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内得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3月24日】大家叫他老赵,原电子厂工人。因在常人社会大染缸中误入歧途,染上了偷盗的恶习。据他回忆:1995年某日,他和家人一起逛街时看到一大群法轮功学员在炼功点集体炼功。当时他就很想过去学,却被同行的妻子拉住了,因而错过了当时得法的机会。过后没有多长时间,他因为盗窃了价值3万多元的财物被关進了看守所。每当他谈到此事时都是满脸的懊悔和遗憾:要是当时能得法多好啊,也就没有以后的事了。

幸运的是,1997年他的母亲得法了。母亲把大法的书籍和炼功图解送進了看守所,让他自学,然后利用会见时候给他纠正动作。老赵得法如获至宝,非常珍惜,在牢房里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很快就学会了五套功法,而且心性也提高上来了,知道不能象过去那样稀里糊涂活了。没过多久,法院判决下来了,老赵被判了无期徒刑。随后被送到位于四川省南充市城郊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川中监狱。

老赵在监狱里一直坚持学法修炼,向监狱里的犯人洪法,同时监狱关押的还有几个重刑犯人也走上修炼道路。1999年7•20以后,由于监狱里的犯人告密,监狱警察强行收缴了老赵的大法书籍和资料。警察问他:还炼不炼?老赵毫不犹豫的回答:炼!气急败坏的恶警把老赵关進了禁闭室,折磨了20多天,见仍不能改变老赵的信仰,只得把他放了出来。他年迈的母亲,担心他承受不住魔难而放弃修炼,经常奔波数百里到监狱看望他,鼓励他,送给他师父的新经文,讲述外面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故事。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母亲说:“你千万不要放弃大法。我会为你修大法感到骄傲和自豪”。

2001年,邪党一手编造的“天安门自焚谎言”,通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放出来的当晚和第二天,老赵就堂堂正正的向其他犯人指出这场丑剧的各种破绽。这引起了恶警的极大恐慌。赶忙把老赵再次关進了禁闭室。残忍的把他的手脚呈“大”字铐在“死刑床”上,一连20多天大便不出来,难受极了,老赵挺过来了。恶警们没有办法,只得把他放了出来。并报告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2001年4月,老赵被转移到四川省德阳监狱。这里是四川省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当时邪恶正在進行所谓的“强制转化”,他丝毫不为所动。恶警们就把他和几个坚定不移的大法弟子关進了最邪恶的五监区進行折磨:在烈日下长时间曝晒,长时间罚站“金鸡独立”,棍棒、拳脚殴打。恶警李卫东威吓他说:“老赵,你只要坚持修炼不‘转化’,就一辈子是个无期,永远都不会改判。”老赵说:“无期就无期,我还是要炼!”本来按中国现行法律规定,无期徒刑犯人入狱两年内无犯罪活动,就改为18~20年有期徒刑。可老赵入监已经四、五年了,因为不放弃大法修炼,一直没有给他改判。

邪恶的图谋又一次失败后,害怕他的坚定带动那些已经向邪恶妥协的人,就又把他转到了四监区,那里的环境相对而言较宽松些。

2002年6月,各地的恶人到北京开会后,又开始了新一轮迫害。老赵又一次被转到了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二监区八监队。这里恶人禁止家人会见,禁止任何消息的传递。在这里,我再次与他相见,发现他比以前更成熟。监狱里的伙食那么差,成天出操日晒雨淋、体罚折磨,可是他的脸庞白里透红,皮肤变的细嫩。他总是处处考虑别人,帮助同修,鼓励同修坚修大法心不动,抵制迫害、抵制邪悟者的胡言乱语。

几年来,他不但要承受邪恶的警察、罪犯的迫害与折磨,还遭到邪悟者的围攻,可是他从来就没有动摇过对大法的信仰,没有在修炼的道路上给自己留下污点。恶人企图利用他在得法前所犯的罪行去挖苦、打击他、羞辱他,可是他理直气壮驳斥恶人:我就是因为没有修炼法轮功才犯罪的,要是早点修炼,哪会走上那条路?我今天修炼大法了,真正要做一个好人了,你们不让我做。那我以前当坏人干坏事时,你们为什么不帮助我?!老赵得法修炼几年了,在大法弟子遭到邪恶疯狂迫害巨难时坚信大法,以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

在我2002年离开德阳监狱时,老赵托我转告他母亲,叫她放心。可我出狱仅两个月,又被邪恶打断了腿关進了另一个监狱,直到最近才出狱。我把老赵的事写出来,告慰她的母亲,也让世人知道。大法才能使人心向善,恶人永远改变不了大法弟子的信念。也祝老赵一路走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