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点一滴做好 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2006年3月12日】正法修炼以来,我们已随师尊走过了六个春夏秋冬。回首自己所走过的路,有喜有忧;有过收获,也有过失落。现将自己在其间的一些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以法为师 修去怕心

自1995年得法以来,我和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匪浅,特别是随着学法和修炼的不断深入,我与老伴在修炼前所患的多种疾病全都不翼而飞。然而正当我们全家沉浸在将生命溶于法中的那种喜悦之时,1999年7.20,中共江氏邪恶流氓集团针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迫害突然开始了。

面对当时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疯狂迫害,我因为怕心,曾一度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从那以后,每当我再看书学法时,就总是觉得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慈悲苦度,经常是以泪洗面。

也正是由于自己的怕心不去,后来又招来了被同修的家人举报、被当地市公安局非法抄家、绑架和恶警的不断登门骚扰;加上我和女儿几次進京证实大法后的被抓、被迫害,那段时间我的每一天几乎都是在惶恐不安中度过的。

可慈悲伟大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经常是利用各种形式点化我。在师尊的不断点悟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我终于又一步一步的清醒的走入正法修炼中来了。

记得有一次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可骑着自行车走了很远的一段路也不敢把手中的真相资料发出去。就在我彷徨不定之时,一阵大风将车筐里的袋子吹到了一个自行车棚的柱子上,我悟到师尊在看护着我、点化着我,同时师尊也在为我的怕心不去而心急,于是我赶紧将手中的真相资料放到了存放在那里的自行车筐里。

由于我的怕心不去,邪恶就经常借此演化出种种假相,有时是非常离奇的随心而化。这种干扰曾使我一度非常消沉,影响我走出来证实法。

后来通过反复学法,师尊在讲法中说:“人能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放下生死,放下怕失去所谓的幸福,走出那一步,放下这颗心那不就是给你设的关吗?我一再讲,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别人为什么能迈出那一步呢?你就迈不出去呢?”(《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同修也鼓励我:“送走一份真相资料,就送走了一颗怕心。”我就这样一点点的修去怕心,由开始不敢出去发资料、贴传单,到后来能很坦然的向世人面对面的讲真相;由开始先到亲朋好友家讲真相到后来能跟卖货的商贩、农民,甚至给610的人讲真相,我坦然的向他们讲述着大法使我全家受益的超常事实。

再后来,我基本能把握住一切机会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如到我家来做客的、送米的、安纱窗的、送液化气罐的……只要是能到我家来的人,我从不放过向他们讲真相的机缘。每当出门参加婚宴、买菜、上街购物时,我也抓紧时间向所遇到的人讲真相。

对于边远地区的农民,我就把真相资料和光盘包好后直接送给他们,并善待他们,比如零钱不用找了,剩菜全包下了,好让他们能快些回家。而他们通过我的举止行为都能认同大法弟子是好人,也更乐于接受送给他们的大法真相。

《九评》问世以后,我通过不断的学习师尊的新经文,又开始加大讲真相的力度。所有我的亲朋好友及在各种场合中所有能搭上话的人,都是我讲《九评》、劝“三退”的对像,我都尽量不放过。不管路途多远,我都先把《九评》及相关资料给那些有缘人送去,再次回访时就劝“三退”,好多都是一家人全退了。

我能由一个胆子特别小,走不出来,到今天能很理智的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这全凭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呵护和大法的威力,是师尊和大法给了我勇气、智慧和力量,从中也修去了我的许多执著心。不断归正自己,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也算没有枉费师尊救度我时的一片苦心。

二、维护大法 与同修共同闯过魔难关

我所在的地区在整体配合方面一度不是很好,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大家悟到应该恢复集体学法,这样更有利于整体配合、整体升华,而且也是圆容了师尊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修炼形式,以便更好的维护我们的修炼环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这里原有一位同修,曾多次進京证实大法,但后来因没修去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以病业的形式被迫害,出现脑出血症状,休克后被家人送到医院,在昏迷状态下,医院给她做了手术。当清醒后,她坚决不再用药。但从医院回来后,她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说起话来也语无伦次。

附近的同修听到这些消息后,就不停的在家给她发正念,还多次去她家近距离发正念。因为她走出来参加小组有困难,家人就只能给她听师尊的讲法磁带。

一次,我给她家附近的一个常人讲修炼大法使人受益的事例,并叮嘱她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这会给她带来美好的未来。她就给我举了刚才那位同修的例子,并表示不能理解。我跟她解释了好半天,她才明白过来,并说记住我的话了。

我当时就想,一定要让这位同修好起来,不能让这件事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障碍众生得救。于是,我就开始每天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一年来风雨不误,期间也克服了重重困难和许多不便,每天保证给她读一讲《转法轮》,并穿插学习师尊的后期经文,还要给她读一些《明慧周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加上整体的正念之场,渐渐的她能看到大字了。记得刚开始教她发正念时,邪恶疯狂的干扰她,她要想说出一个准确的字都很费劲,但现在她说话已流利多了。这是大法的威力再现,也是恩师给予我们在一起修炼共同提高的机会。

在这一年来,我们以法为师、互补互修。记得刚去她家学法不长时间,就听说包片民警去骚扰,遇到这类事要在以前我就不敢再去了。可现在我会想到有师在、有法在,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发正念铲除干扰,它们不配来捣乱。就象师尊讲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就这样我始终坚定不移的坚持着,同修对师对法的那颗纯净的心也鼓励我不断前行。

有一次去她家,刚進门她就急切的告诉我可找到它了,原来是她偷偷攒下500元钱,放在被子里一年多了也找不到,这回趁家人不在,她借机把床铺“摸”了个遍(因为她看东西还不太清楚),急得满头大汗,最后终于找到了。她告诉我快把钱拿去用来做真相吧,她还找出一些线绳准备给同修们做条幅用。我听后感动的说:“嫂子,师尊看到你这颗纯净的心时,一定会很高兴的,咱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们这儿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同修,三九天一个人在外边粘真相资料,一手拎着浆糊桶,一手抹浆子,拎桶的手冻的都不能打弯了,到家后她冻得(加上邪恶的迫害)休克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幸好有同修及时赶到,通知大家集体发正念,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听到这些后,我和一起学法的这位同修都向内找,感到很惭愧,我们想到如果大家(特别是我)也能多做一些,那位大姐就不至于冻成这样了。从那以后,我们大家都在讲真相方面加大了力度。

有一次,与这位同修住在同一单元的单位领导,在楼上指着我说不要再给他送“东西”(指真相资料)了,他从来也不看,都给扔出去了。我听后怕心立刻就出来了,心想天天来这里学法,让别人知道了不好,就赶紧跟他说那不是我放的。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没能跟他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心里难过极了。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告诉这位同修,她听后不假思索的说:“应该正面告诉他,给他(真相资料)是为他好,可千万别让他扔了。”与同修相比,我感到惭愧极了,关键时刻才能检验人心。平时总觉得怕心去了不少,可关键时刻还是怕心很重。反思自己,都是私心在作怪,怕自己会如何如何,维护自我,而没有想到众生正亟待被救度,更没想到证实大法是自己的神圣使命。平时经常能看到这位同修这有不足、那又不对,可是她这颗维护大法的心,真让我觉得自愧不如。

后来,师尊慈悲的安排我又遇到了那位领导,这次我主动的去跟他讲真相:“大哥,那天我没堂堂正正跟你说实话,那些真相资料不是我送给你的。但不管是谁送来的,都是为你好。因为你以前当领导时,口碑很好,我们大家也都很惦记你,都想把最好的东西送给你,希望你能有个好未来。电视、报纸都在造假……真相资料是大法弟子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制作的,千万要珍惜呀,扔掉对你不好。”他很平静的听我说完,刚开始还冷言冷语告诉我不要这样关心他,后来就不再说什么了,看得出来他已经听進去了。

同修们,让我们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机缘吧!不要再因为自己的执著而影响我们前進的步伐,,让我们共同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