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师父安排的路,主动同化大法


【明慧网2006年2月5日】

一、得法并坚定不移的修大法

98年春的一个早晨,我等班车出来得早了,无意中走到一所名牌大学门口,见有一群人在炼功,我看了条幅上大大写着法轮大法,里面介绍了功法特点,我看了看就问这不是有神论吗,是迷信啊。其中有一个老年阿姨听了很生气,说了许多,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说大法好,老师好,看她真心的说这些话,我被感动了,她说的话反而不重要,我看到她的真心,我决心要学。我觉得她是走了师父安排的路,是用心维护大法,而不是为显示自己文才表面说辞。

得法后,我渐渐发现,我得用修炼人的标准来对待我遇到的所有人和事,这样才是真正修,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则我行我素,只跟着炼功学法走形式不是真修,是很可悲的,没走师父安排的路,什么都不会得到,也不会改变。

98年夏,因我坚持要学大法,遭到家人的连续几天的不理智打骂,作为20岁的弱小女孩我忍受不住,逃到辅导员家,惹得父亲找上门来,辅导员热情接待,后来在站长和辅导员的解释下,我带书和父亲回了家,从那以后我可以在家看书了,我改变自己以往的懒惰,帮父母干了许多活,他们渐渐理解了我。

9月份,大学开学,我高兴回到我们的炼功点和大家一起学,这时我才知站长宣布我出偏了,大家都躲着我,只有辅导员相信并帮助我,我很伤心,但我记住了师父的话,“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对它们的心理倾斜就不是迷信了吗?其实这才是愚昧。而且我们不是气功而是佛法修炼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 ” (《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我不是为别人而修的,我开始背书(因为我不能参加学法小组了)。3个月后我背完了《转法轮》,因为在学校的时间多了,和同学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我大量的向同学洪法,并自费请了许多大法书,借他们看。现在看来真是感谢师父的安排,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机会背书,在这一年后21岁的我也许很难走过那场巨难。

二、反迫害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99年7月22日,我们到省政府上访,结果被强行转到体育场,一个警察大骂着来到我们坐的地方,折腾了半天。

2000年春我因上访第二次入狱,一位70多岁的老年阿姨去天安门炼功被抓回和我关在一个监室。她家人找来跳大神的看她,她严厉的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上访是找政府说明我们的真实情况的,政府怎么能让她们来。政府人员听后,给她带了回来,然后问她,认真听她讲,她说自己身体以前有好几种病都是很重的病,炼功都好了,不信可以问问认识我的人。那一刻我知道她走了师父安排的路,表现了大法的正,让那些不怀好意的阴谋一个个破灭了。

2000年秋我因打条幅第三次入狱,政府人员及相关的部门已经知道大法是正的,我们是好人,为了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我绝食反对这场迫害,结果在恩师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家人通过我的反迫害行动看到了真理的力量,他们很赞同我这么做。回来后一方面家人不再为我担心了,一方面我可以正常生活、工作了。当然也可正常学法炼功了。

2001年后我开始大量发真相资料,广泛向人们讲真相了,那一年,我在工作中向新同事、新朋友讲真相就有大约100多人明白大法是好的,自焚是假的,并主动保护大法资料和标语。看到众生得救,我现在知道这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如果当时不反迫害还在劳教所,救不了众生,我想那是旧势力安排的路。

在阅读明慧周刊中,常有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报道。因为被迫害的手段很残忍,我一度不想看,但想到师父说过珍惜别人就是珍惜自己,就放弃自己观念去认真看,我看后就是想如何帮助他们。慢慢我发现那种不忍看是旧宇宙生命的无奈,我不再无奈而是更多想如何解决这样事。

三、借九评的威力,纯净自己、更好的讲清真相

2005年初我和爱人发了三退声明,当时感觉九评对我们冲击太大,我们都有点不想看了,中共做的坏事太多太绝,我们被它欺骗了这么多年,回首一看自己以前认为正确的东西,原来都是卑鄙的谎言。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真是又痛心,又不愿面对。但想到师父的话:“‘九评’是挽救一切被邪恶毒害了的众生,也包括中共恶党党员与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的人和普通世人,目地是叫各界众生都看清楚中共恶党背后的因素是什么。 ”(《不是搞政治》)我们还是认真读了九评,为了讲好真相,我们又反复看了九评,现在可以很熟练的跟人讲九评了,效果也比以前要好,最重要的是:

1、我们现在越来越看清了中共邪灵的面目,也找到自身不好思想的根源,看到其丑恶,自然不会保留这执著。例如对他人生命的冷漠,对真话的噤若寒蝉,对伦理关系的淡漠。
2、在发正念时很自然的就是全力铲除这个害众生的邪灵。
3、讲三退也不象以前那样迷茫了,就是发自内心的救人摆脱这个附体。通过反复看九评,我更深知讲三退的意义,有种责任感让我积极去做,去揭示其真面目,让还在受骗的人不再上当,亡羊补牢,以洗前耻,让人们从新恢复道德和良知。

说起来很惭愧,这一年下来,我们讲了不少,但退的人数并不多,至今我的婆婆还没退。我婆婆原在一所高校教邪党理论的,她听了这些事,也看了九评。但出于中共邪党凶残她不敢退,即使是化名,因为她的一个朋友的同学被当成间谍抓走后,那个朋友因此被株连入狱,因为中共邪党竟有对他们的监控录像。我婆婆是个很爱功利的人,她对我和爱人一直看不上,总劝我什么信仰啊,哪有什么神啊,就多挣钱是真的。我从各个角度给她讲,在这过程中有师父给我的智慧,但她不同意退,我很伤心。回来看书,就看到这段话“什么样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谁悟谁得。”(《转法轮》P277页)

我的公公是很有思想的人,他看了九评,我一说,他就同意退了。他也知中共的凶残,他敢于走出这一步,我真切的感到,他相信真理的力量,也相信大法。

2005年九评下来后,因为我工作忙不开,没那么多业余时间去特意做,但我有这样想做的心,我发现就象师父讲的那样,“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 (《转法轮》P134页)

我利用工作的方便条件,做了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比如一个人要讲演的文章中有破坏大法的话,我给她讲道理,使她决定删去这不好的部份,这样不但救了她,也让听讲演的人不会误会而对大法产生不好的印象。还有“保先”那段大家都得写思想汇报,我就和他们讲九评和三退的事。我还利用工作之便把履历表中有关中共邪党的部份拿掉了,让众生不被毒害。我知道我还有许多事可以做好,我会努力做得更好,不让师父失望。

因为一直在这边忙了,所以对娘家那边我一直很担心。今年夏天回家,结果完全出乎意料,我爸爸说有人去过那发九评,开车去的,老百姓谁也没举报,大家都把书拿回去收藏好了,我的家乡在农村,村里人很善良,我们当地大法弟子有两人很出名,他们做生意不骗人,平时爱帮助人。求助于他时,什么报酬也不要,只是说要感谢就谢法轮功,是我师父教我做好人的。他们做了许多的好事,都不是特意做的,就是碰到了就帮了人家而已。但老百姓把他们的事传为佳话。大家一般都有护身符。我的叔叔说,干活累了,拿出护身符一念,就有劲了。

我妈妈曾很强烈的反对大法,骂过大法和师父,在我很艰难的时候还要送我去劳教所,由于我和亲戚不断跟她讲,加上我们当地老百姓对大法的一致好评,她也不反对了,要以后学呢,我回家时她得了肠梗阻,只能做手术,得花1万元的手术费。我劝她试试念法轮大法好,她默念后当天就好了。她也得到了大法的洪恩,谢谢恩师!

今年附近省区不少地区都受了水灾,而我的家乡却是风调雨顺,看来真是大法给家乡善良百姓的福份啊!在这里我谢谢家乡的大法弟子们,谢谢你们救了我家乡的亲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