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4宗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2006年3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6年2月,24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至此,自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了2838人。

24位遇害者中17人被迫害致死于2006年的头两个月中,其中8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6年2月。遇害者年龄在35岁-64岁;女性法轮功学员有11位,占46%。

据明慧网资料统计,在2006年1月和2月期间被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已有23位。

2月份的24个案例分布在大陆的10个省、市,其中河北省、辽宁省各4人;黑龙江省、吉林省、四川省各3人;重庆市、山东省各2人;广东省、河南省、江西省各1人。

这些案例凸现了中共恶党的嗜血本性。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毒打、酷刑摧残、毒针毒药谋杀、野蛮灌食、超高强度奴役、等等;中共的劳教所、看守所、610洗脑班等是杀害法轮功修炼人的场所,在那里,酷刑折磨和虐杀现象普遍且大量,当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生命出现危险时,仍不通知家属或给予必要的抢救医治,直到人毫无生还希望时,才通知家属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接回家,而很多人回家不久便去世了。

石家庄北郊监狱蓄意杀人 杨晓杰弥留之际才通知家人接回

杨晓杰,男,40岁,原在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工作,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杨晓杰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工作中,他勤劳踏实,曾在单位受过重奖;生活中,他心灵手巧、孝敬父母、乐于助人,在街坊邻里中口碑很好。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


杨晓杰生前照片

杨晓杰生前和妻子刘润玲、女儿杨文婧合影

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晓杰行使公民权利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石家庄市休门派出所非法关押;被单位开除工职;家人被长期监视居住,连他们当时才11岁的女儿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强制洗脑。

2000年9月29日,杨晓杰和妻子刘润玲被迫流离失所,遭到恶党机关的非法通缉。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庄开达小区,夫妇俩同时被抓,遭到毒打、坐铁椅子等酷刑迫害。2002年9月9日,杨晓杰和刘润玲只因坚持信仰说真话,同时都被非法判刑11年。杨晓杰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十一监区;刘润玲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一监区。

2003年9月至12月间,为了逼迫杨晓杰放弃信仰,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指使犯人范江山对杨晓杰拳打脚踢,造成他肚子疼和两颗后牙掉落。就这样警察还给他戴上手铐脚镣,而犯人范江山因迫害法轮功立功减刑提前出狱。

2004年6月2日晚,杨晓杰因拒绝看强制洗脑的丑剧,被关禁闭,他绝食绝水抗议迫害。6日上午,教育处长汪国斌又利用灌食残害他,把管子从鼻腔插进食道后,又说管子细换粗管再插,又插进食道内。在汪国斌指挥下,医生猛的将高浓度盐水注入,瞬间就充满了杨晓杰的胸腔、鼻腔和嘴中。杨晓杰在剧烈痛苦的爆发力下,猛然坐起,拔出灌食管,才没被憋晕过去。

遭到野蛮灌食后的连续三天,杨晓杰咳嗽、吐血、发高烧。之后,杨晓杰脊椎剧烈疼痛,瘫痪在床。在杨晓杰身体极度消瘦、虚弱的情况下,监狱竟以不转化为由,一年多不让家人探视,刻意隐瞒杨晓杰身体情况,百般阻挠保外就医。直到2005年12月28日,杨晓杰弥留之际,监狱才将奄奄一息的杨晓杰推给家人。家人把他送到医院,医生第一句话就说:人成这样了怎么才来呀?太晚了!

杨晓杰1米75的身高,体重从原来的140多斤,出监狱时顶多也就剩70多斤,瘦的皮包骨头;气管里有痰,胸部积水,呼吸急促,说半句话就要大喘几口气;大多数时间都是昏睡,叫不醒,连睁眼睛都费力;软软的瘫痪在病床上,惨不忍睹。

杨晓杰被迫害的皮包骨头的腰部、腿部照片

杨晓杰的父母都是70岁的老人,5年没和儿子团聚了,好不容易接回家,这么短暂相见就生死离别。老父亲悲痛欲绝,一遍又一遍的说:要能替儿子去死多好;老母亲一直抱着杨晓杰的尸体拼命的哭喊了7个多小时,老人家怎么也不相信这么年轻、孝顺、优秀的儿子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在杨晓杰病危期间,家人一直向河北省女子监狱申请,希望让刘润玲回家看望杨晓杰。但监狱一拖再拖,直到杨晓杰去世,还在阻挠推脱,不让刘润玲回家办丧事。最后在农历新年前一天,才用8名警察押送刘润玲到火葬场,匆匆见丈夫最后一面。这是他们夫妻5年以来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在亲朋好友的强烈谴责下,警察才不得不让刘润玲回家看婆婆,但不允许上楼,只好将因极度悲愤而精神恍惚的老人背下楼到警车里见面。刘润玲被迫扔下痛不欲生的老人和因血腥恐怖惊吓得发呆的16岁的女儿,被警察急匆匆带走。第二天就是中国农历新年初一。

河南陕县张准丽被警察毒打致死后从四楼扔下伪造自杀

2006年元月13日,河南省陕县大法女弟子张准丽被国保大队绑架,当天被毒打致死,终年55岁。恶警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竟丧心病狂的将张准丽的遗体从四楼扔下,伪造张准丽跳楼自杀现场,然后再假惺惺的将尸体送到陕县二院抢救。

河南省陕县国保大队2006年元月8日开始,对该县20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元月13日早晨,恶警们突然闯进大法弟子张准丽的家中非法抄家,抢劫大法书籍和经文,还有家中孩子们的电脑,然后强行把张准丽绑架到了陕县国保大楼四楼,对张准丽进行刑讯逼供,追问大法书籍和经文的来源。

张准丽坚决抵制恶警的不法行为。恶警们未能达到目的竟将张准丽活活毒打致死,然后制造跳楼自杀的假相,并拒不通知张准丽的家人。

直到第二天张准丽的家人去国保大楼打听情况时,国保大队的人才谎称张准丽“跳楼自杀”,已经送到医院。张准丽的家人急忙赶到医院,看到的是早已冰冷的尸体,尸体上遍体鳞伤。张准丽的家人(都没有修炼)悲愤至极。国保大队曾找张的家人商量,企图用16万元封口,但遭到张家人的愤怒拒绝。

元月15日,愤怒的家人在陕县最繁华的地段身穿孝衣,打出多个横幅“做好人反被抓”“还我母亲”,在陕县引起轰动,人们纷纷打听此事的原委。陕县公安局为了掩盖其罪恶,竟非法调动60多名警察,把喊冤的张准丽家人全部抓走,然后强行火化张准丽的尸体,妄图销毁罪证。

据了解,直接参与打死张准丽的恶警有张亚辉、吕飞、康转森,其中吕飞和康转森最为邪恶,而吕飞表现更甚。

山东王新博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送回家 不久离世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大法弟子王新博在山东省监狱遭到非人折磨,被强行注射3针不明药物后,于2006年农历新年前夕被放回家,不久,于2006年2月10日含冤去世。

王新博,男、48岁,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烟草公司职工,以前身患重病,1997年修炼法轮功以后,得以康复,身体健康。99年7.20后,王新博因多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蒙冤上访,及在自家门口炼功,先后数次遭到非法拘留、劳教。

2000年10月15日,当地警察到王新博家非法抄家,并把他从家中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001年,王新博因传递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劳教3年,后保外就医出来,继续遭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2003年在做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被淄博市张家店区恶党法院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到非人折磨。

2005年10月狱方为了逼迫他“转化”,连续4天4夜不许睡觉,十几个恶徒轮番殴打折磨他。为了抵制迫害,王新博4天滴水未进。直到王新博被折磨的全身浮肿昏死过去,才被送到警官医院。当王新博浮肿消退,身体有所恢复时,医院竟然强行给他打了3针不明药物,然后,在2006年农历新年前夕把他送回家。

王新博回家后,腹部极度膨胀,双腿严重水肿,浑身疼痛难忍,送到医院检查发现,内脏严重损伤,做穿刺时腹腔放出的全是黑红的血。王新博于2006年2月10日去世。

暴殴、野蛮灌食 吉林李凤芹被警察活活折磨致死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女,50岁。2005年10月11日上午,李凤芹在朋友杨秀华家,被突然闯进的几个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恶警齐力穿着皮鞋狠毒的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然后恶警张德清把李凤芹强行塞入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李凤芹的胸腹部剧烈疼痛,不能喘气。到看守所后,李凤芹连车都下不来。恶警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一起强行把她拖进看守所。李凤芹瘫软在地,被犯人强架着拖进监室。

在李凤芹绝食抗议迫害的第七天,看守所狱警强行把李凤芹拖到医务室进行野蛮灌食。给她灌食的狱医姓李,他们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咸菜汤,掺玉米面的奶粉。次日,李凤芹又被强行抬进医务室,这次参与灌食的有女狱警滕庆玲。李凤芹的双手被绑住,她向参与灌食的人说:“不要再灌了,灌了也得吐,何苦折磨人”。女狱警滕庆玲说:没事的,吐也得灌下,还能听你的?

到第十天下午,李凤芹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大夫检查完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她的家人来接时,是由犯人把她抬出去的。

回到家,李凤芹就开始呕吐,吐的都是绿水。家人把她送进榆树市医院。经医生检查,没有血压,摸不着脉,瞳孔放大,血也抽不出来,针也扎不进去,肚子胀得很大,确诊为肠梗阻,非常严重,又做不了手术,大夫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

李凤芹昏迷不醒,家人决定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大夫说怕到不了长春,家人说走哪算哪。市医院120把她送到长春医大二院,经过14个小时的抢救李凤芹才苏醒过来。李凤芹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家人为她看病至少花了七、八万元。李凤芹于2006年1月30日下午含冤去世。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