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公安局局长退党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大约在2003年的一天,我儿子在饭店与朋友聚会,我也去了。一位市公安局局长(副处级干部)对我说:“今天在座的都是您儿子的朋友,请您老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转化您。”我说:“如果要是转化不了呢?”他说:“就把您送去拘留所,然后劳教。”他又说:“这可是关系到你子女的前途啊。”当时他还带了一本污蔑老师和大法的小册子给我儿子,让儿子回家给我洗脑用,表现出一种傲慢必胜的态度。

在吃饭过程中,这位局长把电视台那套谎言对我说个够,并强调说:“我们为了饭碗只好违心的服从上级指令。”

我牢记师父的讲法:“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坚修大法心不动”(《精進要旨(二)·见真性》)。看谁转化谁,我抓准时机开始讲真相

我向他讲了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从死神的手中把我救出来,在短时间内为我清理了身体,我的高血压、冠心病、心绞痛、前列腺炎、糖尿病、增生性关节炎、眼底出血、动脉硬化、内痔等多种疾病全都没了踪影,7年来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没花一分钱,至今任何疾病都没得过,有我儿子作证。这一切不是人间的医术能办到的,只有法轮大法才能创造这样的神奇;不仅身体好了,还改变了我过去只想吃喝玩乐的观念,我知道如何做人了,因此也保住了我一个完整祥和的家庭。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老师和法轮大法对我的救度之恩。

饭后公安局长把我留下继续谈,又找来我原来的上司单位的老总(局级干部)做帮手,去洗浴中心给我包房间,找小姐。我告诉小姐:“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必须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她立刻说:“是你的老总让我来陪你的,请原谅。”道歉后就走了。我去大厅看电视,有两个保安左右看守。

那位局长洗浴后,他让我和他去按摩,我看两张床离的很近,是继续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好时机。就这样我面对面告诉他,大法师父是来度人的。江泽民绕过中央、人大自作主张,下令成立610办公室,还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个伪案漏洞百出:几分钟内拿出20个灭火器根本不可能的,是预先准备好的;刘春玲是被打死的;12岁的刘思影是活活被弄死的,因为烧伤是不能包扎的,也不准随便采访;喉管切开人是不能说话的。这场闹剧的自焚人员不是被收买的就是被骗来的,这起伪案在世界媒体曝光后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还把这高德大法定为××,在中国大陆各个角落進行灭绝人性的迫害,把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抓進看守所,判劳教、判刑,使用惨无人道的刑具,送進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使大法弟子精神失常,打死近两千人,打伤打残无计其数,等等。我向这位公安局领导讲了3个多小时,临走时,他把我的电话号码要走。

晚上8点多钟,这位公安局领导给我打来电话说:请您下楼,有人给您送点东西。我下楼见有位郭先生给我一本大书就走了。我回家打开书一看是一本珍藏本《转法轮》,金光闪闪。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正象师父所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恐怖中,这个公安局领导冒着丢官、丢饭碗、坐牢的风险给我送来了大法弟子最想得到的礼物,那是大法熔化了他的心,使他从新选择了自己的路。讲真相使我逢凶化吉,转危为安,我体会到了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你就去讲真象。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讲真相的作用真是神奇、强大。

2005年初,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敲响了恶党的丧钟。我首先做了家人、朋友、亲戚、邻居、同事的三退问题。当时我又想起了这位公安局领导,对这样的人谈三退,我感到很棘手。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教诲。我鼓足了勇气约他来我家坐坐。他来后我开门见山告诉他:“我找你来就一个目地,让你退出中共恶党,不当他的陪葬品,用笔名、小名都行,退出后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都没加思索就答应了,并给他爱人也退了,我万万没想到这事办的如此痛快,同时我也同前边提到的单位老总见面,他也爽快的答应了,退了个干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