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县大法弟子回忆最幸福的时光


【明慧网2006年4月3日】我参加了师父的面授传功讲法班八个,从听不懂佛法到听懂佛法,从不理解法理到走上修炼道路,共走过了13年的时间。每当我回忆起那段可喜的日子,就感到无比的幸福,殊胜美妙;每次想起这些事时,泪流满面,都倍感惭愧。修炼这么些年真是有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首先,从1992年11月参加山东省冠县的面授班说起,师父来冠县传法是1992年11月11日,当时这里的人们对师父和法轮功还不了解,师父为了使人们对法轮功有个初步认识,来后由县气功协会的领导人安排并陪同在冠县电影院作了一场气功报告,又在“老干部活动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咨询治病三天。期间出现了许多神迹,严重的心脏病、癌症、脑血管病、高血压、植物人等都是手到病除。

1992年11月14号上午,天气有点冷,还刮着小北风,8点前后,来中心治病的人就络绎不绝。其中一位交通局的中年妇女身患多种疾病,自1988年就开始休班在家养病,也曾想尽各种办法为她治病,聊城专医院、山东省立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301医院等等名医院去过多次,也找过巫医、神汉和“香桌子”,都无济于事,病情越来越重,连站立都困难了,1.6米左右的个头,体重还不到32公斤,日日都挣扎在死亡线上。她当天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来的。

挨号到10点多,在西厢房的门口,师父望着这位妇女,从头到脚看了一小会,然后叫她闭上眼、微曲上身,只见师父挥动着右手,从头拍到脚,声音非常大。约2分钟,只见这位妇女脸上挂满了汗珠。而且她还看到了很多很多另外空间很殊胜的景象。她一下全明白了,知道了师父的伟大。她激动不已,身上热,心里更热,望着师父激动的不知说什么。

停了一会,她说自己5、6年没骑自行车了,师父说“你骑上去,越快越好”,她跨上丈夫带她来的自行车,围着院子中央的一个大花池转了起来,欢喜的好似一个小孩子,尔后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还有一位县医院的职工,是个男的,从桥上摔下来摔成了植物人,已经躺了有几年了,听说师父在中心治病,家人就把他用车拉来了,只见师父用手拍了拍他的全身及头部,然后用手抓了几下,他就坐起来了,四肢都会动了。家人非常激动立即全都哭着跪下给师父磕头,很长时间都不想起来,周围的人都激动的说:真是活佛在世!

1992年11月16日上午,我听说师父在冠县电影院做主场报告,我在家里已经腰疼三天了,听说能治病后,就由我的一个亲戚把我送到了电影院。我坐在前两排,离师父很近,师父做了三个小时的报告,给调了两次病,当师父一挥手,我感到腰疼部位被猛的向外拽了一下,听完三个小时的报告后,我的腰不疼了,我自己竟能走回家去。我家人说这位气功师是活神仙,你去跟他学吧!下午我自己走到离家三里地的中心报了名。晚上,参加了师父的面授班,七天班结束,我的所有的病、高血压、美尼尔综合征,严重的神经衰弱,关节炎全好了。十三年从未犯过。

我参加的第二个面授班在山东临清市,那是1993年5月中旬,我们冠县去了12个学员,我领队,其中小陈(化名)没有参加冠县的面授班,她全身的器官都有病,尤其肠胃病最严重,几年都不能吃馒头,只能喝稀饭。为了照顾上班的学员,师父晚上讲法教功。第二天上午,我们冠县的四个学员在招待所一楼大厅坐着,想等在二楼住的师父下来时见师父,不一会,和师父一块住的北京大法弟子喊我们:冠县的学员上楼来,师父叫你们哩!我们听到后马上激动的跑上楼,一看师父正在门口等我们!我们见到师父后都痛哭起来了。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师父把我们让到了沙发上坐下,关心的问冠县的修炼情况时,我们才停止了哭声。然后,师父给我们每个人剥了一个橘子,先给我剥了一个,开始我不好意思接,师父笑着说:“吃吧,吃吧,每个人给剥一个。”这时北京的那个大法弟子说:师父给还不吃。我马上接过吃了,我们四个人吃了橘子后,顿时感觉非常美妙,无可言表。特别是小陈出了一身汗,感到全身特别的轻松,我把冠县的修炼情况向师父汇报后,师父说:“要多学法,好好修炼。”

在临清,我们无比幸运的能和师父在一起吃了两次饭。第一次是师父到临清的第二天早晨,那天早晨6点半我们正在招待所等待吃早饭时,正好碰上师父和北京的弟子从招待所出来去公园,我们一看马上跟着师父,师父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紧跟。当师父走到一个舞剑的女士旁边时,那个女士说了什么我没听见,师父站住了,对我们说:你们往前走吧!后来师父告诉我们:那个人身上有一个狐狸精,我给她处理掉了,原来师父去公园是去清场去了。

从公园出来后,师父领我们到摆地摊卖早点的地方,师父说:咱们在这里一块吃早饭。没等我们吃完,师父已经结了帐。在开班的第三天中午,师父又请我们吃了素水饺。

办班的第六天是星期天,我们冠县的大法弟子都盼望着师父能再去我们那里。师父满足了我们的愿望。星期天上午到冠县后,师父也没有休息,直接到了大礼堂,冠县的500多学员正等着哩!师父又给冠县的大法弟子讲了一次法。中午在冠县招待所我们和师父一起吃饭时,师父说:我曾有一世在冠县。当时我们不解,后来经过学法才理解点其中涵义。师父吃饭时掉到桌子上的饭粒都捡起来吃了,我们也跟着学,最后吃完饭走的时候,师父走到门口对我说:把剩下的饭菜收起来,别丢了。我马上照办,从此以后不再浪费。

每当我想起这些幸福的时光时,就泪流满面,这确实是幸福的泪,又是惭愧的泪。当前无论邪恶采用任何卑鄙手段進行迫害和打压,都无法改变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决心。事实证明这批修炼大法的人群是打不倒压不垮的,我唯有精進的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走正走好最后的路,珍惜这万古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