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中共迫害我们一家人


【明慧网2006年2月26日】我和爸爸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我们全家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爸爸妈妈先后被绑架,家里的田地无人照顾。这就是共产党流氓本性的表现。但邪恶是不会战胜正义的,中共邪党最终也逃不脱历史的审判。

2005年8月6日,我的爸爸由外回家务农,大约在家里呆了十多天左右,恶警便绑架了我爸爸。当时有七、八个人叫我爸爸跟他们走,爸爸不干,他们就说:“到派出所去谈谈,一会儿就回来”。结果就把我爸爸骗走了。第二天看守所打来电话叫我们去送被子,我们才知道他们绑架了我爸爸。

我们家住在农村,靠田地为生,庄稼在地里没有收割上来,我的姐姐在高中念书,我还在中学上学,全靠我妈妈一个人才解决这一难题,中共邪党对爸爸的绑架给我们全家带来痛苦和生活上的困难,这就是共产邪党流氓本性的表现。

过了1个多月,我爸爸又被非法判刑了一年半。恶人还是不罢休,9月24日晚,他们又来到我家,将我妈妈非法抓走。当时恶警开着三辆车来对付一个农村的妇女。事后,恶警对我妈妈说,那一天是全国抓捕法轮功学员。其实在这以前,他们就开始监视我们了。这些人害怕做坏事曝光,而选在晚上时间把妈妈非法抓走。难道善良的人真的无处容身吗?不会的,邪恶是不会战胜正义的。

我妈妈被带到分局以后,三个人看着我妈妈,非法审了一夜,妈妈没配合他们。第二天早上,我妈妈就被送往市看守所。但在半路上,市看守所打来话说不收法轮功学员,恶人只好把我妈妈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在这期间,他们又对我妈妈施以酷刑。在一个下午两点多时,恶人便开始非法审问妈妈和谁有联系,书籍和资料从哪来?妈妈对他们说:“这是从路上拾的”。恶人不信,便用铁链子给妈妈吊起来,妈妈的脚上也给缠上重重的铁绳,拳脚相待,用巴掌把妈妈脸和眼睛都给打肿了,头发也给揪掉了一些,还不准妈妈睡觉,并且还说如果再睡觉,就把眼皮子用东西给撑起来,几个人轮流着打妈妈。妈妈就这样被折磨了两天两夜,可恶人们还有宵夜,吃的是卤菜、肉,还喝酒。

其中有一行恶之人竟说:“你说你师父不参与政治,如今却出了一个《九评》,跟共产党斗”。其实他们迫害修炼人在先,还说修炼人跟它斗。我们只是想要人们知道,我们是遭受迫害的,中共是邪恶的,看来《九评》已经动摇了共产邪党的统治,而它再垂死挣扎,也不能逃脱历史的审判。

妈妈被非法审问过后,同狱室的犯人们都在骂恶警,其中的一个“小警官”(犯人们都叫他“小警官”)对妈妈说:“下回他们再提审你时,你要穿厚些,我也希望他们不要再提审你了”。

在狱中妈妈见到很多事,和她同狱室的犯人有些也是因为一些小事被关进来,这些公安就是土匪,想要敲诈。这些人开始听信了中共的谣言,不愿和我妈妈接触,但时间一长,他们都知道我们炼功人是一群好人,中共媒体说得都是假话。有一个人说,共产(邪)党真邪恶,要是好党,王阿姨不会在这里的。中共的面目也在慢慢地原形毕露了。

几天过后,这群土匪叫亲戚们担保,才放了我妈妈,并且勒索了四百元钱。在这以前,他们便对我家进行过抢劫。他们先后非法关押我爸二次,长达一个月之久,还非法关押我妈妈一段时间。在非法抄我家时,竟穷凶极恶的连我家门的锁都给砸了,并且抢了一点钱。

因此,面对这种环境,我们一定要更加精进修炼,更加理智,不能错过这千古机缘。邪恶一定会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