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痛无声 拷问良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今天明慧网上刊登了证人关于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割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的更多证词。证人的前夫是一位外科医生,是集中营活体摘除器官的主刀医生之一,主要从事眼角膜摘除。法轮功学员被活体割取肝、肾、眼角膜等器官之后,被扔进由锅炉房改建的焚尸炉内焚尸灭迹。苏家屯集中营的操作从2001年就已开始,2002年达到高峰。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该地,迄今无人生还。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使证人前夫心灵备受煎熬,证人也因此而离婚。回忆此事,证人仍情绪激动,不能自已。

躺在手术台上的法轮功学员被割取器官时,已没有能力以惨叫表达他们悲惨至极的痛,可是这无声的痛却使主刀医生的良知备受拷问。这一罪恶五年前就已发生,可是罹难的法轮功学员的痛对外界来讲却一直无声无息,直到如今才被我们知晓,同时也在拷问我们的良知。

对此事表示怀疑的人应该检视自己的良知。中共历来的罪恶难道还少吗?这个邪恶的政权至少造成八千万中国人的死亡,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更是明目张胆的虐杀。恶党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无所不用其极,陈子秀被虐杀、高蓉蓉被毁容,大量的这类惨案在明慧网和其它网站上被报道。中共还要制造多少罪恶才能使你不再对中共抱有幻想?

当证人冒着巨大的风险把消息披露出来后,我们应该做的是立即呼吁国际社会的调查和制止,挽救仍面临危险的无辜的生命。西方社会中有BURDEN OF PROOF的问题,也就是谁负有举出证据的责任。以中共的罪恶累累和竭力掩盖封锁事实,指控中共的媒体或个人不负有任何道义上或法律上的举证责任。把举证责任强加到指控方是故作理性者的智力和道德上的昏昧,客观上是为中共暴政开脱罪责,助中共残害民众。

对此事麻木不仁者应该检视自己的良知。中国人在中共的统治下,耳闻目睹了太多的不义和暴戾。中共的流氓暴政又使很多人感到无可奈何,进而随波逐流,趋利避害。在如今的中国,由于中共多年对人心的毒化,凶残的事情已很难激发人们的义愤,痛苦的遭遇已很难令人产生同情,反而让苟活者沾沾自喜于自己暂且的安稳。可是不要忘了,对一个人的不公正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正。暴政今天施虐于他人,明天就会逞凶于你自己和你的至爱亲朋。今天你对别人的遭遇麻木不仁,明天别人对你的痛苦也会视而不见。

证人说,眼角膜活体摘除大都是两头——老人和小孩。这些年老人和孩子,难道不是我们的老人和孩子吗?人溺己溺,人痛我痛。苏醒我们的良知吧,发出我们的声音吧,为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尽自己的一份力吧,为了因信仰而遭难的人,也为了我们所有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