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一点经历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我是97年得法的老弟子,虽然已经修炼九年了,可是从未向明慧网投上一字半语。修炼中的很多体会,也只是与当地同修交流。《明慧周刊》中同修写的文章,我一得到了就如饥似渴的读起来,经常看到晚上一、二点钟,受益很多。今天突然想到:我只爱读同修写的文章,自己修炼这么多年,有那么多的心得体会,为什么不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呢?是不是潜意识中有私心在作怪呢?而且大法弟子今天所走的路是留给后人参照的,自己不把修炼的体会写出来,为别人着想了吗?同时,写出自己修炼路上的经历,不也是在证实大法吗?

大法赐予我们的太多太多:是大法使不健全的人变成了好人、更高尚的人,是大法使我们从迷茫到清醒,是大法拯救了无数即将被淘汰的生命……

同修们,提起笔来,哪怕是几句话,都是有力的证实了大法,清除了邪恶,净化了自己!

记得在2001年夏末,我同一位大法弟子回娘家发资料,天黑出发,发完资料刚好是早上五点钟发正念的时间,我俩就坐在河滩上发正念,我看见一支毛笔从我的中指飞出,当时我以为是除魔的法器,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点悟我将这次发真相资料的经过写出来,我却一直没有写。我一定排除各种干扰将那次经历写出来。

2001年3月8日,恶警怕我再次進京,强行将我从菜地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出来后,各种压力导致我怕心很重,但是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决心却谁也改变不了。

我娘家附近两个镇没有大法弟子,我想那里的众生需要我去救度,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成全了我。我邀请了一位同修,背了一大包资料回家。晚上在姐姐家吃了晚饭,姐姐送了一把手电筒,八点钟我们就出发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怕的头晕眼花,偶尔放一、二份资料,心就“怦怦”的乱跳,于是就停下来,坐在路边发正念,虽然怕,但正念不停。等走完了几个村庄后,我的心就平静下来了,怕心在不知不觉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记得在发放中途,到了一个镇上,看见到处都是灯光,开始因我有怕心,我想电灯要是全熄了多好啊!不到两分钟,灯真的全熄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们,我俩就将真相资料发到了镇政府办公室、法院、派出所、供电局等许多地方。发着发着不知什么时候,我俩走散了,担心同修人生地不熟,我就坐在之前告诉她我们要走的方向的路边等她,可能因为发资料时弄醒了一位小店老板,他用手电筒照在我的脸上,我正眼的望着他并不停的念正法口诀,不到一分钟他就回屋了。

一会儿同修就来了,我俩就继续往前发。在走的过程中,一只乌鸦叫着在我们头顶上飞来飞去,好象要咬我们一样。但我俩信心更加坚定:一定要灭掉阻挡我们救度世人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乌鸦叫了一会儿就不见了。当我们又走到一个村庄时,邪恶的干扰又来了,这个村里的狗子又高又大又凶,我们在前面走,它们在后面追,而且叫声特别响。此时,我的怕心已经全没有了,正念特别强,我随即将手中的伞一指,对着狗子说:“还敢咬我们?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我并不是打狗子,但狗子撒腿就逃跑了。

由于当晚我们发的资料比较多、范围广,气的恶警们第二天象发了疯一样,骑着摩托车到处打听发放资料的人,并拿三千元钱要奖励给举报的人,其实当地有一位小卖部的老板知道是我们,因为他认识我,我们因手电筒没有电到过他的店买过电池,忽略了安全因素。但是那位好心人没有举报我们,其实许多世人都明白:法轮大法好!保护大法弟子的人会一生平安得福报。

回想当时的经历,更加证实了师父所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在这次发真相过程中,也同时给了世人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在当时那种邪恶的压力中,我姐姐、姐夫也坚定了正念,认定了宁愿被打、被抓都不会承认是我俩做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他们现在也极其幸运的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另外我们全家五口人,有三个学大法,二个女儿虽然还没有正式修炼,但是非常相信大法好,也知道维护大法,同时也知道按“真、善、忍”做好人。全家人的表现真正体现出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同时更增添了我们救度世人的信心。

以上只是我修炼路上的一点点,就足以看出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对世人的慈悲救度!作为大法弟子,我无法用“感谢”二字,只有坚定正念,清醒、理智的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完最后修炼的路,以报师恩!

因为水平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