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见证大法神奇中所悟


【明慧网2006年3月12日】我是锁着修的,从96年得法以来,天目从没看见过另外空间的景象,也少有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就是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跌跌碰碰的走到今天。现将两次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写下来,与同修相互鼓励,共同坚定我们对师、对法的信念。

1、岳父明白了大法真相后乙肝病不翼而飞

2000年1月19日我進京上访。由于掺杂了求圆满之心、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走出来证实法,旧势力找到迫害借口,指使恶警绑架了我,押回家乡非法关押。在我進关我那间号室前,里面的刑事犯刚取消了打新犯人的“过监规”,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在狱中,我每天背法,给同室犯人讲真相,给过年“探望”法轮功的市政法委书记讲真相。有一次炼动功时,杀人犯朱某还站在我背后跟着学,后来出奇的是,他只被判了4年。

1个多月后,我由单位保释回到单位上班,从此长年遭到恶警及单位保卫人员全天监控。由于想在常人中出人头地的根本执著心未去,邪恶迫害时,走了一段弯路。那时我已年满30而未婚,也没有想结婚的念头,男女方面的欲念也少且弱。我们家两兄弟都修炼,弟弟那时28岁了也未婚。周围的人开始对我指指点点,说我们家兄弟俩炼了法轮功,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还不结婚,是不是不正常?父亲很是着急,就托人从老家介绍了一农家女与我结识,我那时在法理上对大龄修炼者是否结婚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认识,只觉的周围的人对我因炼法轮功不结婚指指点点,这事儿不正常,就同意与她交往。

在与她交往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问她有什么看法?她说她从未听说过法轮功,我就给她介绍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洪传世界、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等情况,并问她,如果我因炼法轮功有一天被抓了,你怎么办?她回答说只怪她运气不好。我又问她,如果我因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失去工作了,你怎么办?她回答说只要我挣得到钱能养活她就行了。我这些问法不可取,是心性与悟性太差的表现。那时我在法理认识上还不是那么清晰,隐隐约约觉的她也是与大法有缘的人,就与她结了婚。

婚后,妻子在我的帮助下,明白了真相,完整的听了一遍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成为了有救之人。岳父已是多年的乙型肝病患者,曾两次到医院化验确诊结果都是显阳性,长年吃药未见好转。大家都知道乙型肝病在现在是医不好的,只能靠药物养着,不能干重活,还要吃的好耍的好,俗称医不好的富贵病。这给她们“生不起病”的农村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与精神负担,一家人都愁眉苦脸的,从而引发的家庭矛盾也多。

妻子婚后不久回娘家,把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讲给了岳父,岳父听后也明白了真相。2001年我回老家到岳父家玩儿,我对岳父说带他到医院去检查检查看有没有好转,岳父没抱希望的同意了,我们就到了医院检查,等了两个多小时后,结果出来了,岳父拿着化验单高兴的笑了,医院医不好的乙肝病不翼而飞!我当时也很吃惊,但很快明白这是大法展现的神奇。岳父也说他简直不敢相信,前两次检查是不是误诊?我就对他说检查一次有可能出现误诊,哪有两次检查都是误诊的?并且都是在同一所医院检查的,你这是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得到的福报!

从医院回家后,家里其他人听说岳父乙肝病好了都非常高兴,多年压在全家人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来了,岳父又喝起了曾忍痛丢下的“养身酒”,悠哉乐哉。随后岳父家其他人也明白了真相。

这就是我第一次亲身见证的大法的神奇,在度日如年的2001年修炼环境里,增加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在坎坷的修炼道路上更加坚定,但我心里更明白这是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在我们稍有做的好的时候,用这种方式鼓励着我们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同时也在救着每一个世人,不愿落下一个!

2、眼睛飞入玻璃渣安然无恙

第二次见证大法的神奇是在2004年夏天,妻子要做生意,叫我割一块玻璃,我找来了玻璃刀开始割,由于头离玻璃太近,一块玻璃渣飞進了右眼。我当时想:我是炼功人,有师在、有法在,没事儿。就这样,我用手捂着右眼,拿来了湿毛巾,把湿毛巾角伸進右眼里往眼角擦,可是擦来擦去,什么也没擦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动的第一念很好,符合了修炼人的标准。但紧接着动了人的念头,想用人的办法解决,其实根本就用不着多想,不管它,不把它当回事儿,一定就没有事儿!修炼是严肃的。当时没擦出来,我心态就有点不稳了,就想,是不是扎進肉里了,如果划破瞳孔,右眼就瞎了,多难看。平时隐藏很深的怕心、名利心、后天形成的推理观念在难中暴露出来了。

“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这样想,结果就出现了人心促成的坏的假相──右眼看东西模糊了,并感觉有一层白乎乎的东西罩住了瞳孔,照镜子一看,是一块内睑膜,就用湿毛巾擦了出来。当时又想,是毛巾擦伤了形成的?还是玻璃渣割的?如果是玻璃渣割的就完了,这些不正的想法一晃而过,紧接着我又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我不应该这样想,这些想法不是我想的,我是炼功人,这个难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该承受,有师在、有法在,没事儿!”并且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旧势力黑手、邪灵。

正念占上风了。但维持了一会儿又动摇了,我叫来妻子,叫她把我的右眼翻开找一找玻璃渣,但她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我就叫她吹,吹了一会儿也没结果。心性降了,假相就随即跟上并且加剧了,右眼又开始了难忍的疼痛。这时,上班铃响了,我就闭着流着不知是泪还是水的右眼到了办公室开始做事。其间,修炼人的正念与人的念头反反复复激烈的教量着,又斗了几个回合,最后把我也搞疲了,就不管它了。

下班回家后,右眼一直在疼,我想睡觉睡着了就不知道疼了也不会想它了,我就躺下来睡觉,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后,惊奇的是右眼没那么疼了,就试着睁一睁,呵,睁开了!照镜子一看,右眼除有一点红以外,一切正常,还如往常一样看的见东西。玻璃渣也不知道哪去了!

妻子也感到奇怪,玻璃渣進了眼睛,眼睛都没瞎,太神奇了!后来我到同修家说起此事,同修也感到神奇,并说要是一个常人遇到这种事,眼睛早就瞎了。接着问我当时去没去医院?我才回想起当时怎么没想起去医院?压根儿就没想起医院。

幸好当时没想起去医院,师父讲“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如果当时想起上医院,心性就降到常人的标准,身体就会处于常人的状态,那右眼就会真的瞎了。常人的眼睛被玻璃渣割,能不瞎吗?主要的是第一念正了,把自己当成了法轮大法修炼者,信师信法这一念正了,师父挥手间早已把飞進我右眼的玻璃渣拿掉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旧势力强加的这一难就这样磕磕碰碰的撞过了。

这一难让我看到了自己心性修的不扎实,为什么会遇到这一难?自己有漏,旧势力才敢设这一难迫害,向内找,原来是有常认为自己有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的名利心、显示心、执著自我之心、欢喜心。

为什么第一念正了还出现心态不稳引来的正邪较量、折腾了一下午?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讲:“每个人的情况都是很复杂的,不是说每个关你都要同样的有那么一点点正念就能过去。有的就得用相当大的正念过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执著才能过的去。什么是修炼?是要走向神的!”

我悟到,我的第一念虽然正了、否定了旧势力,却是靠师父的保护,挡住了旧势力,旧势力才未下狠手,但没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旧势力还在对我虎视眈眈,因为它们有借口──我执著心还在。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只有提高心性──立即向内找。

向内找才能真正否定旧势力,师父讲:“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既然悟到了就这样做,有师在、有法在,谁敢迫害堂堂正正的大法徒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