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走正信师敬师之路所想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

一、不敬神是变异的体现

从师父讲法中我体悟到很多世人不再信神敬神,也不知为何信神,也不懂怎样才是敬神信神,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正是需要我们去归正的。而这些变异和旧的安排也伴着我们修炼,体现在我们的“随意”和“不敬”上。

比如:大法经文到处随意放,师父法像随处与其它物品同放一桌上,甚至有一同修在师父法像旁放着药盒,她说儿媳逼孙子吃药放的。孙子跟着她拜师父,但儿媳不认这些。她很烦……这偶然吗?有同修爱吃饭、走路时听法。学法应正襟而坐,吃饭、走路时,发正念、背法是否更好?还有同修见别人叫出师父名讳无所谓,甚至我们的修炼心得中,资料中也写。我知道古人避君主名讳,父母名讳,师父说更大的佛在人间喊出他的名字就是骂他,就包括我小时候想骂人家就使劲叫其父母名。我听到有人叫出师父名讳,我就认真的告诉他不要再叫出师父的名字了,对你不好,他就住口或改喊师父。

做出资料有错别字、多字、少字现象。一个字很小,但微观下多少层空间呢?还有一同修的丈夫在看大法资料中看到错别字并讽刺着。这不是没救到人吗?还有的同修有条件却不供师父,或用不新鲜、不洁净之物随意供。还有不修口,不分什么地方都提大法和师父,十二岁的女儿就严肃指出我不应当在她去卫生间时还说修炼之事。

是呀,今天的人包括我们可悲到不懂得怎样才是“敬”和“信”了,但我想:用敬父母超过几万倍的心不就懂了吗?

二、正人正己,给未来留下正路

作为正法弟子,应该更加言正、品正、行正,世人看着我们,怎能去学变异了的宗教行为呢?当初多少世人谤师谤法,已面临灭顶之灾,我们只能引导世人去敬师敬法,让他们快点偿还不敬之罪,怎能再误导世人去糟蹋大法与神佛呢?

从师父的所有讲法中我体悟到一个人退党只是他觉醒的第一步,还要让他去用自己亲身行动反迫害,诚心敬师敬法,才能留下未来,这也包括我们。

信大法的真正目地不是为祛病健身,我们不应误导世人只知向大法索取。一个常人再念大法好,但若过去写过文章诋毁过大法,如果造下的罪业如天大,如果不去弥补,众神会让他留下吗?师父说过几次大的淘汰呢,只有真正相信大法、敬大法、真心悔过对大法所犯的罪过的世人才能進入新宇宙。真正为众生好,就要引导世人来真正反迫害。

我的一个同事很同情大法,可她在过去也被逼着签过名。我告诉她,师父说了,人在世上干了什么事都得自己还,你被逼着做的也是罪呀,我不想让你受报应,你赶快用红笔多写几个大法好,我贴出去就还了这个罪,相信我吧。她很认真的照着做了,我帮她贴出去,她也很高兴。这样一个世人才能真正得救。

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邪党逼着世人对大法犯罪,我们用“真、善、忍”引导世人出正念,用各种行动敬师敬法,这才是我们的真正使命。

师父说“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洪吟(二)·震慑》)我们认真写修炼文章,写当地需要的公开信与真相资料,写出就是否定旧势力,用心去开创我们的助师正法之路。当读到师父说“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时我落泪了。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一切,为众生承受,我们献出自己的一切都报答不了,可师父只要我们一颗真修向善的心,难道我们不应该用最纯净、最恭敬的心来维护师父与大法吗?我觉的资料上不宜印经文,用“大法师父”代替恩师名讳是否更好?当世人看见我们资料上没有了师父名讳,我们也不允许常人提师父名讳时,常人还会提吗?还敢直呼师父名讳吗?

个人体悟,不当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