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欧洲(八)——相继得法的德国人(图)


【明慧网2006年2月3日】欧洲面积虽然仅比中国大一点儿,但却有近五十个国家。从北到南各国人的性格迥异,大体上可以说越往北的人越冷,越往南的人越热情洋溢,和气候相辅相成,当然这里说的只是表面。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在德国南部城市Ulm一个公园里炼功,传播法轮功受迫害真相

说到德国人,人们通常会拿性格外向的意大利人来比较,来衬托出德国人的严肃认真。让我们一起看看德国人和意大利人都是如何对待新生事物的吧,拿法轮功为例,无论德国还是意大利,绝大多数人都没真正接触过气功,而且因为西方人没有中国人晨练的传统,所以大多数西方人对气功是既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

意大利人见到一个新鲜事物,比如一个中国人在公园里炼法轮功,他会好奇的看着,或者干脆走过来,问这问那,手上学着炼功的样子比比划划,嘴上还说着:我也来炼功。但通常别指望第二天能看到有两个人在那里炼功,意大利人说“我也炼”,一般只是说明他感兴趣而已,当然例外也很多,要不怎么意大利也有那么多炼法轮功的呢。

德国人走过炼功点,通常是瞥几眼就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了,他们觉得盯着看很不礼貌。要是真感兴趣,大多数德国人一定是远远的观察着,看你炼完了再和你搭讪,不过这和他说出“我也来炼功”还差得远呢,他得先拿一张传单,原地站着细细的读一遍,不懂的再问问,回家查查相关网页,如果还感兴趣,有可能再来借本法轮功的书或者从网上下载一本攻读一番,一直到心里十拿九稳了,才开始认认真真的学功,而一旦真的学了,很多人就会学下去。

* 法轮功走入德国社会

1997年8月在德国“玄奥”杂志(“Esotera”)上发表了一篇介绍法轮功的文章,一位德国记者在一位中医师的陪同下走访了中国的几个法轮功炼功点,回到德国后写下了这篇三页长的文章。文章后列出了四、五个住在德国不同地方的中国人的名字,他们当时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在一些看似偶然的机缘下互相认识。这篇文章帮助法轮功悄然走進了这个以严谨认真著称的国度。

1997年以来,德国的炼功点从一开始的一两个,增加到了现在的四十几个。学员们也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的单纯个人修炼走入了在反迫害中修炼自己,活动形式也从以前单一的一起炼功,一起学法,办九天讲法录像班,发展到后来在德国各地举办信息咨询日;向政治家、媒体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诉讼案等形式帮助德国政府认清中共政权的本质;给中国广大人民寄真相资料、打电话、发传真;坚持在中国使、领馆前抗议;通过自行车之旅和步行告诉德国民众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程度;办自己的媒体;走出德国,到欧盟、联合国请愿……

来自海德堡(Heidelberg)的科尔普(Koerper)一家和来自高登斯海姆市 (Gondelsheim)的米歇尔(Michael)虽然只是德国几百名法轮功学员中的两个例子,但以一推十,以十推百,就像森林中的两片绿叶,已经足已让人感到森林的绿意和葱茏了。

*德文九天讲法录像班-全家修炼

因为职业的缘故,按摩师胡伯特•科尔普(Hubert Koerper)一直倾心于中国文化,对气功更是充满了兴趣,他就是看了1997年“玄奥”杂志上发表的那篇文章而和一名家住附近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联系上的。胡伯特说:“这之后几个星期,在法兰克福和万海姆市(Weinheim)连续举办了两次德文九天讲法录像班,每次大概有三、四十人参加。当时还没有德语配音,一个中国学员同声翻译,因为很多名词德文中没有,所以一些内容我并没有听懂,但我还是感到,法轮功的‘真善忍’的道理非常好,这就是我想学的。”

胡伯特(前)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

第一个德文九天讲法录像班结束后,胡伯特建议他的妻子爱蒂忒(Edith)去参加接下来的第二个九天讲法录像班,就这样,夫妻俩前后脚开始了修炼。他们的三个娇小、文静的女儿们也先后看了法轮功的书,并开始修炼。后来出生的小儿子更是一出生就浸在这个每个人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氛围中,现在已经六岁了的他在每星期二晚上的集体读法时,都静静的听着,一改平时顽皮好动的样子。

“我们的大女儿卡洛琳娜(Caroline)开始炼功的时候十八岁,在德国,十四五岁的孩子们就开始尝试吸烟,甚至吸食麻醉品,几乎每个德国孩子都尝试过这些东西,卡洛琳娜也不例外,炼法轮功以后她戒了烟,也戒了轻微麻醉品,这让我们当父母的长出一口气,后来另两个女儿也开始炼了,这让我们更放心了,因为她们肯定不会染上这些不良习气了。” 作为母亲的爱蒂忒回忆起当时见到三个女儿陆续开始炼法轮功时的心情。

海德堡“法轮大法之家”。左到右,二女儿史黛芬妮(stefanie ),大女儿卡罗琳娜(caroline),三女儿约翰娜(johanna),母亲爱蒂特(edith),父亲胡伯特(hubert),前面是小儿子约书亚(joshua)

*圆中国梦

1999年7月开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让科尔普一家到中国去的计划无法实现。“因为修炼法轮功,我们很多人都很向往中国文化。98年末,99年初,我们一些欧洲西方法轮功学员就计划着99年末要到中国去,和中国的炼功人一起交流、修炼。在这之前,已经有一批欧洲法轮功学员去过中国了,他们都说收获很大。”胡伯特一直觉得很遗憾那次没有成行。

2002年二月,胡伯特,他的大女儿卡洛琳娜和二女儿施黛芬妮(Stefanie)终于圆了他们的中国梦。但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和中国的炼功人打上交道,而是和中国警察。他们三个和一百多名来自各国的西方法轮功学员一同走上了天安门,为他们的受迫害的中国同修们呼吁,打出了上书“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只有16岁的施黛芬妮谈到他们的呼吁时说:“我看到姐姐和爸爸把横幅打开,这时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把我的嘴捂住,勒住我的脖子,想把我拖走,我用尽力气把捂住我的嘴的手扒开,喊:法轮大法好。”在警察局里胡伯特还被中国警察用脚踢。谈到当时的情景,胡伯特忧虑的说:“对西方人都这样,那么对中国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可想而知了。当时我就觉得我们在德国做的太少了,我们真的应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支持。”

卡洛琳娜(前)和妹妹施黛芬妮(后)在海德堡内卡河大草坪上炼功

回到家乡海德堡后,他们为了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而去中国请愿的消息登上了当地的报纸。施黛芬妮的老师把报纸文章剪下来,贴在了告示板上,还骄傲的在文章旁边写道:“看!这是我们的学生!”

*“法轮大法好!”

科尔普家顽皮的小儿子约述亚(Joshua)今年六岁了,刚刚上学。在海德堡的古堡上发中文资料时可真不能小看他的作用,一次几个中国人不敢接真相资料,小约述亚就跑上去,用中文大喊:“法轮大法好!”那几个中国游客先是一愣,随即看到一个德国小男孩在说中文,不禁一下子都笑了,气氛马上缓和了下来。

别看约述亚才六岁,他可喜欢炼功了。每天他都和爸爸一起炼,当然用的是时间比较短的炼功带。有时爸爸因为去接电话就把录音机暂时关了,他就皱起小眉头说:“爸爸走了,我也没法炼了。”

*屈从于中共的德国警察

从中国回来一年多以后,卡洛琳娜又和德国警察打了一回交道,卡洛琳娜说:“2002年四月,江泽民到德国来,因为他是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所以他走到哪里,我们跟到哪里,抗议到哪里,当时在格斯拉市(Goslar)有一个抗议活动,我的车被德国警察拦下来,就是因为车身上有法轮大法的字样。警察检查了车上的中文、德文资料,然后就不准我们通过。事后我才知道,江害怕看到法轮功,就要挟德国政府说,再看到法轮功就离开德国。因为江带来了大笔的订单,所以因为经济利益,德国政府屈服于中共压力。在所有他所到的城市都发生了德国警察侵犯法轮功学员人权的事件。”

一年后,卡洛琳娜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提出确认起诉,在法庭的调解下,格斯拉市所在的下萨克森州(Niedersachsen)内政部给法轮功学员写了公开的道歉信,并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这个事件虽然是德国警察干的,但背后的黑手是中共,他们不仅在中国为所欲为,而且也想在外国使用同样的手段,我们当然不能坐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外国。这也是保护德国。”卡洛琳娜评论道。

*大法之家

一家有六口人本身在出生率很低的德国就不多见,而一家六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就更少见了。这一家子人被德国的修炼人称为“大法之家”。他们的身影活跃在东德洪法团中,自行车之旅中,他们家的小型面包车几乎次次活动都满载了学员和法轮功资料,还有展板,展台等等需要大一些空间的东西。

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现在的六年多里,“大法之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小儿子从襁褓中的婴儿成长为一个活泼、懂事、能在讲法轮功真相中出一份力的少年,大女儿从少女变成了母亲,她的儿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她的中国婆婆因为修炼法轮功还曾经在中国被非法关在劳教所20个月。二女儿上了大学,学的是中文,也在去年底结了婚,三女儿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而爸爸,妈妈还是老样子,再仔细端详一下,他们好像不只没有变老,而且还更年轻,更有活力了。“啊,这算什么?法轮功学员里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的例子太多了,有不少还越活越年轻呢!” 爱蒂忒司空见惯的说。

* 爱唱歌的米歇尔

和科尔普一家不同的是,今年将近四十岁的米歇尔•哈克迈耶(Michael Hackmayer)属于对法轮功迫害开始以后才开始修炼的新学员。他住在德国南部的只有两千人的高登斯海姆市 (Gondelsheim),是一名园丁。黎明前,他就去上班了,在一个从来没使用过化肥或其它人工化学物质的地里种菜,每星期还有一天要到一个自由市场上卖菜,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唱歌。说到音乐,他不禁哼唱起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英文歌——奴隶之歌,“干活的时候唱这支歌,时间就过得特别快,我还喜欢唱巴赫的曲子,当然还有一些歌唱法轮大法的曲子。”他说。

米歇尔13岁时成为希尔斯巴赫(Hilsbach)教堂唱诗班的成员,16岁成立了自己的摇滚乐队。克莱希高(Kraichgau)地区喜爱摇滚乐的乐迷一定不会忘记,上个世纪80年代,米歇尔是乐团“荒野边界”(Wild Frontier)的主唱兼键盘手。米歇尔指着一张发旧的照片说:“这就是二十年前的我。”如果他不说,还真没有人能认出照片上那个留着披肩长发,在舞台上激情洋溢的挥动双手的新潮青年就是米歇尔,照片上有一大群观众被他带动,和他一起挥动双手,情绪激昂。

当被问到为什么后来不再唱歌时,他说:“唱了十年以后,我的嗓子因为长期大声的唱歌而变得经常疼痛,再也唱不下去了,自那以后,我就离开了乐队,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登上舞台了。”

在唱歌的同时,他先后接受了三年的机械工培训和三年的园丁培训,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当园丁,而菜园子就成了无法大声唱歌的他自娱自乐的小舞台。

* 摇滚歌手改变风格

斗转星移,一转眼好几年过去了,从法轮功学员那里米歇尔知道了法轮功,这也为他以后从新登上舞台种下了机缘。“2002年初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我觉得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非常好,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炼了功后,我腰痛的毛病奇迹般的好了,以前我试过很多方法,都不管用。”米歇尔回忆道。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治好了米歇尔的腰痛

另一方面,中共政权对真善忍的残酷迫害也使米歇尔非常震惊:“我觉得,必须采取行动制止这场迫害,而歌曲是向人们解释在中国正发生着什么的一个理想媒介。”当他尝试从新唱歌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他的嗓子在慢慢的恢复。变化不只在身体里面发生,他的外表也有了很大变化,代替长发和新潮衣服的是规矩的“寸头”和西服,柔和的民谣唱法也取代了动作猛烈的摇滚风格。

高精度图片
昔日的摇滚乐手改变了演唱风格。米歇尔2005年1月在伦敦伊莉莎白女王厅举行的一场中国新年音乐会上演出。

* “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 修炼后的第一首歌

说起他修炼以后自己创作并演唱的第一首歌,还有一个小故事,“修炼法轮功半年后,我感到一种要用音乐表达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内心变化的冲动,有一次我弯着腰把土豆上的泥磕掉,突然一句话跳到脑子里:Immer feiner, immer klarer(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一个旋律也跟着出现了,一遍遍的重复,越来越清晰。之后两三个星期的时间,这个旋律一直盘旋在我的头脑中,歌词和旋律也一天一天的丰富起来,最终发展成一首完整的歌。”这就是米歇尔修炼法轮功后作的第一首歌,就取名为“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下面是其中一段。

“我内心十分清醒
故贪婪、恐惧和痛苦没有它们的位置
我开始感到宁静
因为我思想拥有这些真理
它们毫不动摇
我这才知道我在哪里
Zhen 是真
Shan 是善
Ren 是忍
在我心中
愈来愈细腻,愈来愈明澈
每个字都深思熟虑”

这之后,他又自己或者和别人一起创作了一些反迫害的歌曲,灌录了三张CD。在不久前,2005年圣诞前,他出了第三张取名为“莲花”的CD,封面上注明“音乐家为人权而演奏- 献给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孤儿”。

* 建立炼功点

当米歇尔2002年初刚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他是当地唯一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修炼四个月以后,通过不断学法,还有和别的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交流,我知道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走出来让别人知道法轮功真相,所以从那以后,我每星期日上午就到附近的大城市卡尔斯鲁尔(Karlsruhe)皇宫后面的大草坪上一个人炼功,同时摆上法轮功的资料让行人自由拿取。星期一晚上,我在自己的家里也建了一个炼功点,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到这两个炼功点炼功、学法。”

他还注意到一些自然疗法协会和健康协会定期举办一些讲座,还有老年中心及各种民间组织都对各种各样的题目感兴趣,于是米歇尔毛遂自荐去教法轮功,当然教功之外他也讲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 提高心性,归还工具

“修炼法轮功让我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当机械工学徒工的时候,大家都把工厂里的工具拿回家用,我也不例外,十年过去了,我一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后来学了法轮功,看到在《转法轮》里写着一个中国工厂的工人如何把以前从厂子里拿回家的毛巾又从新拿回工厂的故事,我立刻意识到我拿了工厂的工具是不对的。我感到和我偷的东西呆在一个屋子里实在太难受了,我必须马上把工具送回我学徒的地方。那里的老板万万没有想到,十年后还会有人把工具送回来,他非常感动。如果没有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现在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堂堂正正的做人。”米歇尔感慨的说。

* 得法缘,夫妻缘,缘上加缘

修炼法轮功也给米歇尔带来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半,一提到他的妻子周女士,米歇尔的脸上就泛起了一个柔和的微笑。来自杭州的计算机工程师周女士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工作的地方离米歇尔的城市不远,他们经常在学法组、炼功点和法轮功活动上见面,逐渐由相知到相爱,在一年多以前两人喜结良缘。

高精度图片
喜爱自然的米歇尔和妻子在碧水蓝天之下拍下结婚照

* 相继入道得法

象科尔普一家和米歇尔这样的情况在德国还有很多,当地也许一开始只有一个或两个学员,甚至是新学员,但他们通过学法、交流,迅速成长为讲清迫害真相、揭露邪恶、洪扬法轮大法的主力,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撑起一片天,使这一方人有缘听闻法轮大法,走上返本归真修炼之路的人越来越多,而他们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用真善忍的法理不断归正自己。

在德国,法轮功遍地开花,甚至很小的村庄都响起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在晚霞下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尤其近两、三年来,在各地一下子来了很多新学员,正象《精進要旨》里“悟”一文中所写的:“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