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的关爱下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2006年3月2日】1999年7月20日,突然在电视上看到“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并且在接下来的相当长的时间中,恶党不法人员不断地通过各种媒体铺天盖地地宣传诬蔑。99年7月20日是我第一次听说有法轮功。

我接触宗教是从1990年14岁那年,与同班同学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传耶稣福音的老太太,给我们一人一张复写纸的手抄小纸条,上面是一些基督教最常用的赞美和祷告。几个月后我找到一个教堂,从此开始接触信仰。1994年遇到一个天主教的传教士,给我指点了神学、人类学和哲学,我用了6年的时间来提升神学和哲学水平。

时间回到1999年,我24岁,那时候我正经历着人生的巨变,女友分手、合伙人出卖、企业倒闭、担保赔偿、债台高筑、至亲亡故、失业、酗酒、通宵玩乐、骂天骂地、离家出走,都是在几个月内发生的。最后在几乎崩溃边缘的时候,一天凌晨3点,突然茅塞顿开,领悟了“罪”与“爱”,感谢赞美天主后,就是禁欲和苦行,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从新建立了自己的人性。对于媒体批判法轮功,我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关注,也没有注意到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从媒体渐渐升级批判中获取的信息多了以后,我开始思考这几个问题:

1. 证据真的还是假的?

很久以前就有人和我说报纸要反过来看,除了日期没有真的。因此媒体对法轮功的描述和列举的证据的真实性是受到了严重的怀疑。在铺天盖地谩骂的批判中,官方的证据有太多的自相矛盾、无知和粗鲁。特别是几乎所有的批判都是话外音文革式语言的逻辑陷阱,似乎只有心甘情愿相信他们的人才不会去怀疑。而且任何证据均没有经过任何一个公正公立的机构,也没有通过任何一个法院,仅仅是新闻机构就進行了“宣判”。这种法官和原告是同一个人的“审判”是决没有公证性可言的。如果刘少奇能够被斗成“工贼、叛徒”,那么他们什么证据伪造不出来呢。

2. 法轮功作为一种信仰是好的还是坏的?

如果无神论批判一个信仰,那这个信仰有可能是好的。如果共产党批判一个信仰,那这个信仰很有可能是好的,因为真正的信仰对共产邪说都是持普遍的反对态度。再仔细看批评的内容,就不难发现,共产党认定了一些“不好”的观点,而这些观点是所有正统信仰普遍信奉的,因此共产党的批评不是存在于信仰本身,而是存在于对所有信仰的对立面。那法轮功极有可能是好的。

3. 迫害是否使用了暴力?

如果迫害是针对法轮功的领导者或者骨干人员,那有可能造成树倒猢狲散的结果,大面积的暴力是不需要的。如果是大面积地使用暴力,则就说明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普遍的抗争。虽然那时候我24岁没有看到太多的暴力,我也能知道中共是用恐怖威慑来统治的,如果有一群人敢于冒着被屠杀的生命危险来捍卫自己的信仰,那真的是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了。因为基督徒血与泪的历史就是在相当暴虐的抗争中从坚定的信仰中走过来的,我对基督信仰中信徒与基督一起背负“十字架”的含义是有比较深刻的理解。

4. 李洪志先生本人的情况如何?

将这么多的人带入一场和共产党的对立中,如果不能为这些人负责后果是相当可怕的。耶稣当年要被钉上前在依诗玛尼园祷告,此后他背负了人的罪。如果没有完全的奉献和超越人类全部罪的能力,没有人能够这样作出牺牲。所以李洪志先生有没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这些法轮功学员很理性的,在中国这个信仰沙漠中,在300万军警特务面前敢于捍卫自己的信仰。

我开始关注法轮功,阅读收到的法轮功电子邮件,下载《转法轮》并阅读了第一讲,奇怪的是只发现这是一本气功书,讲了一些佛家的道理。由于我的天主教信仰对气功和佛教的排斥,我没有太用心去研究。不过在表面上已经能够看出来《转法轮》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相反是很“温和与善良”的。

我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并开始了深入的了解。一开始的了解主要是想回答我对迫害目地和手段的问题,后来就转到关于法轮功的“教义”上,发现法轮功的理论还是很独到的,虽然有些玄,不过总体是包容和平静的。我有了進一步了解法轮功的愿望……

2000年9月,正是悉尼奥运会期间,我来到了北京,在那位法轮功学员的安排下,我住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并且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在基督信仰中,耶稣教诲门徒该如何去做,哪些不能做,而把善的原因归结与天主的爱,把恶的原因归结于人的罪。所以在“为什么”上阐述得很少,西方就有了神学的“不可知论”并将这些归为“不可言说”的范畴。在天主的爱面前,把所有关于“为什么”的问题都交给天主。因此10年的基督信仰的经历我也堆积了很多“为什么”需要寻找答案。

这次看《转法轮》就与之前我下载后看的效果完全不一样。我看得非常慢,光是第一讲就让我感到了震撼,一下子就回答了我太多的问题,以至于我的思维都跟不上我的阅读。读完一讲就觉得大量的信息在头脑里碰撞,有一种叱咤风云的感觉。那位学员看我读书这样慢还有点着急,我说已经太快了,一天读两讲我觉得太多了,消化不了。

在读《转法轮》的时候,看到很多被媒体拿来作为法轮功不利的证据的片断,我一边读一边就理解了恶党不法人员为什么迫害的时候要把书都烧掉毁掉,因为太容易看出媒体断章取义的胡编乱造了。其实有正常理解能力的人都会发现《转法轮》不可能让人起任何伤害别人的念头,也不会因为学了法轮功宁可病死不去医院,相反提到了医院治病的作用。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明显的迫害谎言这么多人就不去了解一下,哪怕对自己负责也应该这样做。

当看到“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转法轮》)”。我心里说:“我能啊。”

当看到“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转法轮》)”,我心里说:“能度的话那就度我吧,我愿意。”

当看到“别人又问:现在的人什么不要?他说:地上的石头踢来踢去没人要,那我就捡那石头。(《转法轮》)”的时候,我突然按捺不住,放声大哭。我觉得我就象那块在地上的石头,终于被拣了起来。我顿时明白了什么叫做“真善忍”,不求名利的无私真、慈悲众生的舍己善和持之以恒的坚定忍,这就是耶稣精神的全部,信、望、爱都被包含在里面了。我强忍着泪水和感慨看完了《转法轮》并决定修炼法轮功。

这是我到北京的第9天,我把最后几页《转法轮》看完的时候。我觉得很累,身体也不是很自然,有点紧绷绷的,我就爬在床上看。忽然觉得肠胃“不舒服”,挺凉的竹席子,为什么整个肚子都感觉挺凉的,就是在肚脐下有个10多公分直径的区域不觉得凉,好象还有什么东西垫在肚子上,我还以为我趴在一张光盘上呢,用手摸了好几次,又看了好几次,按按肚子什么也没有,我开始不安起来。那位学员来了以后,我说了我肚子有个盘子,我被很轻松地告知:“很好啊,你有个法轮了,多看书吧,师父管你了。”

对于信天主教的信徒来说这个在10天之内的转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经历过从普世的基督教走向严谨出世的天主教,并且在经历了一连串人生巨大打击以后用信念的力量重新认识天主的爱。面对法轮功我如何做呢?经过认真的思考,我这样做出了决定:

我在基督信仰中走过了10年的历程,这10年我将荣耀赞美归于天主,并感谢天主、耶稣、圣母这10年来对我的眷顾。法轮大法是博大精深的佛法,使我从本质上理解了基督信仰中普遍认为“不可知”的天主的爱。因此我视作在天主的关爱下,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