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生哪一世您曾经是我的亲人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距离我家约2公里外有一块大草皮,我是那里的常客。我喜欢在那儿读《转法轮》。那里有个眷村,里头大都住着一些民国38年时随国民党到台湾的老兵。每回到那里停好摩托车时,经常会有些老先生经过我身旁。我总是大声的说:“伯伯您好!“他们也都回我一个高举的手势,亲切的回应:“你好啊!”

今天读书读到一半休息时,瞧见一位个子很高,穿着中山装的老先生,我微笑着向他问好。他问:“你在看书啊!”我随即走过去,让他看我手上的书,问他:“伯伯您知道法轮功吗?这是其主要指导的书籍。”伯伯说:“我在电视上常常看到啊!这我知道,全世界就唯有中国大陆不让炼。”我对他说:“是啊!99年时江××为了维护他的政治利益,残酷的开始迫害这群修炼人,其实这群人只是平静祥和的在修心健身。”伯伯对我说:“人多了嘛!为政者要害怕的。”我问伯伯:“非人性的打压已经6年多了,我认识的一个中国朋友告诉我他曾经在狱中跟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他对我形容这些法轮功学员时,说了三个字——‘好样儿!’因为他见到他们总是祥和的,没有仇恨的对待着折磨他们的警察。伯伯您想想哦,如果这些学员真的象江某所担心的,怎么可能长达6年多来都是这样平静的、祥和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频频劝善讲真相呢?”伯伯说:“是啊!是啊!”

我随口问伯伯:“我们一起来炼第一套功法好不好?”他回答:“我昨天刚从医院出院,我得肝脏肿瘤。”我说:“真的啊,可您的气色精神看起来都很好的,我们一起炼,这一套功法一上来就将百脉打通。好不好呢?”于是教了他一遍,我们就开始跟着炼功音乐一起炼。伯伯已经82岁高龄了,所以在炼功中我不断的鼓励他,只见他非常认真的,全心全意的学着,没有丝毫的分心。

当我们炼完时,我顾虑他刚刚动过手术,将垫子放在冰冷的凉亭的椅子上,请他休息一下,他不断的谢谢我。我把手中的《转法轮》送给了他,请他每天都记得看看这本书。起初他拒绝我送他书,我问他:“您是不是嫌弃我把书看旧了呢?”他急忙解释,掏着口袋要给我钱。我笑着对他说:“这本书可是无价之宝哦,您得给我多少钱呢?您就收下吧!我相信哪一生哪一世您曾经是我的亲人哦!”这回伯伯乐呵呵的大笑着说:“我相信我相信啊!我就收下吧!”他握着我的手对我说:“你的手掌浑厚,我看的出来你的身体非常的健康,体内的中气十足。”我笑着告诉他我曾经是弱不禁风的,到我学了法轮功后得以脱胎换骨,是法轮大法赋予我全新的生命!我们相谈甚欢,我抄下我的电话给他,他紧握着我的手,我们在彼此愉快诚挚的祝福声中道别!

我相信缘份,也相信他可能曾是我前世的亲人。即便不是亲人,也肯定有着某种缘份,否则就不会有这场相见了。今天我将最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告诉了这位梁伯伯。他在临走前又告诉我一句话:“你是给了我最好的礼物啊!”我开心的笑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