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病魔的体会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2005年5月份的一天9点多钟正在吃早餐,突然左眼感觉眼前呈灰蒙蒙状并迅速扩张,接着就黑了。我将右手遮住右眼视线,发现左眼看不见东西了,我又将手横在鼻梁上,眼睛向上看左眼仅还有一丝余缝的视线,朝下看什么也看不到。我当时就只有一念:发正念铲除企图对我進行迫害的邪恶。

我双盘打坐,和平常一样先用5分钟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和外来干扰,然后5分钟单手立掌,5分钟莲花手印,默念口诀。除了大法弟子统一口诀和根据当前情况自加的内容外,我心里跟它们讲:即使我有没修好的地方,修炼中有漏,那也不允许你迫害我。我的眼睛每天要学法,要做正法的事。愿善解的,快远离我一边去等着;继续作恶的我将正念铲除,最后求师父帮我。我坦然闭着双眼,就感到左眼团团黑在收缩,越来越小,小的象绿豆样一样了,最后没有了。过一会,我很有信心的睁开眼睛,果然一切恢复正常,一看时间正好十五分钟。

我再一次真切的体会到法的威力,体会到了正念对我们修炼人的重要作用和修炼的严肃性,真是一念之差,多玄呀!我真切的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对师尊的感恩弟子无言以表,心里只有6个字:师父啊!谢谢您!

师尊曾教导我们:出现问题向内找。其实在发正念的同时我已意识到自己有漏之处。话说出来有点长:2005年农历新年之后,我女儿一家3口要到我这儿住。小外孙女才2个多月,在家带奶婴很辛苦,虽然我请了个钟点工买菜做饭,女儿也在家带小孩,我仍感到很辛苦(小孩晚上和我睡)。正法的三件事虽然还在做,可做得并不好。学法时打瞌睡,书常从手中掉到地上;发正念的次数减少了(以前最少也是9次以上);讲真相的事今天拖到明天,明天拖到后天。我清醒的意识到这种修炼状态不能再继续下去,不能太看重常人中的家务事,这家务事是永远也做不完的。不能被情所缠所魔,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悟到就要去做到。我把原来已写好的讲真相资料的信件拿出来(因为有事拖了十多天没有发),陆续的到邮局发出去。发信也要讲智慧,不能一起发一个地方,要逐个逐个的发,还要多跑几个地方,有时发2,3封信来回路程3个小时左右(还是乘车)。我用2个下午的时间将信发完。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拖了那么久。师父要我们越最后越精進。是啊!我也通过这次事情(教训)悟到修炼不能懈怠,不能被常人中的假象迷惑,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中,摆好修炼与家庭之间的关系。

后来时隔一、二十天,左眼又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但一次比一次弱。是师父赋予弟子的法宝--正念战胜了邪恶,使其未能达到迫害我的目地。事情发生的是那么的突然,来势凶猛,大概不到30秒钟。我当时没有心慌,比较坦然。回想起来,之前也曾出现身体不适,但因我对法有正信,用神的一面抑制人的一面,顺利过了一关。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信念是我能在情况突然出现时能稳健的闯过去的基础。

2004年,我父亲得肺癌(已病故)住院,我每隔一天要到医院照看他。路程较远,来回得半天时间。这段时间,我走路感到有几次出现胯骨处象错了位似的不好使。这时我就用手在腿胯骨处锤一锤、腿踢一踢。心想:别影响我以后走路,瘫了可不得了。此念一出,我马上警觉起来,这是人的想法,我不能认可它,也不许对我的肉身進行干扰迫害。7月份的一天在去医院的途中,我的腿陡然一下又象错位似的,剧烈的疼痛起来,使我觉得要倒地了,右腿动不了。我想蹲下来歇一下,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心想:我不能承认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今天走不了路我也要走。我强制自己移动着身体,腿迈出了步。瞬间,疼痛消失了,就象没有发生过,能正常行走了,以后没有再出现。

2005年农历新年期间,我腰部也就是肾区有点酸痛,尿混浊,后来象米汤状。我想:人的肾可是关键部位,象这样下去可是个麻烦事。刚这样一想,马上知道错了,我立刻否定了这人的观念,我不承认这一切,连旧势力本身我们都不承认。以后我也不去理会和在乎这个假象,大概20余天就好了。

接下来又咳嗽起来。以前我咳嗽只要尽量去抑制不让咳或少咳,几天就没事了。这一次怎么抑制也不行,而且不见好转,持续了2个多月。多方面找原因还是如此。一天,读了《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提醒了我,我想:是不是我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共产邪灵的东西没有清理在作怪?我开始翻书柜、抽屉,找出一大堆共产邪灵的书和邪党文化的光碟、歌曲等东西,逐一销毁,当天虽不怎么咳了,但是还有一些轻微咳。第二天,我就又继续在家里翻找,又找到了2本外形包装精美的画册,打开一看,内有许多中共邪灵魁首、大魔头等巡查部队的历史照片,我立即扯下来烧毁,当天咳嗽停止。

再接着就是以上讲到的左眼发生的事。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另外空间邪恶旧势力操控着黑手、烂鬼对我身体進行的迫害。为什么能迫害我呢?是因为我在修炼中有执著,甚至是隐藏很深的不易被察觉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再就是对法理解的不深,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中没有去全盘否定它。这也是我提高后(走过这一阶段)才认识到的。

从1999年至2002年这期间,我被邪恶多次(8次)非法抓捕、绑架、关押。先后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進進出出累计2年,2003年曾流离失所7个月。2001年师父在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告诫弟子:“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看到了这篇经文。我按师父说的去做,发出了“全盘否定旧势力邪恶的安排”的正念。由于我的悟性没有跟上来,对法理解有限,这以后还是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我也纳闷,我为什么老是被非法关押呢?后来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写的读师父新经文的体会中,谈到了怎样做是全盘否定旧势力邪恶的安排。再来找自己,我找到了被邪恶迫害的原因:我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还在想,我不怕你抓,你怎么抓我都不会放弃大法修炼的。这不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吗!我并没有做到去全盘否定,而是在实践中逐个或局部的去否定。我的认识提高上来后,发出了这一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决不允许邪恶来乱抓我,不许邪恶来干扰、迫害我。在师父法理的点悟下,我正念正行破除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在流离失所7个月后正念回家,正念一开创了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

在家修炼这个环境中,身体上却遭受文章前面提到的旧势力的邪恶干扰迫害。通过这些事例我悟到:我在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中,还是没有去全盘否定;但是我身在其中的时候,我以为我是在全盘否定它的。可是待我升华上来时回过头来一看,我还是没有做到去全盘否定。写到这儿我一下子感受到:师父讲的法内涵真大呀,就这一句,简直就是着不了边,这可是我自己在实践中真实体悟到的!何况师父讲的那么多的高深法理呢?师父在《挖根》中说:“告诉大家,这法大的不可想象,其法理你们永远也不会全部知道和理解。”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的文章中提到,至今还有个别同修的生命被病魔拖走了的时候,为之难过和遗憾。正法進入了尾声,师父的法越讲越明,毕竟没有跟随师父走到最后。

我想对现在还在被病魔长期困扰的同修说几句:只要你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疑,找出根源、弃去执著,放下生死,冲(突)破你承受的极限,充分利用修好的那一面----神的一面,正念除邪恶、正念除病魔,否定邪恶的安排,你就能体悟到大法的威力是无所不能,你一定是柳暗花明!别忘了师父告诉我们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