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正念的威力是巨大的

【明慧网2006年3月24日】最近看了明慧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特别是看到同修们发挥整体的力量。用正念成功的营救出狱中同修时,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同修信师信法的结果。我悟到:我们也具备排除和化解魔难的能力。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我悟到:只要我们不断精進、学法,重视师父给我们添的正念,你会有正念升华的感悟,那么在魔难来临前,你发出的强有力的正念,就能化解一切。我今天能悟到这一切,是经历了一次次魔难之后,才慢慢悟到的。

在2004年亚太足球峰会来临前,邪恶疯狂抓捕大法弟子,自己有做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2004年7月的一天,在买菜的途中被绑架到洗脑班。自己没有了正念,被情带动,又想早点“回家”,主动配合邪恶,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出卖了同修,做了很多违背自己心愿的事,被非法关押45天。对自己在洗脑班所做的一切感到羞愧,回来后,自己一边调整好心态,一边加强学法,感到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泪水是洗不掉污点的,必须用行动弥补自己的罪过。于是我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和另一同修在家被邪恶绑架的经历,还有一些大法真相一同寄往政法委、法院、检察院,目地是揭露邪恶,讲清真相。

刚回家后,一度泡在情中不能自拔,最终导致婚变。离异后在一个朋友家住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又将自己和同修被迫害的经历写出在本社区张贴,这样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通过不断学法,我悟到:不能无故接受别人的恩惠。我自己租了房子,还买了设备开始做真相资料。由于做事心切,没有注意安全,资料点被暴露。同修们十分着急,接二连三的打来电话,叫我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还有同修把我叫出去,叫我赶快收拾一下离开。同修的话当时动了我的心,回去后,我冷静下来,心里很踏实,不怕也不慌。我在心里告诉师父:我哪也不去,我要背法,我要做我该做的事。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邪恶在师父面前算什么?你不就是我师父反过来利用一下,你没资格害我,你要迫害我,我就要销毁你。我正念加强和许多同修的帮助,更有师父的呵护,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当晚8点多钟,我到住房处去观察,发现附近有几辆可疑的车,但我心里一点也不怕,回去将大灯关了,开一个小灯学法,到12点发完正念就睡觉。第二天9点多钟,我出门一看,什么都没有。

后来,我出门就有人和车跟踪,发很长时间的正念好象作用不大,我就搬到父母家中。那时我和常人接触,当时有一位以前的同学,我给她讲真相后,非常同情我,支持我,还帮我在外面印资料,包括《九评共产党》这本书,那时她帮我做了很多事。我从心里感谢她。在那段时间,我做了两次相似的梦,梦见自己又被邪恶抓了,而且自己表现的没有正念。我在学法的同时,加强发正念。慢慢的我悟到:我是助师正法的弟子,我做的不好有师父管,邪恶不配迫害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包括旧势力本身。每次发正念时,我就加上一念:我是主佛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被任何一个邪恶带走;邪恶想迫害我,我就立即解体它,恶警、恶人立即遭报。在发正念时,天目看到师父给弟子化解几次大难。有两次恶警到我家附近蹲坑,被我发现后,我一边加紧学法,一边加紧发正念,结果还是师父的呵护,又一次给我化解了魔难。

2005年8、9月,我的脚背上长了一个包,开始比较软,我就用正念清除,不见效。慢慢的变硬了,而且长大了。我还真担心,怕它继续长,所以不敢怠慢,每小时发正念,嘴里还时常念:法轮大法好!还是见效不大。这时脑子里还时常出现邪恶的干扰说:越来越大,到医院去吧。我一边清除邪恶的干扰,一边向内找,三件事(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没有落下,怎么不见效呢?

我放下所有的事,静下心来加强学法,慢慢我悟到,邪恶是在利用我的肉身迫害、破坏。我如果表面物质修的好,常人会说:法轮功好;如果修的不好或出现病业现象,就会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所以我悟到:我的肉身是来证实法的,决不能被任何一个邪恶利用。我加强发正念,彻底铲除所有利用我的肉身迫害法的一切共党邪灵、黑手、烂鬼及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部解体。这一念见效很快,后来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如果有类似的同修,我想不妨试一试,因为我们的目地是对法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