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九评点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纽约法拉盛的九评点于去年三月份应运而生。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曼哈顿的反酷刑点还没有结束,所以可以全天抽出来摆九评点的学员很少,那时只是一周做两天。现在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和学员们在法理上的认识升华,几个月前,纽约的九评点开始做一周七天了。

在九评点上的多是些年纪较大的女学员,每天要克服许多困难。从车上搬上搬下沉重的物品,资料、沙袋等,一群老太太们天天好象练举重一样;而且不象别的洪法点上还可以炼功和坐下来发正念,这里是从早站到晚,很辛苦。尤其冬天时,寒风刺骨,稍站一会儿,暴露在外面的脸、手就冻得生疼,甚至几乎失去了知觉,而几步之遥就是开着暖气、舒适的图书馆。然而,学员们尽量坚持着,只是利用上卫生间的时候稍微暖和一下。有时人员调配不开,中午就在点上吃上几口冷饭。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象,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大家都感到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凭着救度众生的无悔信念,在宇宙众神众生的瞩目下,大家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对常人这方面来说,九评点刚摆出来时,对邪党邪灵在另外空间的冲击也很大。常人有的反应也比较激烈,这对学员们的心性也是个大考验。这就要求我们学员自己首先要学好法,跟上正法的進程,明确我们是修炼,是救度众生,解体正法中阻碍正法的烂鬼邪灵,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而非常人说的什么搞政治。

中领馆也常派人来捣乱,往往这种人不听真相,骂上几句,闹一会儿,等学员上去讲真相,他们往往拔腿就跑。渐渐的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常人也开始明白了,他们就出来帮学员。一次一对夫妇路过九评点,正赶上中共特务来捣乱,这对夫妇挺身上前斥责它们:你们说中共好,那你们为什么要来美国啊,快回去啊!

还有一次,一个女人来九评点,近距离,从正面、侧面拍了学员好几张相片,学员发现后就拿出手机反拍她,这女人吵着让学员把她的照片抹掉。学员对她说,你可以来拍我的,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拍你?这时上来那个女人的同伙要帮她,这个女人对同伙说:都是被你害的,明天我的照片就要上大纪元报了。这个同伙威胁学员说要报警。这时一位路过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走上前来对这对男女说:你们要干什么,看这几个老太太老实好欺负啊。他回头又对学员说:“不要怕,让他们去报警吧,你们不懂英文,我来帮你们,我在这里等他们叫警察来。”在正义的力量聚集处,这对男女灰溜溜的走了,这位中国人走之前对学员说:“你们真是太了不起了,每天我看你们站在这里,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你们不要怕他们,这些人就是来搞破坏的,我知道中共派了很多特务,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哪!”

在点上经常遇到有缘人,有些从表面上看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巧合。一次,点上的一名学员在退党登记册上为女儿用小名退党,这时,边上站着的一个人惊奇的问:你帮我在退吗?学员笑着说:“我都没跟你说过话,怎么能帮你退啊?”那人指着登记册说:“你不是在写我的名字吗?”原来这人有心想退,但迟迟没有行动,有这样一个巧遇,他马上就退了。

人们现在越来越明白了,更多的常人站出来帮助我们一起推九评。一位老人来到点上对学员说:“我已经七十多岁了,我一定要活到共产党垮台的那一天,我一定要亲眼看到那一天,我相信我会等到那一天的!”还有一位老人过来说:“我看了九评,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啊!我现在要回大陆了,我要带几盘光碟回去,让我的亲朋好友们看,让他们也退党。我老了,死都不怕。就是死,也要把这些光碟带回国。”还有个人来到点上跟我们说:“上次我带了一份九评VCD回大陆,拷贝了好多好多份,然后雇了一个人去我们当地的政府办公楼,每个办公室放一张,第二天上班后,整个大楼的大门紧闭,要调查他们内部人员谁放的。此事在当地造成的轰动很大。”他告诉我们说:“可不止是你们在做九评,我们在国内复制的比你们还多呢。”

也常有过路的人说:“九评写的实在是太好了,共产党实在是太坏了,它们的罪恶还没有诉尽,写上十评都诉不尽啊!它到底什么时候垮啊?”几乎每天都有明白真相的中国人表达对学员的关心,他们有的上来和学员握手,有的则关心的拍拍学员的肩膀,真诚的说:“你们辛苦了,坚持下去啊,你们要多保重,我们真的感谢你们!”还有买来热茶给学员喝,还有买来手套给学员戴,每天到点上来拿几张光盘带回大陆的人也很多。

从开始做九评到现在,方方面面的干扰也很大,参与其中的同修们每个人的个人修炼也溶于其中,在实践、实修中比学比修,互相帮助在法上提高。刚开始的时候,用电视播放九评的记录片,因为大屏幕的视觉效果比较直观,加上天气暖和,晚上行人比较多,所以,时常围了几层人墙在看。有些学员的欢喜心起来了,把音响开得很大,边上图书馆的人说我们的声音太响,警察也来干预。点上的学员和其他学员作了多次交流,找出不足的地方,讨论怎样在尽量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下更理智,智慧的传播九评,同时不能因个人修炼的不足而影响了正法的進程。

后来我们改用图片展板,发现效果更好,因为白天就可以摆放,而且人们可以随时停下来从头看到尾。怎样摆好展板也经历了一个摸索的过程。因为就象在纽约中领馆前一样,法拉盛图书馆前的风特别大,展板很容易被风吹倒,刮跑,我们先尝试过将展板背靠背放,后来放在地上,用包等物件压着,但图片展就显的有些零乱,也常会被风吹跑。有一天大家正忙不迭的去收拾被风吹走的展板,一位路人走过,说了句:你们可以用沙袋来压啊。同修们悟到可能是师父借常人的口来点化大家。炼功点上的一个学员闻讯后,马上赶制了一个个狭长型的小沙袋,提携方便,非常实用,现在整个图片展就很整齐。学员更深的体会到佛法无边的威力。

每天开车运送九评点展板物品的同修,开始怕心很重,因为那里不可以停车,警察一看见就要来开罚单。可往往怕心在,警察就偏偏在那个时候出现。怕心越大,来的警察就越多,一次甚至同时出现了6个抄牌的警察。一天她急急忙忙往车下搬东西,一边担心着会不会被罚款,一边心急慌乱的将两只大塑料盒快速的在地上推向九评点。边上的同修说不要这么推,慢慢来,盒子会磨坏的,就在这时,推盒子的同修连人带盒子一起绊倒,重重的摔了一跤。爬起来后,她也悟到她必须得去去她的怕心了,其他同修也和她交流:“我们在做最正的事,心一定要稳,不要慌张,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你这个怕心一定要去。”

这位学员除了怕心,还有就是过于担心她的车子,因为这辆大车负责了许多项目的运输工作,但过于担心车子会出事本身也是一种执著,因为有漏,麻烦也来了,先是车喇叭坏了,去检查的时候,发现车轴坏了,越是担心越出事,最后被其它车撞了,拖去大修理。其间她换了一辆旧的小车,虽然照样在开,但没有了以往对大车的那种担心,直到大车焕然一新的回来。她拍拍那辆默默工作,但不曾让她担心的小车,说:“老兄,谢谢你了!”忽然小车的收音机自动打开了,伊伊呀呀的在说些听不懂的话。这位学员非常的感慨,这些参与帮助正法的东西是多么有灵性啊!而且修炼是非常严肃的,自己的修炼状态直接会影响到它们的运作情况。在参与九评点后,她发现自己的主意识加强了,在这样的摔摔打打中她觉得自己的悟性变好了,怕心也越来越少。

一位在曼哈顿反酷刑点上结束后就到了九评点的同修说:从一开始做九评,那种完成任务的心慢慢的没有了,取代的是自己的慈悲心在渐渐的出来。每天早上见到晴天就特别高兴,因为今天又可以救很多人了。在九评点上的每一天都是那么珍贵,每一分钟都不愿浪费。每一个人都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他们接资料,我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不接的人我也望着他们的背影默默的祝愿他们下一次一定要接。这几个月来,身体上的干扰也不小。每天晚上回到家里,身上就出小红疹,脚也痛,睡眠也不好,但每天早上往九评点上一站,晚上一切不好的症状便烟消云散了。

在九评点整体配合的过程中,也是不断放下自我的过程。有一位同修开始让她协调一天点上的人员安排,但后来由其他学员代替了。但这个协调人安排她到点上来几天,那个协调人又安排她来几天,她虽然不是协调人了,但来的次数比有些协调人还多。这时她心里不平衡了:“我天天都来,还需要你们协调我干什么,我自己协调自己好了”。但她后来意识到这不是常人心出来了吗,这可不就是一颗名利心吗,谁做不是一样吗?我们只有一个目地,那就是“救度众生”,她把不平的心放下了,尽量在整体上和大家配合好。

还有一位同修,一直默默的在正法中修炼,她的话很少,可是大大小小的正法活动总是可以见到她的身影。她说,刚开始做九评点时,人员很少,心里也或多或少的有点抱怨。后来陆陆续续有同修到点上来,但有时来一下就走了。或是来了后见到长久没见面的同修就开始聊天或是坐在那里看报纸。往往这个时候心性就守不住,我们天天辛辛苦苦的从早站到晚,你们只来这么一会儿,又是聊天又是看报纸的,也不想着要换一换我们。抱着这颗人心上去说同修,叫她们不要聊天,被说的同修也不太高兴。事后发现了自己的执著心,再用善心去和同修们交流:我们出来做九评是救人的,现在每分每秒都很重要,我们要珍惜在点上的每一刻啊。这样同修们也能接受了。

九评点上的学员悟到,只有站在正法的基础上,学好法,发好正念,才能够在讲清真相中更好的发挥,救度更多的世人。同时在其中提高自己的心性。达到正法对我们每一位学员的要求。

如果其它地区准备办九评点的话,我们还有一些经验和大家分享。

我们原来采用的展板,图片大,解说文字相对小些,醒目的图片很容易引起路人观看,因原来的展板磨损太厉害,换了新的展板,图片小,文字大,我们注意到驻足观看的人不如以前多了,建议以后多用图片大而显著的展板,因为图片直观,容易引起过路人的注意。

在点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就要求我们多观察,多用智慧去做。因为中共长期对人民進行暴政及派遣特务监控海外,有些大陆来的中国人很想了解真相,但又不敢上前来取资料,只是用眼角在看我们或九评图片时,这时我们一定要主动些,但也要考虑到对方的处境,可以跟上去塞在他手里;有的人会匆匆忙忙在退党登记册上写上名字后,马上离开,过一会儿,又来了,悄悄的扫视登记册,看看我们有没有将他的报進去,以拿到退党ID号。这种情况,也不需要大张旗鼓,只要指指他的号码就行,一般对方就放心的走了。

建立一个这样的九评点,一般需要三个学员,发资料,照顾展板,和行人交谈,另外还需要其他学员配合,运送资料、设备。如果人手不够,也可以一位学员举着展板,一位学员发资料,流动性的到闹市区去,效果也很好。

(2006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