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在安徽合肥讲法传功点滴(二)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2006年的4月15日,是师尊第二次来安徽合肥传法传功班十二周年纪念日,每当回忆起师尊来合肥传法传功的珍贵时刻,我都止不住落泪,真想再回到十二年前的那段日子里。师父,我们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想念您!

师父1993年11月第一次来合肥传法传功时,我们车间一位年轻同修参加了,学了三天后告诉我说她参加了“法轮功”的班,法轮功可好了,叫人做好人,还性命双修,学了长生不老、长寿。现在才三天,你如果现在想学,还可以去。我说,叫人做好人,好。可是当时我的悟性差,心想家里的事没安排好,孩子小抽不开身,所以就没去参加。转眼到了第二年4月份,我参加了师父第二次来合肥办讲法传功班。

在1994年3月底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跑着穿过一间房子,这时我觉得有人过来,我就跑到马路对面去站着,只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人站在马路的那边,那人脸上金光万道,光芒四射,过一会儿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是哪家的。”我赶紧对着光芒四射的人双手合十(修炼之前我不知道双手合十)。修炼后我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指点我这个有缘人得法。

师父第二次来合肥办传法传功班,当时有一千五百人参加。师父一讲法时,我就睡觉,但是我能听到、也知道师父讲的法,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样,“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师父讲开天目时,我就觉得头皮发紧,有往里拽的感觉。

有一位从山东来的学员,当时是抬着来安徽合肥参加师父的班。他的病是因为学其它功后去给人治病,结果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了。师父后来把他的病给调理好了。大法学习班结束时,他自己站立起来上台发言,用他自己的亲身体会讲了他学大法受益后的变化。

还有一位学员,因参加传法传功班前身上有附体,就上台请师父给他去掉,师父问他:你是真要学大法,想去除这些附体吗。连问了他三遍。他答应了。师父手一抓,就把他的附体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