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的路上时刻感受着师尊的呵护


【明慧网2006年3月19日】我于1997年喜得大法,至今已修炼将近八年了,在这残酷迫害的六年中,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每前行一步都溶入了师尊的巨大承受,我在以各种方式证实法、讲清真相中感受到了师尊无时无刻不在的慈悲呵护。

我的修炼不是那么太稳,就象师父说的跟头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的走过来。

2000年10月6日,我到北京证实法被抓,那时由于学法不深,抱着强大的执著,在非法拘留一个半月后被送马三家非法劳教三年。在马三家高压下被迫“转化”,多亏师尊的洪大慈悲使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当看到师父发表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篇经文,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由于师父几乎为你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我看完后眼泪就掉下来了,我暗下决心:听师尊的话,做个合格的弟子。

我白天给女儿看孩子连看书,晚上出去撒传单、贴不干胶、用粉笔写“法轮大法好”。由于学法少,常人心多,给世人讲真相时被举报。

2002年4月18日派出所所长找我弟弟说:明天让你姐上公安局去一趟。我一听,说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第二天我离开了家,到我儿子家躲几天,在儿子家我整天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

4月24日这天,我们几位同修商量到北京去打横幅。晚上坐了去北京的列车,在列车上不停的发正念,同时发了十二个小时正念,下车后一切顺利,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警车到处都是,不远一个,我们就给警车发正念,挨个给警察发正念,恶警不敢正眼看我们,只是斜眼偷看我们,我们就象没事一样。

我们几个人分开,一人一个地方,有位同修选择在毛魔头像前打横幅。我离开这位同修一段距离。当时头脑中闪出“抓住怎么办”?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谁阻挡谁是罪。这时我心里很平静,思想中没有一丝杂念,我拿出条幅,用两手一拉,举过头顶,大声喊“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表白”。这时游客很多,就看有一女人指向我,我把条幅往兜里一装走了,非常顺利。

我们在事先商量打完横幅后到车站聚齐,我刚到车站就看到同修来了,就缺一个,她被抓了,我们几个找找原因,差在哪儿?据旁边的同修说,她没有发好正念,跟常人说话,可见发正念是多么的重要。

2004年9月22日上午十点多钟,我正在家看四岁小外孙女,片警齐××和街道王××突然闯進我家,進屋就翻,抄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及真相材料,把我家洗劫一空,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随后他们就绑架我。我说我不去,他们把我从里屋拖到外屋,四个人把我抬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迫害我。”他们抬出不远就抬不动了,把我扔在地上,歇了十多分钟,把我抬上警车,戴上手铐,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到公安局,他们给我写了不少材料,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每天背《洪吟》和《论语》、发正念。

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还有好多众生没救度呢。我得找找自己为什么迫害我?是因为自己有漏才被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自己根本执著未放,不注意安全,有干事心、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等等好多不好的心,才给大法带来重大损失。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第四天我出现病态,他们第五天放我回家了。

随着正法洪势的向前推進,大家都在讲九评劝三退,让世人摆脱共产邪灵控制,有美好的未来。开始我先给亲人、朋友、同学讲,现在碰上熟人我就找机会讲,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