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在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2006年2月27日】

一、摔了跟头 才懂得用法对照自己 归正自己

师尊在多次讲法中强调多学法,学好法。平日里,我似乎也“重视”了学法,但这种重视仅仅浮于表面,片面的追求学法的数量和速度,没有真正入心去学,更没有在学法中找自己,平日也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就自以为跟上了正法進程,但是在实际修炼中却忽视了修自己。自身一大堆的执著,名利情,还有争斗心,欢喜心,求安逸的心等等。就这样,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一年。

刚开始的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认为自己的状态不错,师父嘱咐的三件事一直做,没有偏离法,但是毕竟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明白自己一定是有漏了,但是最初没有找到漏在哪里。好在先前学法时也有选择的背了一些法,如《洪吟》和师父的一些短经文。在那难挨的日子里,我就是靠着背法和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走了过来。那时起,我才切身体会到了学法对于我们有多重要,尤其在那样邪恶的环境里,一个大法弟子一旦看不到法,心中没有了法,那会有多可怕。同时,我真正认识到先前学法只是流于形式,没有扎扎实实修自己,因而才导致自己摔了这么大的跟头。

進劳教所最初的一个月里,恶警和一帮邪悟者,用尽各种手段对我進行所谓“转化”。我听而不闻,那时脑海中总能反映出师父的法,后来邪恶对我无能为力,,就利用家人的“情”把我拽了下来。当我在那张纸上那么不情愿的签上我的名字时,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晚上躺在床上我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明明白白的犯罪呢?我哭了!这时脑海中想起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中的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我反复背着这段法,我又问自己:你还是大法弟子吗?大法弟子应该坚定的维护法,正一切不正的,你呢?却顺水推舟的被邪恶利用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我恨自己不争气,同时也清醒认识到自己留下的污点必须由自己明明白白的擦掉。后来我向大队递上了自己的“严正声明”。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头脑中始终记着师尊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每天早晨醒来,睁开眼睛就背法,白天随时随地背,晚上睡觉前也背。就这样,在邪恶的环境里,背法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份,无论邪恶多么疯狂,环境多么险恶,因为我心中有法,在那里,我真的有一种超然的感觉。我始终记得师尊的话:“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作为弟子我没有理由不听师尊的话,我逐步的拒绝配合邪恶,拒绝上大课,拒绝参加所谓的所规所纪考试,拒绝写思想汇报,抗加班,最后抗工。在这个过程中,当然要面对邪恶的恐吓和淫威,恶警一次次的威胁我和我的家人,用他们的话说,凭我的表现,永远也回不了家,我会不停的被加期,甚至上刑。

他们还企图用“情”拽我,不断的让家人来看我,劝我,母亲、丈夫、妹妹为此大哭,他们怕我回不了家,一次次的求我。但是我坚信我对邪恶否定的越多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就会越少,我蔑视邪恶,邪恶就不敢碰我。我心中牢记师父的话,师尊的法给了我正念,给了我勇气。就这样,一次次看似来势汹汹的所谓关难,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都一一化解了。

二、只要有一颗纯正的心,师尊就会帮我

从劳教所出来后,来自家庭的干扰和阻力,使我有好长一段时间处在消沉和迷茫的状态中。本来家人通过自己过去讲真相已经知道大法好,可是自从我被邪恶迫害后,他们听了邪恶的宣传,认为我哪怕表面附和一点,心中信也不会如此,他们怨我不“明智”。同时对大法开始了抵触。为此我痛心,为家人也为自己。我明白家人是受了邪恶的毒害才会产生这些变异的想法,同时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修好,对家人讲真相不到位,越是这样越要去讲。开始我带着很重的情去和他们讲,语气虽然也平和,但是一听到他们说些不敬大法的话我就情绪激动起来,不免和他们发生辩论,甚至争吵,这样不但没唤醒他们,反而导致他们对我的“严管”,致使我正常的与同修交往和证实法都受到很大的干扰。

通过与同修在法中切磋,我明白靠着常人的情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被常人带动。师尊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作为大法弟子要修掉的是人的情,要修出的是慈悲。我知道慈悲是修出来的,尽管我现有的境界还没修出那大的慈悲,可是我也要尽力去修自己。师尊说:“有人说不好,你用常人的办法跟他去辩论、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会越使矛盾激化。我们就自己表现得好,慈悲对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争、去辩论,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会被感化,他自然就会说你好。”(《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法理上清晰了,就尽力去做好。在与家人的相处中,我尽量多理解对方,多为对方考虑,虽然不能时时把握好自己,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做好,让家人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纯正和善。就这样在以后逐步的与家人讲真相中家人渐渐的越来越能听進去了,也越来越清醒了。丈夫在我从劳教所出来后对我约法三章,不准出去发真相材料,不准与大法弟子来往,不准往家领同修。随着对他讲真相的深入,他变化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善解人意。同修来家里不但不反感,还热情招待。一位同修被迫害流离失所,我与他商量让她暂时住到我家,他满口答应。过去我一拿真相材料让他看,他总推托不看,从《九评共产党》问世不久,我就拿来给他看,他连夜看完,连声说好。退党大潮刚来,我动员他退,他毫不犹豫的退出了邪恶组织。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曾随同我出来发真相传单,她本来对大法就支持,这回也坚决退了队。与此同时在我和父亲(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母亲、妹妹、妹夫、弟弟、弟妹、外甥女、侄女、全家14口人都退出了邪恶组织。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愈加认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特别是师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发表后,我更加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世人的责任和使命,同时又感到自己所做的与肩负的使命相比,实在是差之千里。我问自己,怎么做才能不辜负正法中赋予我的责任呢?我萌生了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想法,可是手中缺少资金,自己又不懂电脑,我暗下决心,我要想法学会电脑,再想办法筹钱,反正这件事一定要做。就这样一想,几天后一位协调人来找我,她先委婉的问我最近做些什么?以后想怎么做?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她笑了,说我们想到一块了。几天后同修把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送到我手中,同时还安排一位刚刚学会操作的同修和我一起做。其实再这之前我心里真的想到了这位同修,她被迫害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我一直想接纳她和我在一起,但是却好长时间没有她的音信,我笑了,此时此刻我又一次感受到师尊洪大的慈悲。我只是有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师尊看到了,就给了我这一切。我真的没有理由不去做好。这时我又发了一愿:我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做这一切,不但把操作掌握好,同时在资金运作上也不依靠别人资助。很快我就学会了上网、下载、编辑资料和打印。这期间丈夫为我出钱开了一个小店,平日里没有顾客我就和同修在小店里学法发正念,做资料,来顾客了我们热情相待,并且与之讲真相讲九评讲三退。小店生意出奇的好,仅用短时间,我就攒够了钱,有了自己的电脑和打印机,原来的电脑和打印机又有了新的主人,继续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

通过这一系列事实,我愈加认识到,修炼真的就是修自己的一颗心呀!自己的心放好了,做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真的一切都会帮我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