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修炼、证实大法和协调

参加天国乐团和交响乐队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6年3月29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我今天很荣幸在此与大家交流我的心得体会。

我叫Genevieve Long,来自纽约市,在此之前我住在华盛顿州。15个月前,即曼哈顿项目高潮时我搬到纽约做报纸。同时我在位于曼哈顿麦迪逊大道的移民律师事务所工作,每周周一至周五工作五天,业务非常繁忙。三个月前,我作为一名鼓手加入了天国乐团,随后又改奏我从未学过的中号萨克斯管。参加交响乐队后,我又从新捡起8-15岁时曾演奏过的中提琴。

在此我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讲述一下我参加这些活动的感悟。

平衡音乐、讲真象项目和常人工作

在我加入乐团的前后,我的个人修炼和日常生活已发生巨大变化。我的工作日程和职责变动很大;我的恋爱关系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宣告结束;在很短时间里被告知搬离已生活了七个月的公寓。

我觉得这象巨涛拍岸,感觉另外空间发生很大变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学好法变得很困难。因为我的脑子里都是这些让人沮丧的消息和变化。我无法控制的关注细枝末节,在失望中哀愁,在经历中伤怀,也遗忘了为什么来纽约的基点。

但是,加入乐团成为其一员对我有着非常强大而稳定的影响。在加入乐团的这三个月期间,我从迷惑和摇摆不定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我意识到了追求外界因素促使自己修炼進步的根本执著,悟到个人修炼都是每个修炼者自己的责任,就好比乐团成员自己在家练习的责任一样。

我也发现了一些不健康的生活模式已渗透到我的日常生活和社会活动中。因为我需要在时间不能太晚时练习演奏乐器,所以经常在晚上9点前回家,而不是11点或半夜。我也开始在家做饭菜,吃晚餐,而不象以前在街头买块 pizza或bagel。我也开始注意到了在常人工作中自己对时间和“做事”的强烈执著。由于参加了乐团,我觉得在报纸上花的时间少了,所以开始在工作时间频繁的检查报社邮件,用手机接听有关办报事务的电话。每当有人出现在我计算机旁时,我都会因羞愧而脸红,想停下来返回到工作中去。终于有一天,我的老板在无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我的计算机旁,我不加思索的将手挡在屏幕上。我意识到作为一名修炼的人,无论有多忙,也不应该在工作时间做报社的活儿。我们不应该以忙为借口违反常人社会的理,更不用说大法的标准了。自我控制仍是一个挑战,但我知道只要对照法,尽管在如此忙的日程下,一切会变得很自然。

个人修炼和集体环境

加入乐团使我对集体修炼环境的理解有了极大的变化。置身于乐团其他学员中,我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量的思想业和妒嫉心。我在想,如果没有集体修炼环境,我得花多长时间才能发现这些缺点。一天,我看到一位从未与之说过话的同修,心里想:“这人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比谁都好!”不久,这位同修被指派来教我中号萨克斯管,他是我所见过的最有耐心、最温和的人之一,他帮助和支持我及乐团其他人。我们不应该以一个慈悲心看待他人吗?应该摒弃人的观念来判断他人。

我也学到了许多在困难时,修炼者在法的指导下坚忍精神所起到的作用。开始时,乐团演奏出来的声音不是很好,练习室里一片混乱,杂音四起。噪音如此大以至于不得不扯着嗓子喊。多数学员不识谱,从未演奏过任何乐器。当这些学员演奏不出调子时,首先坐下来发正念。练习一个如此不熟悉的乐器的巨大挫折感足以让一些人彻底放弃,但是遵循忍的原则,我们最后能奏出正确的调子了,再后来可以识谱了。随后,在没有组长的指导下,不同乐器的人自然的凑在一起练习了,而不象以往那样,单个人散落在房间四处自己练习。我们在家自己练,但总体来说,乐团的成长不是任何个人的事情,我们要么被人帮助,要么帮助别人。

如果个人不精進的话那么集体的环境也不会有進步的,拿音乐来讲,我们可以从乐曲中立刻听到心性的变化和在家练习的认真情况。不练习的话,我们不可能提高,这正如证实法,不间断的有质量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那么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做事时就会充满和谐。

我们许多同修都经历过状态不好时参加一些活动或学法小组,我们对这类活动的贡献是极其小的,这让我们感觉更加沮丧。作为一个乐团,修的不好,又不勤奋练习,那么每一个走调音符都会非常明显,这就会让我们立刻弥补尽快赶上整体。这是因为当我们身处乐团时必须演奏,不能不真,在那空摆架子,滥竽充数。在乐团的集体环境之外,我们很容易消失在角落中,隐藏自己的状态,但事实上,这些东西我们一直带着,无论我们是否想遮掩。

我们也应该记住,在其他同修有困难时,我们应该用正念互相支持。在乐团排练时,有的乐器在演奏曲子的某部份时有困难,开始时,当指挥停下整个乐团,单独叫某种乐器演奏时,其他同修笑出声来,我们想笑话一下他们不是什么问题,但时间长了,我们意识到如果乐团的某一部份演奏不好,这会影响到整个乐团演奏的效果。如果我们不协调一致,我们证实法的乐曲也不会和谐的。

这与我们参加的一些活动和大法项目何其相似啊!

天国乐团的公开亮相是每个同修的努力

天国乐团目前已五次公开亮相:两次在纽约中国城的新年游行,一次在洛杉矶中国城,一次华盛顿的中国城,还有在曼哈顿中城的游行。在公共演出中,我们必须列队前行,不是走上街头做证实法的事情、每个学员随便走或做自己认为“看上去最好”的事情。混乱的队形、不整齐的步伐如何能救度众生?

乐团第一次在室外练习队形时(第一次游行前),那简直是场灾难!音乐开始了,我们也开始行進了,但不是一起。多数人关注自己的情况,演奏曲子,及时的迈步,队列保持在一条线上。要想了解乐团整体的情况非常困难,乐曲演奏得不好,队列的某些部份走歪了,步调不一致。当指挥叫我们停下时,150多名学员组成的乐团炸开了锅,大家大声的指出彼此的错误,但是在容忍和把事情做好的心的指引下,事情也变得越来越顺利了。

在法拉盛中国城的第一次游行,那真是人山人海,好象中国人都出来了,我们都穿着用中英文写的“法轮大法”的夹克衫,一个写有“法轮大法”的巨大横幅走在指挥和乐团的前面。第二次游行在曼哈顿的中国城,游人也是很多,乐团最后几排在某些地段甚至被游人冲散了。我们走过街道上积满脏水的坑洼,爆竹发出的巨大声响,大量五彩纸屑落在我们身上,起伏不平的路面和高路沿给团队的转弯都造成了困难。

在这之后,乐团指挥告诉我们以后要习惯在任何条件下演奏。

在正法中,我们也遇到过无法预料的障碍和挑战。当我们出去讲真相时,经常遇到魔难,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但如果我们正念正行,演奏我们要演奏的曲子,向处在历史舞台前的众生展示大法的美好,那么什么也阻止不了我们!挑战总是会有的,但关键在于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不要被任何或大或小的障碍所阻止。

洛杉矶的第三次游行让我感到乐团公开表演的影响取决于更大的大法弟子整体,而不只是乐团成员。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法会期间表演,游行前,来自不同地区的学员围着我们,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我可以感到他们纯净的喜悦,这会极大的促進他们更加精進。游行开始了,乐团周围的同修有向观众发传单的,有举横幅的,有做功法表演的。整个游行吸引了很多人,他们也很愿意接真相材料。

在游行的终点,我听见一位过路人大声的用中文喊“法轮大法好”。顿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想这就是一个大法弟子的努力,这就是我们来此的原因--救度众生,让他们有正念。当我们自己演奏好时,演奏出优美的音乐,那么影响是巨大的,如此巨大能让一个中国人的心都变得向善,大白天在街道中央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

乐团的演奏经历也让我知道,大法弟子作为整体,每个人分工不同,做的项目不同,但都很重要。我们不能因为能在天国乐团演奏而变得沾沾自喜,觉得比其他学员高人一等。

在最近的这次华盛顿游行中,我意识到我们的正念正行会对同修有很大的影响。华盛顿的天气有点热,游行中途,乐团一些学员开始感觉疲劳。这时,我看到路边站着的一些老阿姨,她们手举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中英文横幅。她们坚毅挺拔的站在那里,高高的举起横幅让我们看见。她们满怀喜悦的看到游行中出现法轮功的队伍。这就感觉象是回家庆祝新宇宙一样。我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位老阿姨脸上,她默默的向我微笑,就象提醒我们要有强大的正念一样,游行的后半段我基本没感觉到累。

乐团和交响乐队很特殊,但是我相信这是因为法轮大法无比特殊,我们应该珍惜乐团这个修炼环境,从中了解个人修炼的重要性,并与整体协调好。

除了找场地练习外,腾出时间進行练习一直是个问题。事实上过去几个月里,我被迫安排繁忙的排练日程,这让我发现以前自己个人修炼中的问题,包括发正念、炼功、学法。新的作息时间让我的日常生活变得更加稳定,反过来这样也使我离法更近了。这让我更加意识到自己时间的有限及如何更好的利用。

当我被这些大量的工作耗得精疲力尽时,我再次发现大法的神奇,现在我每次炼功时,我都会感觉精力充沛。当我的思想状态不太好时,我更能懂得学法的原因,我们必须溶于法中。

乐团非常特殊,就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的其它事一样。让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为救度众生继续努力,做得更好!在我们履行做好三件事的神圣使命时,让我们一起在心中歌唱:“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

(2006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