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迫害案例打电话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2月25日】凡是有电脑的同修,都会经常上明慧网,正如不久前一位大陆同修所言,明慧网的最上面就是怵目惊心的迫害案例。我得法初期也曾经因此被障碍住,因为不忍心看以及不愿意看到血腥、暴力,坦白讲,最根本的是不愿意让这些悲惨的案例所引起的负面情绪扰乱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其实就是太执著眼前的安闲、自在),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看了案例的内容而没有采取行动的话我根本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这样的私心导致我初期上明慧网的时候蓄意跳过这些讯息,甚至有阵子连明慧网都不太敢上了,因此在讲真相的方式上我也选择了不面对迫害者的网路聊天。

然而我免不了还是会上明慧网,但每次仅是迫害案例的标题都深深刺痛了我的良心!我知道我不能逃避了,“逃的了一时,逃不了永远”,尤其我可说是具足方便性条件的人,这使我更没有理由欺骗自己,因此在网路讲真相一年之后,我终于决定面对这个问题,虽然我当时也每天固定花许多时间在网路聊天室讲真相,但是在迫害案例的面前,我一刻也不坐不住。因为我知道我是能做而不做,我坐视十万火急、人命关天的事情而不顾。我连个好人都谈不上。

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在10个月前刚开始行动的时候还是很为难。当然我也明白“痛苦”总会过去的,现在所谓的“痛苦”,只是开始的一个过程。其实这种苦哪是真苦呢?都是自己的执著心引起的庸人自扰,怎能和大陆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在严冬酷暑中走过一村又一村讲真相的苦相提并论?更不要说和被迫害的大陆同修的苦相比了!就这样我开始走上打关于迫害案例的电话的这条路,但在这期间我有时还会找理由逃避。为了防止自己不能坚持,会三心二意,甚至好逸恶劳的心一起,又把这件事当作可做可不做的(我也有充足的理由说服自己不选择这种方式讲真相),因此我请求师父加持,让我坚持下去。因此每当我挣扎着要打还是不打的时候,由于师父的加持,最后我还是会拿起话筒,不管结果如何,每次打完后就觉得坦然无比。

打电话不难,难的是放不下常人之心,在这10个月之中,我的心还是会起起伏伏,有时天气好,想出去走走或是找理由去办一些可办可不办的杂事,我发现自己这颗逃避打电话的心始终还没有去掉,这是我的层次不够、慈悲心不足之故,但是我深刻的认知打电话讲真相是我的责任,因此我决定让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打了半年之后,我规定自己除假日外每天下午固定打电话讲真相,以前是有空则打电话,因此会找理由让自己没空,现在是有空再做别的事(除非特殊状况),打电话已是必行之事,在这期间如果遇到挫折、干扰,我就随时找打电话的同修交流、切磋、互相打气,因为打电话的同修很少,坚持下去的人更少,我们必须要坚持!走上这条路之后,就再也不忍离去了,就这样,这颗逃避的心也因此就放下了。

所谓打关于迫害案例的电话的困难、障碍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这颗心:怕对方凶狠的态度,怕被骂,怕自己说不好,另外,我们还有许多明知而不想去掉的执著,像是:争斗心、不愿意听到不好听的(尤其是对方颠倒是非的诬蔑攻击)、没耐心(没耐心拨一堆空号,没耐心一直被挂电话,以及没耐心和对方建立好的互动等等)、容易被激怒的心。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听那些不好听的,你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否则这个最基本的修炼问题你都没解决,自己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这是多么严重啊,这些只是最基本的修炼而已!师父要我们不断学法,就是叫我们在实践中去真修!

有些同修因为打电话这件事情表面上一时看来没有什么效率而放弃了(电话不是空号就是对方根本不听,或是一接就挂断),然而这可从几方面看:一则是大法弟子的心可以造成我们的环境,再则,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不救同修了,不抑制邪恶了,毕竟这比一般的讲真相救度众生还多了两层重大意义,该做的就要做。三则,修炼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去掉执著心的过程,显然我们还不想去掉我们背后的这些执著。四则,这就是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如果等哪天大伙都和颜悦色的等着我们讲真相,那是正法的洪势作用,而不是我们在证实法了!

大多数同修因为怕说不好,怕有损大法的尊严,而无法突破自己的障碍,师父说:“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讲清真象,你就是维护大法的尊严”(《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在实践中体会出做这件事的难度,面对对方扭曲事实的歪理,有时也会血脉贲张,更尖锐的是面对酷刑的案例,许多蛰伏的心,例如:敌对的心、焦虑的心、嗔心立刻膨胀成庞然大物。师父在个人修炼中的切身问题上就曾经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但难也要做啊!师父不是说吗:“看到问题就去改,看到不足呢就去克服……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炼的人”(《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因为个性很急,初期经常打电话都是迫不及待,因此一路走来也跌跌撞撞,曾经被骂层次太低,但也曾经让610的人应允不再抓大法弟子。我们的修炼状态会直接体现在众生的电话反应上面,我有个经验,曾经看到一个迫害很严重的案例,那是一个出名的黑窝,我曾经打过几次电话,不是被对方破口大骂后挂掉就是根本没人接听,看完这个案例我义无反顾的立刻就要打电话去遏止迫害,但是我看到案例最下面大法弟子写道:请有便利条件的同修冷静、稳定、心存善念、慈悲去讲真相,我的眼睛停留在这一行字上,我当时的情绪显然是脱离这种状态的,但是同修的提醒,我惊觉到我不并在法上,我于是平静下来调整自己到这样一种状态。

之后我拨了电话,异于往常的,竟有一位女性接听,我说“很抱歉啊,冒昧的打电话给你”,她竟然轻松的说“噢!没事!”我说:“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她不加思索的说“没事,你说吧!”我把案情向她反应一番,她说她不知道这件事,她这里是办公室,不直接面对被关押的人,我就开始向她讲真相,她也在听,当说到了她不想听的,她说“你不要再说了,其实我从来不接你们这些电话的,但是我觉得你说的话很好听,我才听你说这些的!”看着她似乎明白的一面,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她真相使她得救,因此我产生了一些急迫感,但却让她感到了压力,于是她用很抱歉的口气对我说“抱歉!我没办法帮你,很抱歉!”她把电话挂了,我望着被挂的电话对她却感到更深的歉意,因为我没有修到真正修炼人的状态,使她错过了这次的机缘。

师父说:“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象中就起不到作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由于打电话,我看清了自己种种的心,因为它直接影响到营救同修以及和我有缘的众生是否得救,而使我从律己不严改为正视日常的一言一行,并要求在生活中体谅别人,为别人着想,做到先他后我,并保持着慈悲祥和的心态,因为这才是善的根本,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同化法。

这使我想到有些同修把学法重点放在看书、念书,而没有严谨的对待实修。有位同修做事认真负责,读法不怠,也几乎背下了整本《转法轮》,但是据我所知她有时炒菜的时候还用酒当调味料,她说不放酒不好吃。师父在讲法中不只一次讲到酒的问题,虽说同修读法不怠,但是这点执著却还放不下。《转法轮》是师父给我们的一个登天的梯子,紧抱着梯子,不自己爬上去也是没用的,这也是向外求了。

近年揭露出来的迫害案例越来越多,每当我打电话时经常不知从哪个个案打起,都是十万火急或是命在旦夕!在此呼吁同修积极的面对此事,当初由于大法弟子的集体发正念,使另外空间的邪恶因而销毁了许多,希望同修也能对迫害案例行动起来,不方便打电话也请配合发正念,消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曾经看到一名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写的文章,说他在牢中,有次不知道时间,错过了发正念,但突然之间,全身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他知道是外面的同修在发正念帮他,他立刻随之发正念,最后能走出魔窟的很大原因也是同修不断的加持他。

其实打关于迫害案例的电话对一般人来说时间上也不是很大的问题,白天、晚上、假日都有不同的对象可以打,是不是我们只是被某种心障碍到了呢?最后以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之。“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炼人就是往出推:你别来……那能修炼吗?到今天这个观念还不能转过来,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样能够走向圆满。”(《2005年旧金山讲法》)

以上心得层次有限,请同修不吝指正。

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