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七年修炼路 反省自励要精進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每次看过《明慧周刊》我都无限感慨,感谢伟大的师父的慈悲呵护,同时对同修的精進修炼、放下生死证实大法感到钦佩,焦急自己修炼的放松,又有对师父的无限愧疚之情。我内心十分难过,在我消沉的状态中,自己白白浪费了很多的宝贵时间,错过了很多难得的正法时机。看看自己走过的步履维艰的修炼路,我对师父说:师父,我要精進,我也能做到精進。

以下是我七年修炼中的一点经历。

一、得法的特殊性

我是97年大学毕业的,虽然不包分配,但是我却有幸在县城找到了一份令同学们都羡慕的工作。可是好景不长,大约一年的时间,下岗回家。当时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特别是同村人问起我的工作,我简直象发疯似的,无法面对这个在外学习多年而又守在农村家里无所作为的现实。我陷入了困境,消沉的精神状态无法自拔,家里人不敢与我大声谈话,我总是抱怨老天的不公,为什么我没生在一个有权、有钱的人家?为什么?

有一次,妈妈轻声的说:“女儿,这本《转法轮》已经请回家二年了,我也不识字,现在你在家没事,能不能给我念念?”我答应了,于是每天都给妈妈念书,念来念去,我觉得这书里面的话讲得很有道理,句句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也越来越精神了,什么事情也不抱怨了。98年4月5日那天,我第一次把所有的功法做下来,从此我和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大法的神奇

开始炼功的第一天,我便能感觉到法轮在转。记得有一次在家看书,好象睡着了做梦一样,梦见自己飞得很高,却觉得很害怕下不来了,于是便喊师父:师父快让我下来!我醒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给母亲念书时,我指着字念让她看,她说字很亮很亮的,逐渐的她也能念了,虽然念的慢,但能念成句子了。我俩都清楚的知道,这是伟大的师父在教她识字学法。现在母亲已经自己能读《转法轮》全书了,而且其他大法书籍也能通读了。

2005年8月13日那天,连下5个小时的暴雨,妈家门前的小河成了“宽阔的大河”,一个个的柴垛从上游漂下来,眼看着妈家的柴垛也上水了,但是护坡墙还是挺坚固的,有人说:快叫铁矿的铲车把柴垛拉上岸吧,别让水冲走。妈说:不用,肯定没事。我也坚信这一点。结果真是如此。有很多家的柴垛被水冲走了,也有用铲车推得乱七八糟,唯有我妈家的柴垛好好的站在岸边。

三、正念与环境

自99年7.20以后,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只能在家里看书学法、炼功,家里人不让我与其他大法弟子接触。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来之不易的工作也丢了。从2000年8月份,我丈夫也不允许我在家学法炼功,而且趁我回娘家时,把我的大法书籍和资料都烧毁了。公公说:“共产党不让做的就别做,别的什么也别说。”

家里人不让我说有关大法的事情。我一提大法,他们就发火。那时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做到自己不被迷惑。其实这事也不怪家里人,镇里、派出所总是穷追不舍的,邪恶太猖狂了,电视、媒体天天播放蔑视大法的报导,他们认为炼功被抓,丢了工作,是不值得的事。我自己在似炼不炼的状态下,昏昏沉沉过了二年。我也知道是自己的正念不足造成的,可是正念就是起不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同修家,与她讲述了这几年的经历,她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就得发正念。于是我没事时就对丈夫发正念,慢慢情况有了变化,以前我一提“法轮功”三个字,他就大发雷霆,现在不那样了,但也不爱听。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向他讲真相

05年3月份,丈夫去外地干点事,我对他的事从不强加干涉,他带上家里所有的积蓄准备投资。当时我有一种预感:如果他对大法的态度不改变,他就不会成功。

果然丈夫没赚着钱,还把本钱也赔了。我抓住他对这事看的很重的心理,先开导他:不要把钱看得太重,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身体最重要……帮他分析这几年的事情。我并不像他想象的,这么多钱赔了、没做成还亏了本而去埋怨他、打击他,反而去开导他,他很感激我,说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我为妻。我看讲真相的时机到了,开始给他分析,自从他反对大法到后来的生意不好,以致这次投资的失败,他也心平气和的接受,还说:其实我没说大法不好,只是政府不让炼。于是我给他放《九评》、《善恶有报》看,他也知道真相了,但是他就是害怕,不敢让我去同修家,也不让同修到我家。我想他以后会同意的。正象师父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挽救亲人,那你就象针对别人讲真象一样去对他讲。因为人他明白那面都知道”(《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真是正念之下,又是一番天地。

我对丈夫毁书之事总是为他担心的(当然这里有情在)。我开始想办法,我写了一个声明准备让他签字:“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之时,我做了毁书等违背大法的事,我当时做错了,我坚信真、善、忍好,并按此来要求自己,特此声明。”写完后我先对丈夫发正念,然后对他说:“我写了点东西,让你签个字行吗?”他好象知道是为大法的事,不看。我装作生气的样子:“不看拉倒,我收起来了。”这一下,他倒想知道我写的内容。我故意不给他看,越不给他看他越想看,他用商量的口气说:“我签,我签还不行吗?给我看看吧!”这正合我意,我拿出来给他念,并说:“你认为我写的合你意吗?如果不行再重写。”他说:“行,不用重写!”拿出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还说还要替他父亲签呢。看样子他是真的明白真相了。

在修炼上我知道自己很多方面没有做好,离大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感觉有许多正法之事在等着我去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都做的不够。但是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会更加努力,抓紧一切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