚定的走到最后。

一、正念正行冲出邪恶势力的黑窝

99年4.25—7.20之间,我三次進京上访,都平安返回。2000年7月我第四次上北京上访,我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恶警绑架。当地派出所接回后,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当天顺利回到了家中。本来我应该和没有進京的同修在7.20前再一次進京证实大法,因为我怕心重,告诉同修先到北京等我,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几天后,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坚持炼功、背法、绝食绝水,第六天我闯了出来。

一个月后邪恶又把我绑架到当地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坚持学法炼功,正念抵制邪恶。有一次,警察把我们女学员带到一个教室,由马三家劳教所第一批放出来的犹大和“转化”后的男学员逼我们“转化”。大队恶警在讲话时,我正念抵制,他只好叫人把我带走,我被10多人拥進了另一教室。我抬头一看,前面的黑板上写着师父的名字,后边有诬蔑师父的两个词,我径直朝前走去,擦掉了诬蔑师父的两个词,然后我含着泪水在法理上讲了我得到这大法的不易,我珍惜我与大法的缘份,感谢师父的救度。我讲了如果我“转化”了,我将来生命的悲剧,如果我谤佛谤法,等待我的将是什么?他们听的也很激动,有的人落下了眼泪。

一个月后,当地劳教所把我们坚持修炼的学员送到了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马三家劳教所。在那个邪恶势力的黑窝里,到处都是谤佛谤法的环境和声音,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那些恶人和恶警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蹲着、打耳光、灌药、用毛巾堵嘴、强制洗脑、电棍电等各种邪恶的手段对我進行迫害。师父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

为了不被邪恶的谎言蒙蔽,所以邪恶给我灌输洗脑时,我不听,那些犹大只准听我讲,我不准她们讲。她们给我念×教的书,我就在旁边背《论语》。法的威力使念书的恶人直咳嗽,念不下去了。恶人让我蹲着,我就盘腿打坐,有一次,一恶人跟“四防”要绳子,想要把我腿绑上,“四防”(常人)進来跟我说:咱俩能不能谈谈?我说:谈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她说:你说吧。我说:在和我谈话当中,不骂我师父,不准诬蔑大法,因为我听了心里非常难受,我的心在滴血。她答应了,并给我拿来一个凳子让我坐下。我就和她讲了我为什么要修炼,我为什么不“转化”以及谤佛谤法的后果。听完后她答应我,以后在我面前再也不谤佛谤法了。在这个极其邪恶的迫害环境中,我一秒钟都没有放松过自己的一思一念。每当后半夜让我睡觉时,我躺在床上,抓紧这没有干扰的一点时间背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在学法修炼中,我逐渐的去掉了一些怕心,平时用各种机缘和智慧去做证实法的事,告诉新来的学员坚定正念,告诉那些在压力面前“转化”的学员,“转化”是错的。

2001年4月的一天早上,警察上班后,带来了卷纸,每人发一张,说是无记名考卷,随便答,实际上收卷时有人监视。我一看卷纸上,大约印了20多道题,都是选择和填空题,每一道题有三个答案,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对我的检验,它不配考验我,我要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所以我选择了:李洪志是“我的师父”;如果现在放我出去,“我还要参加法轮大法的活动。”我在马三家劳教所向慈悲伟大的恩师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第二天早上,警察告诉我收拾行李,这时许多人和我讲:送你们去大北监狱,你现在“转化”还来得及。我告诉她们:现在门口就是架着机枪,说你再往前走一步就开枪,那么我都会坦然而行,因为我懂得了人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听了我的话,有些学员眼圈红了,呜咽着告诉我保重身体。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马三家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被非法关押迫害7个月后,终于闯了出来。

二、正念正行、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约

我回来后,知道我们地区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大部份大法弟子的骨干被绑架,资料短缺,有学员很长时间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消息,同修们主动办起了资料点,我开始参加做资料工作。那时一个地区还是一个大资料点,所以耗材用量很大,每天我们都要用3-4箱纸。记得有一次只剩下几箱纸了,我们正准备明天去买耗材,但晚上听说邪恶从明天开始,要严密封锁交通要道,堵截可疑车辆,时间一个月。

当时我想,我们也不能一个月不做资料啊,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停止证实法,都不能停止救度众生。第二天,我带了一年轻同修去耗材市场买了100箱纸及其它耗材,往回走的路上,我想我们两个人发正念人太少,我就和这100箱纸说,你们每一张纸都是一个生命,你们也一定知道“法轮大法好”,如果你们能为大法做事,你们的生命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知道你们也不愿意落在邪恶的手中,现在是摆放你们位置的时候了,请你们和我一起发正念……。在这个强大的正念之场中,我们走了50多公里的主要干道,满载着一车得救的生命,一路平安,顺利到家。

2001年末至2002年初,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和整个地区的同修一样,分批上北京证实大法,兑现史前誓约。在元旦放假期间的一天,我们地区有40余名大法弟子分路進京。当我给同修发正念,同修们大部份返回后,我向天安门金水桥走去,心里正念想着:两脚踏千魔的巨佛来了,你们谁也动不了我。当我选好了位置,等大批人流过来时,我瞬间掏出了横幅,双手高举,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这时我眼睛看到了另外空间:在我周围的人群,都是我世界里的众生。我的眼睛湿润了,看到这么多得救的生命,我倍感师父的慈悲!我在心里默默说:师父啊,您不但为所有的生命得救操碎了心,您还为弟子将要回归的世界做了美好的安排。此次我正念安全返回。

三、正念正行、走出看守所的牢笼

2002年秋天,由于自身修炼的漏洞,让邪恶钻了空子,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背监规、不干活、不值班、不报数、不坐板。我想:邪恶把我关起来的目地,就是要消磨我的意志,阻碍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虽然看守所不是我修炼的环境,但是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做好三件事。所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并向同室内的犯人洪法、讲清真相

每天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公开背法,有很多人在静静的听,后来我们争取了每天晚饭后时间就是我们全室人学(背)法的时间,室内静静的,除了背法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说话,使很多有缘人在看守所里得了法。也使那些不想修炼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悟到,不能光救同室里的人,应该救看守所里所有的生命。“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因为看守所人员流动性比较大,我就采取了定期讲清真相喊“法轮大法好”的办法,如4.25、5.13、7.20等极特殊情况下需要证实法的日子。有一次,我因遭受迫害,我喊了近一个月“法轮大法好”,有一天有外地人大代表(60多人)来参观,当他们走到我号门前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都挤在门前窗前边看边听,站了很长时间。在看守所有些警察称我们号是“法轮大法好”号(当然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不应该被非法关押在这里)。

2003年的春天来临了,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监号里的同修在一起给师父拜了年。当午夜的时钟敲响时,各个监号里传来了互相拜年的喊声,我立即想到了师父,此时此刻我们最应该问候的就是师父。当一片喊声过去,我站在门口大声喊道;全体大法弟子向我们慈悲伟大的恩师拜年!师尊过年好!我们看守所的全体大法弟子非常想念您!在看守所的上空回荡着我们大法弟子向师父拜年的呼声。

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在家里时,我们能够向师父敬一炷香,感谢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救度!而在看守所,邪恶剥夺了我们的权利,但是它夺不走我们敬师的一片心。因为没有日历,所以对师父的农历生日(四月初八)不好确定。只好在5月13日向师父问候:“全体大法弟子请注意,今天是5月13日,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生日,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向伟大的恩师问候:师尊,生日好!我们看守所的全体大法弟子十分想念您!”等到各个号里同修们都向师父问候完,我又接着大声说:“今天同样是世界法轮大法日,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老师开始洪传法轮大法,至今已在70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得到各国政府褒奖700多项(这是進看守所前的数字),世界各国人民已经看到了法轮大法带给他们的无比美好,所以他们把每年的5月13日确定为‘法轮大法日’”,紧接着全号的同修和我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

邪恶非法判了我9年,看守所走后门花钱,想把我送進监狱。在师父的看护下,监狱拒收我,我终于冲出看守所的牢笼,又从新溶入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行列。

回想起从修炼开始至今8年多,风风雨雨经历了无数的魔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过来了,但我还有许多人心和执著,需要在今后的实修中去掉它。我知道自己就象一个刚刚学走路的孩子一样,是慈悲的师父拉着我的双手,让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没有师父,没有这洪大的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今后会按照师父安排好的路,放下自我,认真做好三件事,无愧于师父的苦度,无愧于众生的期盼。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