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正信实修 去掉对病业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2月27日】我于2000年12月得法,修炼至今5年多。大约2个月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病业关。让自己惊醒,要再更精進,但这段时间又被安逸、人的观念及执著障碍,反复中又处于消沉状态。和同修交流,她说多看几次《越最后越精進》,我想最好是背下来。在和她的交流中把好面子的心放下,感到去掉一些东西,也能够正视自己的问题。

如同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经文中说:“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在反复读师父的经文后,我意识到从台北回到高雄家中这段时间,因为自己觉的前段时间做了许多事,出现了想要休息的松懈,及表面上没修去的执著和人的观念,让邪恶钻空子,加强加大了这些不好的因素,才造成这种消沉状态。在这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要更抓紧,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世人。回想这一段过程,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没得法前有近3年的时间身体很不好,不断看医生、吃药,在病苦及情苦中促使自己开始思考人为何会生老病死?生命最重要的事是什么?直到被介绍学法轮功,看了《转法轮》,发现这就是我要找的,踏上今生要走的修炼路。

修炼后许多大大小小的病业关都过了,但因为还是用不同程度的人心看待病业及身体不舒服(这是对法不够正信),所以每次过病业关都觉得很苦,都要用很强的正念来过。那个人心就是怕苦,而不是以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所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来对照。在修炼初期消业时,有时可以很高兴,消了业,但到后来就出现人心“啊!最好不要来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同时再往内挖,为什么会怕?除了用人心来看病业外,也就是对自己能不能再吃更多苦没有信心,把关和难看大,把旧势力看重。之前即使都过关了,但很容易让那个负面思想,也就是对苦的怕延伸,在日常生活中不时出现,让我去思考去执著,也就象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有些学员嘴里头说: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大的环境中他能够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况下就容易出问题。”让那个因素留在自己的思想中,认为那个“怕”是自己,认为很严重,所以正念不容易产生,师父在《洪吟·跳出三界》中说:“不记常人苦乐乃修炼者”。我却一直记着苦的部份,这真的要修去;同时没有再更精進学法,对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够看重,认为自己是7.20以后才得法的学员,认为旧势力是高层生命把它们看大,所以有“我相信法,但不相信自己能不能做到”的思维,要再向上攀登就觉得苦,所以到后来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借口想,身体消业时要吃些东西才会有正念过,因此会放些糖果、饼干在包包才安心,停在那个层次。这同样是对法不够正信及被人的观念障碍住,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而2个月前的病业是出现在和一位同修交流完吃饱晚饭后,照人的理是很有力气的,可是不舒服的状态一直冒出,骑摩托车骑到一半无力再骑,我想我不要依赖吃什么东西了,我要用正念来过关,所以就停在路旁看法,状态比较好了再往前骑,但后来遇到一座桥,无法再骑上去,以前未修炼时就有的不好念头都出现了,就找了走廊停下来,打电话和同修交流。当时状态确实很难受,刚开始是有怕心的,和同修讲话后就平稳了些,但还是有不好的念头闪过,我能不能撑下去啊!要不要去和店家借一下地方说我要休息啊!会不会很丢脸啊!而面对这个生死问题,同修说那你可能和旧势力有约,但我内心是明显反对的,即使有什么约,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我刚才讲了,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说:“一个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这不就是干坏事吗?”所以和她交流时,我就直接说出来坚决否定旧势力任何安排,今天在正法时期,不允许旧势力运用自身业力干扰及破坏。因为师父在《导航》的《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说:“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進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

而后那位同修,她很慈悲又正念的说她也在去怕心,她的怕是怕承担责任,也是怕吃苦,因为她要与一位大法弟子结婚,要承担对方的家庭责任。而当自己愿意和同修交流“因为害怕病业痛苦,所以长期以来带些糖果、饼干在身上;喜欢吃甜食、不喜欢吃苦的东西;近2年来做媒体工作处于做事状态,少有慈悲救度的心;不喜欢复杂、矛盾,以致好久一段时间没有和同修交流;找到在和同修交流中,怎么还是怕自己待会能不能骑车回家?而不是真心听同修的交流,还是怕心,内心对法还是不够正信”的漏后,唰,不舒服的状态就好了,得以过关,自己骑车过桥回家。所以修炼的环境真的很重要!

而后2天看《转法轮》“返修与借功”那一章节,看到“你给他看病时打下去多少坏东西”这句话时,一下子明白“打下去多少坏东西”是指把很多不好的东西,修了5年多实在很惭愧,以前读到这一段都不懂,为什么这个有功能的人帮别人看病要打下去坏东西呢?一直以为打下去的“打”是打针的“打”,输進去不好的东西给别人,这怎么会治好呢?(可见我有多少人心及观念)这下子我才明白这句话的一层意思,原来是指有功能的人在另外空间帮人去掉坏东西。才明白前2天过病业关时,师父帮我打下去了多少坏东西,帮我消掉了多少业,承受了多少啊!

经过这次,我想我要好好的在法上理解,我喜欢在包里带糖果吃,我知道我要去掉怕吃苦,那种怕苦及喜甜的执著。所以重看师父讲法影带,以及读2004年以后的新经文,在师父讲法中了解到,自从我们修炼开始就不断在修心及炼功中,让高能量物质充满细胞了,而且师父也帮我们下上许许多多机制,所以要吃东西才有能量,这是人的观念,是一颗怕心。身体不舒服的状态也是针对自己这颗心来的,看自己能不能念正?如同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对弟子的回答说:“你太怕那个坏的能量了。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己用。我跟大家讲啊,我没有传法之前,没有那些高层的因素来之前也没有旧的势力,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得受不了。我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啊,你们不一定做得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对待它,你不是怕它。”是啊!是要正念对待,而不是怕。当念不正时就会被邪恶钻空子,造成假相。同时再钻自己急躁、自责、好面子的人心,让自己处在怎么修5年了还这样的担心状态中。久了好象是在为怕病业的苦而修,或者是不被旧势力干扰而修,而不是真正学好法,在法上理解什么是正法修炼,对法对师正信的,在每过一关后对法又更正信的光明及开阔,同时捉紧时间救度众生。而被人的执著及观念拖着,这才是真苦。

在这之后,有次出门参加学法组,就只带钱包、书和水。然而骑车一出门就冒出一个念头:反正吃一颗糖而已,当作饭后甜点啊,又没关系。而后身体真的不舒服起来了,一直骑到学法组旁有一家便利商店,我就停车下来把法拿起来看,对照法,看到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说到:“出现病业的本人修的怎么样?他能不能够在这样状态下正念那么强的走过来?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当时思想业力一直冒出说,没关系去买糖,不带在身上如果待会儿身体不舒服了,怎么办?但一翻就看到这篇,想自己真是修得太差了,连一颗糖都这么执著,其实不是执著糖,是放不下对身体不舒服的担心。当下我坚决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放下那个坏思想,想吃糖的那不是我,如果我现在没法过这关,往后对糖的执著更难去是更苦的,然而当下和师父说时还是掉下眼泪,觉得很苦。事后我知道那是与不好的思想决裂,与人决裂,掉泪的也不是真的自己,是人的执著,不是神。

后来我想一定要去掉这个执著,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走進学法教室挑了一个位置,就翻到了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当下身体被暖流包围住,我流下了谢谢师父慈悲苦度的泪,以前看这段时,也明白要在法上才能真正保护自己,但总觉得自己一直没做好,当我主动去做,放下执著,师父让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坐下学法时,身体虽还轻微的发抖,但我明白,我又提升了,放下心来和大家一起学法交流。而当天的学法组并不是我预期的区学法组,是音乐合唱团学法组,唱的歌是“迎新纪元”,是大庆市大法弟子所写,他于2000年9月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歌词写道:“风云起,卷恶澜,浊浪排天。迷双眼,真假难辨,泥沙淘尽现中坚。啊,好儿郎,心弥坚,莫畏难,群魔乱舞只等闲,还有几天!啊,穿云破雾,须慧眼,看明天,旧貌换新颜,换新颜。”看到歌词及大法弟子的介绍,真是惭愧不已,也为大陆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修出像神一样的光芒而敬佩,激励自己要再更精進!

隔天就在区学法组把自己这次过病关的状态,及长久以来带糖果在包包的执著讲出来,去掉好面子的心。到学法组快结束时,身体不舒服的状态又出现了,当时有一位同修在讲心得,讲话的语气很重,心里开始厌烦起来,想要离开,“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事,去买东西吃才安全”的画面又出现了,但出现一念,不行!这是考验,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要留到最后,我是大法弟子!过了1分钟后就没事了!和同修交流直到结束,收获好多!

后来由常人发起的维权绝食活动原本不怎么注意,因为参与媒体工作,知道流氓特务对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干了坏事,看到这些我想我一定要做些什么,不能再消极下去了,就在家绝食24小时,这之中上网看资料,劝中国人三退,帮忙做菜给家人吃,做些简单的家事,也没有特别的饥饿感。我想这是心到位了,师父给我的鼓励!

以往过病业关很难过,在想是不是要死掉才算过关,后来读师父的经文认识到,是要放下生死,但不是要去死,而且一个大法弟子在世上可以救度很多世人。但后来对病业怕吃苦的执著,又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实修中做得不够,又求安逸,自画一个美好世界在里面等待,又停在那个层次,以致消沉。经过这次,我体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今生来此要做的事就是助师正法,肩负很大的使命和责任,对修炼去人心及观念还是拖拖拉拉,那是很不应该的,真的要越最后越精進,“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一思一念都很重要,不好的思想出现了,就要捉到消掉它,不随它去,最好背法让思想中长保正念。

在写这篇心得时,也出现许多不好的想法,写出来多丢脸,连一颗糖果都这么执著;那以后真的每次都能不带食物在身上吗?每次状态都那么好吗?我想这也是人的想法及担心。有师在、有法在,学好法,去人心并不难,都能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那每次都要正念正行不会累吗?不会,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随师正法,完成今生来此的使命,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