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难救度的亲人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2006年1月24日是让我感到欣慰的一天。这天,一个极倔强的生命,在师尊的慈悲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终于冲破共产邪灵的控制,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有不少人认为救度自己的亲人很难。我在救度我女儿、劝她三退这件事上,也是伤透了脑筋。从2005年开始,几乎每周的周日,我都找机会同她讲真相,可是都很难,女儿工作很忙,闲的时候又有意回避我,有时外孙女在场,还要注意女儿的言行别给小孩子的心灵带来不良影响(外孙女已经退少先队了),于是机会一个个的错过了。我深知时间不等人,单独找她谈,她总是不愿接受,不想听,有几次简直怒发冲冠,连摔带骂,这种状态让我感到很棘手。

《明慧周刊》上如何讲真相、劝“三退”的文章每次都认真看,而且讲真相之前也都发正念清理,但是效果还是不佳。有一次还没讲上两句话,女儿暴跳如雷,大吵大叫: “气死我了,要报110。”我发正念清理控制她的黑手、烂鬼。她平静下来,我走了。在救度其他亲人的时候,也遇到过不约而同的语言,不约而同的态度,就连平时认为有涵养的人也没了涵养,怎么办?

我认真学师尊关于这方面的讲法,师父说:“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2005年旧金山讲法》)我想我讲不了多,讲一句话就能炸掉操控她的邪恶因素 。就象“愚公移山”挖山不止,总有一天会彻底解体邪恶的。一天我去了她家,告诉她们:“国际教育发展组织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指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诬陷法轮大法的。”说完我就走了。

回想2005年的一件奇妙的事。我种了几棵癞瓜,后来想想不如种黄瓜。再去看癞瓜时,癞瓜变成了黄瓜,黄瓜开花是红砖颜色的,我自言自语:怎么开这种颜色的花,变成粉色的吧。第二天花儿真的开成了粉色的。为什么让我见证这些奇妙呢?我想是师父给我信心,给我力量。师父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精神都能改变物质,难道就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思想吗?

在救女儿的过程中,也有人对我说“她不愿意听你就别说了”,我说“那不行啊,那不是对她不负责任,眼睁睁的看着淘汰不管吗。”一天又有人对我说:“她不愿意听你就别说了。”我应了一句,不讲了。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日想夜想,身为大法弟子,身边的亲人都救不了,不失职吗?如果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救度一个难救度的人,那该是多大的数字啊!还是得救啊!其实人的行为是有另外空间生命控制的,那么不想听真相的生命也同样是有邪恶黑手、烂鬼的操控,那么清除它们,解体它们就特别重要。认识这点后,每次发完正念,单发一次清理操控她的邪恶因素。

又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去女儿家讲真相,刚一开口她就说:“别跟我说了,今天没做好梦,梦见你被抓了。”我想邪恶无孔不入,竟用梦境干扰她得救。我想邪恶可以用梦境干扰世人,我也可以用梦境来唤醒世人。

我开始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在亲人熟睡时,呼唤他们的名字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了,赶快退党、退团、退队,退出邪党保平安哪!退出就是选择美好的未来。并且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及身体从宏观至微观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

坚持这样做了几天之后,我悟到应该否定女儿说话的态度,这也是对邪恶控制的否定。在心中想:我讲真相是在救人要理直气壮,不要担心对方能不能愿意听,要去掉这颗心,心里想着你要好好听,不是求你而是救你!

在又一次讲真相之前,我首先对女儿强调:“这次谈话有一个要求,希望你不要打断我的话,让我把话说完,不要让我留下遗憾。”在这次讲真相中,她的态度有了一个明显的改观,虽然也说了句“淘汰就淘汰吧,我不怕”,但是她毕竟让我把话说完,她也听完。

回到家我想,这次讲的还是存在不足,《明慧周刊》上一位同修讲的好,被劝的人最后说“那我就为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退吧”。我想下次再讲的时候,我要告诉女儿退出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之后又去女儿家几次,看她忙的不亦乐乎,有时外孙女也撵我,我告诉孩子:“我是来救你妈妈,我俩说话时你要帮姥姥发正念。”我知道这都是邪恶的干扰,就近距离发正念,清理邪恶。

师父在《2005年在旧金山讲法》中回答弟子问有这么一段话:“做做看,会不会是老那样?即使真是那样,凭着你们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来,是不是?”师尊的这句话萦绕在耳边,鼓励我坚定正念,横下一条心救度难救度的亲人。

又一个机会,那天女儿下班比较早,我带上早就写好的“三退声明”和一些劝退资料,也带上凭着这颗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来的意念,在家发了二十分钟的正念之后去了她家。我刚一开口,她就说“我不听,你别说了”,我暂停片刻马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同时走到外孙女身边小声说:“帮姥姥发正念。”我回到女儿身边坐下,节选劝退资料的内容念道:“高高兴兴退党,快快乐乐过年!马上就要过年了,退了就不用我这颗心总提溜着。”

虽然她说了一句:“我就让你提溜着。”但态度很平和。我又说:“我们修炼法轮大法,说真话的。天灭中共在即,这是天象。谁也不会瞎说的,中国上下五千年,这一朝去了,下一朝又来。05年新年伊始有50名党员带头在大纪元退党,到现在已经退到七百万人,这么大数字,这就是天象,这就是天意。”她说:“跟我说这事啥用?”我说:“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而且是生死攸关。重中之重。否则,就不跟你说了。”

我又联系社会上所知的某某,说他有两条人命官司,人们都感到震惊,那么共产党杀了八千万人就不该偿命吗?是不是?它也逃不脱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条天理,人不治天治的日子到了。好人退出来就得救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救人。我又告诉她:“不论谁退出,我们都给保密。对亲朋好友也不讲的,可以使用化名。我们是修炼人,是不求世间得失的,是真正的救人。”她用平和的声音说:“我不用你救。”她女儿正在一旁写作业,听到此话急得快要哭了,这时她笑着说;“那你就给我写吧。”我说起个化名吧,并把这个化名郑重其事的写在严正声明上。那一天就是06年1月24日。我告诉她这回就有神保护你了,你就得救了。同时我在心里说:谢谢师尊,谢谢师尊帮我救了一个生命,真不容易呀!

文章写到此,我才如梦方醒,为什么亲人难救度,是我本身的正念不稳,还有和别人说过“不讲了”的话。这不给邪恶可乘之机吗?给我们救度世人增加难度吗?怪不得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不行。

层次有限,水平有限,敬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