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6年3月29日】师父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几年经历的事实在太多了,我终于从胆小怕事到能给众多的人讲真相了,真是判若两人。这巨大的变化,无疑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大法威力的展现。回忆这段历程,使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越来越坚定。

2003年4月份,正在家干活,派出所的四、五个人进屋搜查,搜出了喷漆用的底版,问是从哪儿来的?我说是一个不知道名的同修给的。他们把我从屋里拽出来拖到车上,拉到派出所。他们邪恶的骂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又要用手铐铐我,我对他们说:“去铐坏人吧!”他们就没铐,我一直发正念,中午就放回家了。

2003年11月份的一天早晨6点左右,五、六个自称常村乡政府的人闯入我家,说是要办所谓的“学习班”,让我去参加。我知道邪恶在骗人。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态。我要走到哪儿就把真相讲到哪儿。我跟他们上了车,来到乡政府。接着又来了一辆车,下来一名同修,身上都是土。我问她咋回事?她说:清早正在给小孩穿衣服,乡里的几个人不由分说拽着我的头发拖在地上上了车,拖了一身土。进了屋,有人问法轮功是咋炼的?我就讲大法的美好与盘腿打坐的姿势。此时一恶人过来气急败坏的说:“把她拖下来打她!”我被关进一个很脏很臭的屋子里。半小时后送到百泉洗脑班。

洗脑班里已非法关押了几个同修。一个管教把我叫出来说:“你又来了,真是顽固不化。”还有一个自称大学毕业的人说:多少功你不能炼,为什么非炼这个功?”我说:“这个功好,我就炼这个功。”他重复我的话说,你就炼这个功。“我就炼这个,因为这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他说,你这是和政府做对。我说:“我又不偷不抢,咋和政府做对了?你可能没见过“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标语,是江泽民错了。”他一听一瞪眼,指着我说:“枪毙你。”我说:“枪毙的不是我,你说了不算。”他们还接连不断放攻击大法的光盘,用各种手段欺骗和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正念。同修们一边互相鼓励,集体背法,发正念,绝食抗议,一边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并良言相劝,展现大法的美好,展现大法弟子的良好风貌,使其中许多人转变了对大法的不好的看法,同修抓住机会把攻击大法的光盘扔了。

有一同修悟到我们该闯出去做我们该做的事。于是大清早,管教还在睡,我们便喊醒他说我们要上厕所,恶警骂骂咧咧的终于同意了。以往上厕所他们总是跟着,这一次开门后他们又躺下睡了。我们俩便通过厕所矮墙,又攀到高墙上,骑着墙往前有尺把远,到了临街的墙上跳下来。同修想到“真疯”里老太太,两米多高的墙,一翻就过去了。她落到地上就跑。我想的是有师在有法在,放下生死就能顺利下来。落到地上,坐到那儿,往上一看三米多高的墙,六天时间几乎没吃没喝,在常人看来简直不可想象。我俩一起跑上了山。听到山下警笛在鸣叫,巡警车又巡山。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躲过了邪恶的追捕。

此时家中的同修鼓励同修家属向邪恶要人。就这样洗脑班没办到底就解体了。

2004年11月份的一天晚上10点左右,听到有人敲门,我从屋里出来,看到有一个人正从我家院里往墙外跳,一看就知道是乡政府的。我说:“你们政府的人当起土匪来了,不吭气就进家。让我开大门,不开!”我进到屋里,他又跳进院子里去开大门。门是保险锁,他咋进来就咋出去。他们连人带车停在门外一夜没走。第二天早上十来点钟,又喊:“开门!”。我站到墙上给他们讲真相。做了一个手势,说:“头掉了也不会说不炼的。”他们瞪着眼好象很害怕,无可奈何的走了。

12月份的又一个晚上,我和同修去贴标语,正贴时,派出所的车子到了跟前,就把我们拉到了派出所。我们把身上的传单拿出来给他们看,讲真相。其中一年轻人说,你再说跺你们。我们没被邪恶镇住,更加正念坚定的讲真相、发正念。邪恶退缩了。后来他们就把我们铐在一张连椅上。同修说天很冷,我说:“把冷闭塞掉。”她马上明白过来了。我们背法、发正念,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感觉全身热呼呼的。

第二天,县公安局派人来问我一些事。我不签字,不按手印,不配合他们。他们又坐车去家搜,什么也没搜到。在回来的路上,我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两小时后,他们送我们回家了。

2005年3月9日清晨,邪恶谎称叫我到派出所推我的自行车为由骗我开了门,接着把我拖到车上。到派出所一警察说他们昨晚打麻将的事,我说:“你这是执法犯法。”那人红着脸出去了。另一个人硬拿着手铐把我铐上,要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们没照成。到公安局让签名,我不签,又要把我送劳教所。我想:请师父加持别让他们得逞,让他们迷路,结果就走过了劳教所好远。返回时正值中午,街上吃饭的人多,我对人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人们回答说:“好!好!”到了劳教所先去检查身体。我说:“炼功前有好几样病,现在都好了。”量血压时我想:“我不能在这儿,我还得回去救度众生呢,不能让邪恶迫害。结果一量高压在210以上。我回头对送我的公安的人说:“今天都是你们把我迫害成这样的。回去小孩、家人不依你们。”邪恶被镇住了,他们脸都红了,没啥说的了。医生说你停一会儿,心态稳定了再给你量。过了一会儿,再量还是这么高。劳教所不收,他这一帮人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我送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