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忆

【明慧网2006年2月4日】

一、99年之前

我在学法轮功之前是一名癌症患者,在死亡中挣扎的我,在别人的劝说下我开始修炼大法,学法修炼后是师父使我重获新生,大法的神奇、殊胜、美妙,使我感到很幸运,无法言表和感动。听完师父讲法录音后,我主动回到老伴身边,我说是师父叫我回来的。

没学大法前,我宁肯死在外面也不同老伴一起(他性格躁,听风就是雨,骂人、打人从来不顾人死活)。自从回家后,老伴看到我的身心变化挺喜欢,孩子们也高兴,亲朋好友见到我特殊的身体变化也很震惊,都不练其它功了,都跟着我学大法了。功法传开后,庙上的尼姑、居士也找上门来要学大法。老伴看到法轮功很好,也开始看老师的讲法了。

二、99年之后

2001年期间我请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帮忙,我老伴硬要问是什么人,暗中指使小女去公安局报案将同修绑架了。我心里过不去,就跟着去讲理要人,他们将我也抓着不放,同修被关在一看守所,我关在二看守所。我得法满六年时,我在牢里向师父发誓:慈悲伟大的师尊,我是您的弟子,我的一切都是您给我的,公安不放我出去,我也不吃饭。不几天上面派人到看守所检查,能劳动的学员都送去劳教了,看我年老体弱就将我放回家看管。

我一回家,老伴就不理我,边看电视边用眼横扫我,看完“焦点访谈”的邪恶谎言后,把防盗门、房门都锁好了,我看到不对劲,赶快把手中的《转法轮》收好。老伴恶狠狠的来到我面前,一手抓着我的手,一手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边撞边问我:你还学不学?炼不炼?我说:要学、要炼,不然我这癌症病人能好吗?我一身的病怎么会好,我学炼功你也受益了,你以前的胆结石像大拇指一样大,不能开刀,经常住医院,止痛药不断,我学功这几年你不但没有发病,止痛药都没有吃过。

可狠心的老伴听不進这些,还不停的把我往墙上撞,撞得我头昏、脑闷、倒在地上,尿都流在裤子里。他打累了才松手去睡,还恶狠狠的说:不许你这个反革命分子出这门,不准跑,要不到一个月就会抓回来判你的刑。

我倒在地上睡了一夜。天一亮他出去打球玩去了,这时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换了一下衣服,带了点钱和衣服开门就走。一位大娘看到我头上大小几个包,半边脸青紫红肿,嘴打开了向外翻,胸前划开一条口子,右手被捏的青紫。她又把我扶進门坐着,说去喊我的儿女们来看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你老伴好狠心呀。

这时来了一辆三轮车,我坐在三轮车上在偏僻的公路上我下来了,我哭着喊“师父……”我往哪走啊?!带着满身的伤痛,凭着自己的悟性跟着师父走!

我离家出走后不久警车押着我的亲人到处追捕我。在全省到处都有恶警、便衣、特务、犹大,在如此艰险恶劣的环境下,我走南闯北几个省,经常身带三、四包资料,走大街串小巷,一会儿城市,一会儿农村,有时夜晚在荒凉的野外行走、露宿;我经常小车转大车,大车转小车。

我在2002年流离失所的日子里写了一首诗

云游

婆婆今年近七旬,出狱又被逼出门。
师父领着弟子行,千难万险师呵护。
真相撒遍人世间,修己度人心更明。

寒冷、炎热、劳累、饥饿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我是师尊造就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必须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师父交给我的重任。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磨炼我的意志,修炼我的心性,做着神圣而又艰巨的事。

哪里需要我,我就往那去,证实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对于陷入困境的同修,我即时与他们联系,共同学法切磋,以法为师,不迷路;把师尊的经文即时送到同修手中,是师尊给了我智慧和能力,使我能够帮助同修解决很多难题,达到相互促進共同精進。我能从风头浪尖上闯过来,能化凶为吉,化险为夷,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使我体会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提高自己的心性好机会,每当自己在理性与实践上得到升华时,神圣、玄妙、妙不可言。很多不相识的同修、常人的关心支持,帮助我,我心里明白是师尊安排的。利用他们善良的心,帮助我在世间救人,好象到处都有我的亲人。

如有一位同修,家里条件很好,她听到功友们讲:一个婆婆背乡离井,在外面流离失所,东奔西跑,风里来水里去,不知吃了多少苦……她就到处寻找我,把我接回她家,对我说:婆婆你看,我家有你吃的,有你住的,你就住在我家。我对她说:不行!我是修炼人,不能求安逸,图享受,你的心意我领了,谢谢你的关心,我答应在你家学法、切磋三天,我就走。

第二天早上来了两位同修,我们学法、切磋一个多小时时来了三辆警车,下来七、八个干警敲门,我们发正念不开门,警察在外急的团团转,后来把她老伴弄来才把门打开,一开门就要她交东西,不交就抄家抓人,并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她家请来的保姆,她老伴也跟着说是我家请的保姆。

干警带她走时,她说:婆婆你帮我招呼几天,我就会回来的。我赶紧说:不行,跟干警讲你是炼法轮功的是个好人,不会关你的,我这么大年纪摸不着头脑,你不回来我怎么办!你今晚一定要回来。

深夜两点同修被放回来了,那两个功友没有放回就把我的情况跟恶警讲了出来。第二天夜里两点多钟我的电子表突然叫起来了,我去跟她讲:师父叫我走!她说:这深更半夜关门闭户的,往那走啊,睡一下等天亮了走。可电子表叫的不让我睡,我穿好衣服又去跟她讲我说:师父叫我快走,你不走我一人走。她才说:好,我送你走。

来到小院门口铁门锁着,一把靠椅空着,守门人不在,我们从椅子上翻進花园,从另一边翻出走到大门口,大门口的大铁门锁着,旁边有个小门,门房两人在聊天,我俩挤出小门后一辆小车就停在面前,我们上车就走。大法弟子所走的路都是师父安排铺好的,不然人怎么能做出这么巧妙的事呢?

第三天上午九点多钟同修和我分手后买了菜往家走,一進大门就被警察挡住问她:你那屋里的婆婆呢?你把她交出来,我们要查她的身份证。她说:在屋里。紧跟着她开门進屋就喊:婆婆!婆婆!有人找你,你出来啊。警察急的发怒喊:人呢,人呢,快交出来。同修说:我出去买菜她在家,回来你与我一起進屋找不到她,还不是被你们吓跑了,一个农村婆婆那么大年纪,要是出了事我要找你们要人!

警察满屋查看找不到我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流离失所的几年里我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惊险事,每次都是师父给解危了。我本不会写作,当时就想写,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和体验:师父领着弟子行,千难万险师父保护。正如师尊讲的:“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转法轮》)。

2003年我突然跑到要抓我的地区,一位同修见到我又惊又喜,问我是怎么来的?并告诉我自从我老伴把我逼出门半年后就发病了,病了半年多就死了,我听了无忧无喜。我想可惜我当时不知道,不管他对我怎么样,我都会回家看他的。是共产恶党的谎言欺骗害了老伴,毁了这个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