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魔难 再遭陷害

庄河大法弟子刘桂东的遭遇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刘桂东,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王屯村村民。97年因病而修炼法轮功,学法前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患有胃病、胆病、偏头痛等,犯病时一躺就几个月,根本上来说是无法操持家务的。修炼大法后,一切症状随之消失,病都好了,心情愉快,干活也不觉得累。

自99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刘桂东先后四次被绑架过,分别在庄河市看守所、大连教养院、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关押过,长达四年之久。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超时间、超体力的奴工劳动,加上伙食不好,使她在好几个月的时间里身体极度虚弱,手和眼都闹病,却死活无人问津。即使这样,每天也得含着泪、咬着牙、硬撑着干活,拣黄豆、装牙签。从大连教养院回来后,邻居们都不认得她了,头发全都变成白的了,人等于是从死人堆里拣出来的,根本无法操持家务,精神上更是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2005年9月17日下午,刘桂东从大连教养院回来不久之后,正在家里和丈夫夹杖子时,一位同修来找她去串亲戚,刘桂东就和她一起去了。四点多钟,在房屯讲真相时,被房屯村民组长房忠星举报,之后,被绑架到光明山镇派出所,当晚9点被送进庄河看守所。

第二天早上,光明山镇派出所所长朱文喜随即就带领几名警察到刘桂东家抄家。为了收集所谓证据,他们箱里箱外、柜上柜下、灶坑炕洞、草垛井下,翻了个遍,无一遗漏,朱文喜还将刘桂东家过农历新年贴的对联撕下来,和刷油漆用的小钵一起拿走,充作证据。

刘桂东被绑架时正值秋收,她的老伴一边带着6岁的外孙,天天到派出所据理要人,一边拖着病腿忙着秋收,苦不堪言。

9月23日,刘桂东老伴去监狱探望(刘桂东在庄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虽然家人多次去探望,却一次也未见到;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四个月后,才与家属见上一面)。听监狱接待人员说:与刘桂东一起被抓的人已经放回家了。得知此事后,刘桂东的老伴非常着急,无奈之下,电话预约公安局长刘富玉,寻求解决办法。

第二天见面后,谈了事情的经过,家属要求局长主持公道,释放刘桂东。当时刘局长答应三天后到看守所处理此事,然后再予以答复。此时,刘桂东的老伴才松了口气,感到事情有望,还有人主持正义与公道。不曾想,第二天去看守所探监却被告知:早上天不亮(6点多钟),法制科就来人将刘桂东提走送往马三家劳教所。刘桂东老伴听到这一消息就如晴天霹雳一般,之后领着外孙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家。

刘桂东被非法送往马三家教养一事,所有的相关机关,如地方派出所、法制科、信访科等,既不口头通知家属、又不下达书面决定书,人就被不明不白的带走了。刘桂东家属找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这不是我们的责任”。经过三番五次的追要,最终才在庄河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王得平手中拿到决定书,而此时,上诉、复议的时效已过。

当刘桂东家属拿着裁决书(裁决书上写着一些编造的虚假材料)去找相关办案人员及朱文喜查问有关虚假证据(给刘桂东无中生有的编造材料)一事时,办案人员及朱文喜竟然还反问:“你这是从哪里弄的?谁给你的?”人都被他们送进教养院了,却不敢下书面通知,由此可见造假做恶者是多么的心虚。

时值今日,刘桂东仍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她的老伴一直据理力争、到相关单位要人。由于连年的迫害,刘桂东的女儿不得已只好舍弃自己的家,回到娘家来照顾父亲及家里。刘桂东从大连教养院回来后,女儿才搬回自己家、找个工作上了班,孩子就托付给父母亲照看。刘桂东被送到马三家之后,她老伴领着小外孙到处要人,风里雨里,冰天雪地,受尽折磨。这一切的一切,派出所所长朱文喜都看在眼里,非但不予同情,还常常口出狂言,对刘桂东的老伴叫嚣到:“你再来找我,我就砸断你的腿!”“不要找我,你找局长、找法制科去,案是法制科定的。”刘桂东的老伴说:“案是派出所办的,应该找派出所。”

迄今为止,刘桂东的老伴找过光明山镇派出所所长朱文喜、庄河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王得平、信访科科长刘玉学、经保科科长刘德龙、公安局局长刘富玉、副局长刘德生等,可他们都在相互推诿,局长说:“你认为是冤案你可以去告。”再打电话不是说没时间就是说在开会,然后“啪”就挂机。法制科长王得平说:“一个是找派出所,一个是你去告。”而派出所所长则说的更是反复无常今天说给办、明天就推了,再不就是:“你别来找我,你去告吧!假案也不是我们办的,那是上边办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你告下来也不用我们顶着。”由此可见,在刘桂东一案中,他们是上下串通、沆瀣一气,昧着良心、无中生有的捏造材料、伪造证据,把一个受尽折磨、刚刚释放不久的老人再次送进那“人间地狱”。这也正是当今口口声声要对法轮功进行“帮助、教育、转化”的政府的真实写照。

对于刘桂东多次遭到的迫害,亲朋、邻居都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他们一家,或同情、或挖苦、或嘲笑,什么都有,更有些见利忘义者,甘心充当派出所的帮凶、治保主任的眼线,帮助他们监视、跟踪。刘桂东的老母亲已八十多岁了,因常年思念女儿而哭瞎了一只眼睛。眼下春忙在即,家中十余亩大田无人帮种,她老伴拖着病腿四处要人,欲哭无泪、欲恨无声,难道做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还错了吗?谁没有父母兄弟,谁没有妻子儿女?!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杀人放火、明抢暗劫、贪污受贿、吸毒嫖娼、警匪一家,一旦落网也可以减刑,可以不去坐牢,可以逍遥法外。而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他们不贪污、不受贿、不杀生,只是遵照大法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原则做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前所未有的冤屈与迫害之下,仍然竭尽自己的所能向广大的民众讲清真相。就是这样一群无私、无怨、无悔的好人,却遭到了如此不公的对待,被判刑、被劳教、被剥夺一切做人的基本权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吗?这样的社会能和谐吗?江氏集团不惜一切代价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打压,天理不容啊!

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善良的人、每一个正直的人,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吧,为自己的明天做出您的明智的选择吧!

相关人员电话:
公安局局长 刘富玉:办公电话  0411-89811690
      手机 13940805777
光明山派出所所长 朱文喜:手机 13050586257
光明山造纸厂厂长 王学平:住宅电话 0411-89256336
 (此人参与伪造假证) 手机 13500706578

附录:大连庄河市派出所所长朱文喜的犯罪事实

朱文喜,2000年任庄河市城关街道派出所(南所)所长期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

据悉,就在2000年3月至7月期间,有数名大法弟子遭致迫害,其中有三名刘姓大法弟子分别被朱文喜迫害过,一名被敲诈5千余元,另两名分别被敲诈4千余元。三人被朱文喜勒索完钱财后仍然被非法劳动教养,期限分别为:二年、二年、二年零八个月。三人在南所关押期间,有两人的家属要求探视,朱文喜还逼迫家属用一只脚踩踏大法师父的法像、污辱大法的师父。另一名大法弟子是正在家中建房,被朱文喜与一名韩姓片警以谈话的名义骗到车上。上车后逼迫该大法弟子辱骂师父。朱文喜更是用恶语污言辱骂大法的师父。最后朱文喜直接将这名大法弟子送进看守所,导致这名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期间死里逃生,从大连教养院转至臭名昭著的关山人间地狱——关山教养院,回来时已是家破人散。

2005年夏秋交替之际,朱文喜由交通警察大队副队长调任光明山镇派出所任所长。上任后朱文喜就开始收集大法弟子名单,昼夜部署、加紧迫害。八月份在庄河市三寰大街非法抓捕一名大法弟子,之后又非法抄家,在没有搜到他所需要的东西情形下,又要蛮横的强行将人绑架带走,在其家属的严词质问与指责下,朱文喜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放了。

2005年9月,朱文喜继续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甘当迫害法轮功的鹰犬,在绑架大法弟子刘桂东的一案中,颠倒是非、栽赃陷害,为了一己利、加官进爵,在非法抄家过程中,将刘桂东家农历新年贴的对子、刷油漆用的饭盆等都强行收走作为所谓的证据,致使刘桂东无辜被非法劳教两年。

朱文喜的不义之举人人尽知,刘桂东的家属对此提出质疑后,他又左右推诿,说是上级叫他干的,但又拿不出上级的明文规定。刘桂东的家属跑遍了朱文喜所提供的上级单位,可这些单位都没有承担责任,都说事情是朱文喜干的,应该由他来负责。刘桂东的家属找他要人,他今天说办,明天就推了;后天说办,大后天就不管了,耍尽了流氓无赖的嘴脸。

朱文喜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必遭天惩!

朱文喜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所有事实将继续待查,一经查明后,将分期上网披露。希望所有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来关注此事,协助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