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级官员退党记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去年底,丈夫的大学同学从遥远的省份飞越大半个中国到我市开会。打电话给丈夫,约老同学见面,时间是当天晚上八点以后,第二天就没时间了。

丈夫的同学是个厅级官员。丈夫叫我一起去见他。我马上想到,他这样匆匆而来,绝不偶然,我一定要救他。我和这位同学不是很熟,只见过一面,感觉还是个不错的人。我丈夫是个常人,虽然不反对我修炼,但是,还属于对恶党心存幻想的人,还不肯“三退”。我曾经当着丈夫的面向亲戚讲真相,他强烈反对。所以我讲真相、劝“三退”都不当着丈夫的面。我到此时还没突破丈夫这一关(当然我会继续讲真相救他)。现在,和老同学见面的时间如此短暂,他们又是老同学,我不过是个陪衬,我怎样才能支开丈夫,插进来讲话呢?

我脑子在飞快地想办法,可却没一点开窍。我忽然想到师尊讲过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是啊,我这么挖空心思的想办法,不就走了常人思维的路了吗?不就等于开了天目,还要动用常人的视神经吗?救度世人,本来是体现大法救人的神圣的事,根本不是人在做人的事。

我突然想到,当地有几位新学员,就是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做所有证实法的事情都会有师父管。特别一位新弟子,她的自行车在大街上丢了,她马上想:这车是救度众生的工具,是为大法而来的法器,是不应该丢的。她向内去掉了痛惜财物的心后,发出强大一念,请师尊加持,让自行车回来。一周后,自行车果然在原地找回来了!这就是正念呀!

我马上放下心来,不再人为地挖空心思去想什么人的办法,静下心来,请求师尊加持,让我有机会把大法的真相送达,让这位厅官同学得知真相。然后我马上准备了“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和丈夫一起到了宾馆。

一见面没说几句话,丈夫就拉他去外面上餐馆。同学一个劲的推辞,反复说他们已经吃过,吃得很饱,不能再吃了,就想和老同学说说话。可丈夫说什么也不肯,一定要到餐馆“尽地主之谊”,就硬把他拉到餐馆去了。三人一坐下,他们俩不停的说着同学之间的事,我根本插不上嘴。我发出一念,请师尊加持,一定不错过这难得的机会,同时解体他们背后干扰的邪恶因素。这时那位同学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和他一起来开会的人问他在哪儿呢?他说和同学在喝酒呢,问对方来不来,对方居然说“来!”丈夫马上说“我去接。”离开时还嘱咐我好好陪他同学聊。

机会真就这样神奇的来了!我很自然的问候起他的夫人,他说夫人身体不好正病着呢,已经开刀,是妇科肿瘤。这正是修炼前折磨我、修炼后不翼而飞的同一种病呀!我马上将我的经历告诉了他。他说不可思议。我知道他不太相信,就说“你和我丈夫老同学了,他脸上的黑斑你还记得吗?”他说“怎么不记得,我们同学都知道。”我说“这是他年轻时被灼伤留下的,几十年了,都不祛,现在好了。”他一想,“是呀,这黑斑是不见了,脸色还红红白白的,怎么好的啊?”我告诉他,“一人修炼,全家得福”。这回他终于相信了。我给了他两个护身符和一些真相资料,让他带一个给他夫人,他连连道谢,很认真的收下了。

接着我开始用《九评》的理讲中共的腐败,官场的险恶,他很有同感。我进一步讲到“藏字石”,他说他在网上看过,我便劝他退党。他说,“我们是既得利益者,这党倒了,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啊。”我说: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也很有能力,在什么制度下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地位,并不是什么党的恩赐,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他笑了,觉得我讲的不错。我说,这恶党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还打神灭佛,特别迫害法轮功,对神佛犯了滔天大罪,它一定会被天严厉惩罚的!是罪恶就一定会有清算,这是天理。不管人在自己利益的角度愿它亡或者不愿它亡,天不会依照人的意愿行事。到时它的党徒一定受牵连,你为何要把自己和这个必死的东西捆绑在一起呢?快向神表明心迹吧!

我看他还有疑虑,就告诉他我自己退了快一年了,化名退党恶党是查不到的,并没什么不好影响。最后他托我用化名退了党。

我一看时间,半个小时。我和他都纳闷起来,我丈夫去接那人,路程不远,来回十几分钟足够了,怎么半小时还不到呢?这时丈夫他们到了,说一路上这事那事就耽误到现在了。我心里明白是师尊在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