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故事发生在1999年,学员当时深刻经历了大法的超常,但因文笔不好一直没有动笔写,但还是有一个愿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写出来。)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听到大陆同修受到迫害时,当时我的心里很难过,在学法组上,辅导员询问学员们,如果到大陆去讲真相,你们敢不敢去,当下我肯定的说,我敢去。

当年11月底西雅图举办WTO,各国首脑都来此开会,当时大法遭到中共严重污蔑及迫害,大法弟子很多事情还不知道如何做,尝试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处境,所以我参加了这趟洪法。当时全世界很多大法弟子来到WTO会场外,主办单位安排法轮功学员在台独团体的旁边,大法弟子考量我们并不是在抗议WTO,我们要把法轮功在大陆遭到迫害的情况告诉世人,所以我们选择在会场外的草坪上炼功,一部份学员到游行队伍旁边的骑楼下征签,来自台湾的大法弟子很多都不太会讲英文,我也是其中的一位,所以当地的同修安排了一位会讲英文的同修,三个人一组去征签,呼吁制止迫害。

当时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一个神奇的故事,一位外貌长得秀丽的西方女孩,到我的征签板上签名,她向我们的学员说:是她的母亲吩咐她一定要到这里来签名,因为她的母亲前一晚上做了一个梦,有人告诉她要到这个地方签名,但她的母亲人在圣地亚哥无法前来,所以委托她代表她的母亲来签名。

在征签过程中,原来会讲英文的同修忽然跑开,只剩下不会讲英文的二位弟子,当时我凭着一颗心,很有礼貌向路过的人用简单的英文问候,几乎路过的行人都会停下来签名,或者有问题我会指着看板上的英文真相资料请他们看。到下午时,我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捂着鼻子打喷嚏,用手巾捂着鼻子,当时我并不知道现场有人丢了催泪弹,且冲突的很厉害,有一位同修告诉我有人丢催泪弹,她很紧张,我告诉她不要紧张,没事。

在现场我一直没有感到有什么异状,也没闻到催泪弹的味道,以前我未得法时,还是一名鼻窦炎严重的患者,一闻到刺激的味道,就会不断的打喷嚏,我以亲身体验大法的超常。

下午四点多遇到一位当地华侨记者,他主动来跟我签名,他向我说现在一些抗议的团体快要暴动起来了,处境很危险,虽然法轮功学员是第三者,恐怕会波及到。天色也渐暗了,他劝我还是赶紧离开现场,他从皮包中拿出二颗花生糖,他说请你帮我吃,在那时候我才想起整个下午以来没吃没喝也没有上厕所,也不觉得疲惫及肚子饿。

在回去的路上,草坪上炼功的同修提早离开,当时他们还担心我们这些去征签的学员是不是失踪了,我心里明白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大法弟子,不会出现危险,在草坪上留了几位同修等着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