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几位同修被迫害后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3月3日】不久前,我们地区有几位同修被绑架,经过整体大法弟子共同反迫害与向当地揭露邪恶,使这场迫害在一个多月后解体,但在这次整体正法过程中暴露了我们很多问题,看到了我们很多不足的一面,在此把它写下来期望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们整体能更成熟,走的更好。

一、是躲、是跑还是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当听到有几位同修被迫害,其中一人是协调人时,一时间我们整个地区的空气都紧张起来了。有的学员跟别人讲暂时停止讲真相的事,这段时间悠着点,有的学员也不敢到别人家去了,也不让学员到自己家来了,有的认为被绑架的学员与自己有往来,怕邪恶找上门,躲亲戚家去了,有的学法小组停止了。总之,人心惶惶,认为邪恶又疯狂起来了。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干什么来了?不是来证实法、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来了吗?在环境宽松的时候要讲真相、清除邪恶,在邪恶迫害疯狂时不更要清除邪恶吗?何况同修在被迫害之中,我们能袖手旁观吗?

《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严肃指出:““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啊,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这是第一称号,第一伟大的生命。你只管你自己得度,那能行吗?那怎么能是“大法弟子”啊?什么叫“正法时期弟子”啊?你证实法了吗?大法给你好处你来了,大法蒙难你却躲起来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你连一个普通的人都不如,还谈什么在家学法?迫害中众生都被毒害着,你还躲得住?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去讲清真象、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李洪志要的就是这样的生命,大法弟子就是这样的修炼人。”

如果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每个学员都只顾自己,那邪恶则只会越来越猖狂。师父告诉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那怎么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由此可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才能否定迫害,清除邪恶,才能使我们更安全,靠人的办法――躲,是不行的。

那么师父对我们有什么要求呢?在法中师父讲的很清楚,目前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一是学好法修好自己,二是发正念清除邪恶,三是讲真相救度众生。师父说过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那么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应做的更好,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是在围绕中国大陆的迫害在揭露,那我们自己对身边同修的被迫害都不管吗?其实当出现这类迫害时,我们更应该抓住这一时机向当地揭露当地的邪恶,这样才能及时解体共产邪灵对整体的進一步迫害。

二、是互相指责还是找自己、修自己

当我们到一些学员家里去协调整体破除邪恶的迫害时,有的学员说被迫害的A同修不适合做协调人,她负担的东西太多了,她喜欢丢东忘西,有的还说被迫害的B学员总是好走极端,别人说她什么她都不接受、不改等等。一味责怪同修。师父在《法轮佛法--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讲法》解答中说过这样二段法:“修炼中学员是一个人群,各种没去掉的思想都会反映出来,大家如果不想向内修,那么就会形成一个很复杂的状态,所以一个地区出现这些问题,那肯定这个地区学法有问题。是凡参与的都有责任,都没修好自己,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很多事情大家协调起来会更好,我希望你们更少的把精神头用在谁长谁短、谁好谁坏、谁怎么样怎么样上,把你们的精神头都用在证实法上。大家都能协调起来,做好证实法的事,那是树立你们的威德啊。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当然有些人是有问题,是应该说,我们应该本着对法负责,以法为第一位,善意的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决不是用常人的办法。”

其实通过我们后来的以法为师,用法来对照真正的修自己的时候,发现这次学员被迫害,表面上他们本身固然有执著有漏,那只是原因之一。深挖根才发现是整体平时都不替别人着想,不提高心性,没有把自己应尽的责任负担起来从而促成了这场迫害。

原来在此之前我们本地传资料一向是协调人单线联系,其他的学员层层往其他学员那里传,但因为渐渐有的学员出现了各种执著及怕心不愿提高心性,有的不愿主动到别人那去拿,怕某某小区的门卫;有的不愿去送,怕碰见某某学员的家人;有的认为自己家跟协调人的家很近很方便,不想从别人那传过来,便让协调人直接送上门,还有的外面一有风吹草动不在法上认识,不修自己,本来由自己去送的也不敢送了,于是打乱了原本有序的传递途径,加大了协调人的担子,以至该协调人本来送二、三家就可解决问题的发展到送六、七家,花费了大量时间不说,也没解决根本问题。因为要送的太多,经常忙中出错,丢东忘西还有的学员没有收到资料竟到该协调人的家里去拿,以致其家里经常有学员進進出出,使她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还引起周围居民的注意,更重要的是有学员看到这些问题后,没有从法上认清这一切,及时从法上提高,把这些矛盾处理好,以致恶性循环,而最终导致这场迫害的发生。

三、是用人心看问题还是用法来衡量

在这一次整体反迫害中我们发现有些学员总是用人心看待周围的环境的变化,看待学员的被迫害。当一有学员被迫害,“洗脑班”一开办,马上有的学法小组便停止了,有的同修间也不大走动了。所谓的“危险期”一过,又开始该干啥干啥,平时轰轰烈烈还认为自己也跟上了正法的進程,三件事也在做,只是浮于表面。

《转法轮》中讲道:“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一听到风吹草动就随其起伏,这难道不是典型的“人”的表现吗?一个伟大的神、佛会因为外在的形势而动心,而心神不宁吗?大法弟子看问题、分析问题就要是修炼人的心态。除了平时同时做好三件事,出现具体迫害情况时,也要首先想到自己发正念、用邪恶迫害的信息揭露邪恶、向当地民众讲清当地真相,同时通知学员帮助这样做。

这场迫害不是人对常人的迫害。就象人有病了,真正的原因是另外空间有灵体,当发出功能铲除它时,表面的病便不存在了。其时每一次针对学员的迫害都是有另外空间的因素,只有通过发正念、讲真相、学法提高心性才能铲除它们,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讲道:“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啊,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而有些学员就是固守着人的观念。过去在个人修炼中,你们总是把大法的好处看做是对人类社会的好处;磨难中,你们把宇宙中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为的;在正法与大法弟子正念证实法中邪恶被清理成极少的情况下,世人开始清醒了,你们又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于常人。”“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对于那些正念强、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较,你对大法的根本认识真的就只能停在人这一层吗?”“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去人心》中讲道:“有一些学员就是不重视学法,经常把大法学员中出现的什么情况都用常人心来认识,不只是表现在盲目崇拜上,其实这种人心的表现是修炼人与常人的真实体现。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修炼中的麻烦,干扰证实法、与学员之间在法上的互相协调。最突出的是许多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是自己的人心过重、正念不足造成的。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

还有通过这次迫害,发现有的同修在法理上认识不清,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有的学员在正常情况下讲真相滔滔不绝,在邪恶面前却什么也讲不出来。还有学员现在还问:要是邪恶问《九评》是从哪里来的该怎样回答?师父在法里讲的很明白: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为什么要想邪恶问什么问题呢?为什么要想怎么回答它们的问题?不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在任何时候我们只管证实法,救度众生不就够了吗?《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道:“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有多少学员做到了恶警说什么都不听,只管讲真相揭露邪恶呢?我们是来证实法,而不是证实邪恶来了。有的学员一到“洗脑班”里就“转化”了,一回来就写声明。还有一些学员是明明白白的“转化”,也就是说知道大法是好的,知道“转化”不对,但因为各种执著,有的怕受苦承受,有的怕“坐牢”,也有怕失去利益和人中的安逸生活,因此向邪恶妥协。老是这样反复,能修圆满吗?修炼人放不下生死那怎么行呢?修炼可不是儿戏。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解答中有这么一段话:“可是有一点啊,不管怎么样,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是真的很危险而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时也不能没有正念哪,无论什么情况下你也不能动摇对大法的根本信念,……你那个时候要突然间转向、一下变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虽然没过好一关,但是最根本的问题不能动摇。”什么是突然间转向,变不好了?什么是最根本的问题不能动摇?我个人悟,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向邪恶妥协。我们当地一位学员是妥协回来的,她后来跟我们说当时妥协后,晚上睡觉在另外空间有三根烧红了的烙铁烙她的身体,醒来她身上火辣辣的疼。

写了这么多,发现我们地区整体之所以在迫害中会出现这么复杂的现象其实归结于二点:一是整体没学好法。二是没有扎扎实实的在法中修,也就是没有真正按法做,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没有对照法衡量一下是不是符合法。《环境》中 有这样一段法:“往往我看到你们学法炼功时心态很好,可是一接触工作,一接触人你们就和常人一样了,有时表现得还不如一个常人,这怎么能是修大法弟子的行为呢?”其实每次对整体的迫害都是我们在一段时期放松了要做的三件事造成的,很多同修在发生这次迫害前有的炼功每天不能炼完,有的一天四次的正念都没发到位,讲真相也象是完成任务一样,没有尽心。有的学法小组一直不能组建起来。

虽然整体这次对当地的正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完成了,但我认为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我们应该重视正法中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反映出诸多问题我们每个学员是否意识到了。我们离法的要求还很远,不管怎样只有每个学员都能在法上认识法,我们才会越来越成熟,这也是我们从人走向神的过程。最后用师父《致加拿大蒙特利尔法会》上的一段话结束此文:“我们的法会就是在不断的总结。在证实法中、在大法弟子修炼方式实践中,还存在着不足。发扬好的经验,加强正念,使大法弟子的事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