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父亲退党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九评》推出以后,我首先就是给家人看,父亲是党员,被党文化洗脑多年,虽知共产恶党坏,平时自己也小骂骂,却又听不得对共产恶党的深刻批评,完全是站在党文化里看恶党。

我为父亲念《九评》,他听得很入神,很仔细,有的地方认同,但有的地方他听着听着就跳起来和我辩论。我有时一下控制不住自己,就和他争论起来,觉得自己讲得很有道理,父亲怎么就听不了呢,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

后来自己静心想一想,知道这触动了背后控制他的共产邪灵,他也是被蒙蔽的,还是应该本着善念说服他。这从中也暴露出了自己的争斗心,想绝对压倒对方,这正是党文化在自己身上的流毒。还有就是善和忍做的不够,一个生命被共产邪灵控制了,本来就已经很可怜了,这个时候他说的话怎么能是理智的呢?我怎么能对他过高的要求,让他一下子就认识转变过来呢?人家不认同,自己还生气,带着气恨心、争斗心,说的再有理,也没有好的效果……

想明白后,我及时调整了心态,不管他什么态度,我就是平静的读《九评》,他有异议的地方,我就是平静的讲道理,不争不斗,不气不恨。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这样做,并和母亲一起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里控制父亲的共产邪灵。我又把《九评》打印出来让他自己看,渐渐他的态度不再那么恶劣,但还是显得不以为然。

为了让他明白现在的形势,我就让他在海外网站看一些九评征文,看退党的形势,看古老的预言。一次我帮别人网上退党,他坐一边看,我感到时机已到,也没执著结果,顺嘴一说:“爸,你也退了吧,起个名就叫某某某。”他笑着说“好的!”还让我把他的退党声明读给他听,并提出一些修改。那一切那么自然,就象水到渠成,我一点也没惊讶,我明白这都是法的威力,倒是母亲愣了老半天,简直不敢相信那么顽固的人竟然同意退党了。

从这件事情中我感觉到,劝退的过程也是修炼,也是肃清自身党文化流毒的过程。如果我们的言行真正符合了修炼人的标准,我们自身的场范围内都是同化真、善、忍的,那么也可以影响到常人的态度。

另外一点,我们劝退的态度也应该是无所求的,本着慈悲,让世人了解《九评》,了解真相,这是宇宙在正法中给众生摆放位置的机会,是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行为,但也决不是求他退出,大法是有威严的,我们可以充分考虑世人的顾虑、难处,帮他们解决问题,但我们自身的基点也应该摆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