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难中不忘向内找


【明慧网2006年1月29日】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里,我自己明显感到了自己由不成熟到成熟的变化。经历很多,有做得好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现就2003年的一段证实法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那是在7-8月间,我在另一个城市教同修上网的技术。由于认为不在资料点上网比较好,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地点上网,于是就跟那位同修在某个小区的凉亭附近用笔记本电脑上网。当时觉得这从表面看就象学生在学习交流,不会让人怀疑,因为自己不觉得害怕,也就放松了警惕。当时该小区正好有一户人家丢了笔记本电脑,我们就被小区巡逻的警察盘问。跟我在一起的那位同修趁警察不注意骑车跑掉了,我则被他们当作小偷带到了派出所。

起初,我感到害怕,想如何能够逃出去,并且努力编造一些话语進行推脱。当警察明确说明要当我是小偷并要我讲出“同伙”时,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同时开始向内找,检查自己的漏。我认识到自己的疏忽大意,也看到了自己的怕心,接着我正视自己,心中想到大法弟子不能让人说成是小偷,更不能给大法抹黑。于是,我告诉警察我是大法弟子,正在教人突破网络封锁,也告诉警察我前面编造的谎言是因为我还有怕心,以及没有完全按照师父要求的修好自己,所以编了假话。

同时我开始发正念并在心中默默向师父求助,因为在难来的时候求助于师父,这也体现着对师父的信。很快,我的身体出现了类似心脏病的状态。警察开始以为我是吸毒的犯了毒瘾,我告诉警察这是心脏病的状态,是因为他们而出现的,并再次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坏人,然后继续发正念。经过警察们的核实,确认我没有骗他们。我又正告他们说:“如果我死了,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可是有人知道我是谁,有人知道我被你们抓来了,也能知道你们是谁。你们的恶行会很快在国际上曝光。”

警察听了我的话,害怕我死在他们那里,所以他们迅速向上级做了汇报,并拿了救心丹给我灌食。我拒绝,并继续发正念。很快,分局来了人,把我带到分局,把我扔在地上,不久又拉我到市里的医院進行检查。因为当时处于“非典”时期,目地是要把我送進看守所,因为他们害怕我会随时死掉,所以几次劝我唱大法弟子做的歌曲,想让我提起精神。我看出了他们的目地,就紧闭双眼继续发正念。

在去往医院的途中,我想到应该证实法,我就大声喊着大法好的口号,他们害怕路人听到,开始打我,并关闭车窗。我看到车窗关闭后,我的喊声外面根本听不到,我就继续发正念。

在医院里等候检查时,我也不放过这机会向周围的人群讲真相,结果被警察将我的头踩在脚下,我于是正告他们:周围的人就是他们迫害大法的见证。警察很快把我带到检查室(当时是专门用来检查“非典”的地方),我给那里的医生、护士讲。看到有的人明白、有的人不解以及不明白的人还在嘲笑我,心中感到很难过。

由于警察问不出我的姓名、住址,就让医生问我。我马上意识到应该让医生明白,于是我告诉医生:警察只不过是在利用你,你在帮警察迫害我,是在做他们的工具。医生明白了,也就不问我了,就这样又破除了警察的一个阴谋。检查的结果是体温高(当时体温高,代表着很有可能是得了“非典”)。警察还不死心,搬来了风扇给我吹风,打算用这个办法来给我降温,好达到他们送我到看守所的目地(当时看守所有体温过高者不收的这么一个规定)。我心里清楚为什么,继续发正念,不放弃,也不被表面的一切迷惑,坚信着师父、坚信着法。最后检查结果并不令警察满意。

警察抱着试试的想法把我带到看守所,结果当然是不收。在整个过程中,我除了证实法讲真相外,一直坚持着发正念,不放弃,坚信着师父,当很难的时候求师父……。警察最后抱着一线希望打电话给所长,希望能通融一下,并对我说:“要所长还不收就放你走。”这时我放松了自己的思想:心想只要所长不同意关我,就行了。于是我开始向所长发正念,希望看守所的所长不同意。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我马上认识到这个念头的不对,因为真正是师父说了算,我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常人,让一个常人说了算,我的这个思想是多么的不正确啊。

我马上归正,继续坚信师父,求师父加持、帮助。当我这样想过后,马上又认识到自己思想的不纯,那就是:师父让我们发正念,可我却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求师父;师父让我去做的,我没有做却想着让师父给做,这是多么不对啊!于是我再次归正我的念头,继续加大力度发正念。结果,当然是师父说了算啊,看守所不收我,警察说要放我。

此时,我感到很高兴,也松了口气,体会到坚信师父、坚信法的威力,也感受到遇事不能轻易放弃。这时,我又意识到自己的思想不对,因为邪恶虽然说要放我,但我还在魔窟中,还没有真正出去,我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松警惕,轻信邪恶的话呢?我认识到只要还没有到最后,就不能放松。我又继续加强发正念。

直到警察把我带出看守所,扶上车。在这期间,我也在给警察们讲着真相,启发着他们的善念。警察们征求了我的意见,把我送到了火车站广场,警察们还想送我回家或让我打电话给家里,我看出了他们的目地是想知道我是哪里的人,并跟踪我,于是我就问他们是否还想跟踪我,警察见自己的阴谋又被我识破,就给我买了瓶饮料和一袋糕点,并塞给我200元钱,让我自己叫出租车回家。可是他们并没有马上开车走,而是观察着我。我没敢大意,假装着休息,同时观察着他们的动向。终于,他们走了。我还是没有放松警惕,继续观察着,以防止有便衣的跟踪。我想,既然他们放了我,我就在广场上炼第五套功法。炼了一会儿,我认识到自己的思想走了另一个极端,就停止了。

此时我想到的是不能给资料点带来损失,要防止邪恶的跟踪,我没有回资料点。我在确定没有跟踪的情况下,先给同修打了个传呼以报平安,以及给另外一个同修打电话,告诉他不要给我打电话,因为我的电话、呼机都已经落入邪恶手中。我又经过了一夜的长途跋涉,从城市一直走到农村,十分确定没有邪恶的跟踪,才在第二天早晨搭过路的车回到我所住的城市。后来,我得知同修们一直在辛苦的为我不停的发正念、帮助我,我更加体会到我们是一个整体和整体的力量。

整个事件,从我被抓到放出,历经约8个小时。在这期间,我一次又一次的认识并更正我的思想念头和行为。这里,我想以我的亲身修炼经历告诉身在牢笼中的同修们,同修们的帮助很重要,但身在难中的时候更要向内找,看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正我们的一思一念,正我们的一言一行,不能只是一味的依靠外在的力量,更不能轻言放弃,一定要持之以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