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班”的学员忆师恩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师父当年在中国大陆传大法,千辛万苦,走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大法的美好神奇象磁石一样吸引了千千万万个有缘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聆听师父的亲自传功讲法。师父每到一处办班除了本地学员,还有一支浩浩荡荡跟着师父走的“跟班”学员,师父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每当学习班要结束,学员都恋恋不舍,都不愿意离开师父,都想在师父身边多呆一刻,这一刻是多么珍贵啊!

我有幸成为这“跟班”大军里的一员。

记得在广州、济南一下火车,就有一支挂着“法轮功”牌子的车队来接站,这都是师父操心给安排的。在广州体育馆门外的广场上,在师父办班期间有几十辆大小客车挂着“法轮功”的牌子,接送听课的学员。一路上浩浩荡荡,行人都驻足观看:啊!法轮功这么多人!

在延吉学习班上的第一天,几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而我身旁却有几个空位子,我想这是谁呢?师父都讲课了,怎么还不来?正想着,只见一位中年男子风尘仆仆的带着两个男孩,一个八、九岁,另一个十一、二岁,来到空位子上坐下,说是刚下火车。我轻轻的问了一句:“哪来的?”他回答:“甘肃来的。”我不由的啊了一声:这么远哪!这时就听见师父说(大意):这个法传的是够大的,很远的都赶来了。

师父什么都知道啊!这时只见那两个小男孩轻轻的把两腿一盘,挺直了腰板,认认真真的听师父讲法。我在想:只有师父,只有这么大的神圣的宇宙大法,才能吸引这么多的有缘人万里迢迢的来听法。后来听说新疆地区还来了一批到广州听法的有缘者,克服了重重困难,真的是万里迢迢啊!

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就在这一次一次的学习班上,无论是本地区的还是外地的学员,能够圆满的听完课,直到学习班结束,这里容進了多少师父的操劳和心血啊!

我当时听到一位安徽来的学员说:她瞒着丈夫,带着丈夫的两个妹妹来参加长春的法轮功传授班,因为错过了安排接站的时间,她们坐着公车来到了办班的地方――吉林大学的礼堂的外边却找不着门,这时只见一位老者笑呵呵的问她们:是来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的吗?她说是。老者就领着她们走,并笑呵呵的说:从安徽这么远都找来了,还瞒着丈夫,都走到门口了,怎么就找不到门了?这位学员一愣,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的事呢?等她听完了师父的讲法才悟到:原来那领路的老者是师父的法身来接她们的,心里一阵感动。

还有一位学员,是安徽农村来的小伙子,1.80米的大个,长的很帅气,他告诉我,半年前他还是一个残疾人,腰弯的快成90°的罗锅,是师父第一次在安徽讲法时,当地的气功协会把他介绍给师父的。师父几次拍拍他的后背,他的腰就直起来了,他对师父的感谢无以言表,也是师父走到那里,他就跟到那里。在后来的学习班上师父知道他经济很困难,还免了他的学费。

提起学费,当时法轮功学习班收的学费在全国气功班各门派的收费中是最低的,而且跟班的老学员只收半费。因为法轮功的收费低,引起其它门派的不满,跟气功协会提要师父提高收费的标准,但师父一直都没动。

还有一位长春的学员,一家四口,还带着一位80多岁、行动不便的老母亲来参加郑州的学习班。错过了接站的时间,她领着老母亲及家人在街上转,想找一家旅店。走着,走着,只见一个小二楼,是居民住宅,她想:这个小楼要是旅店就好了,就不用走了。就在这时,二楼的窗子打开了,一位阿婆亲切的对他说:是找住宿的地方吧?到我这儿来住吧!这位学员当时就悟到了是师父爱护学员,怕老母亲走不动,帮了忙。

就在这次郑州的学习班上,当地的邪恶为了干扰师父传法,一天下午,师父正在给学员讲法,突然狂风大作,暴风骤雨夹着眼睛大小的冰雹(有的有鸡蛋大小),铺天盖地而来;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开了天目的同修说:在这种情况下,师父第一件事就是保护学员,一个大法轮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学员罩在里面,然后师父开始除恶……

一会儿,天又晴又亮了,师父接着讲法。这件事使我亲眼目睹了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照像,是所有参加学习班学员的心愿。师父无论怎么忙、怎么辛苦,从不拒绝学员的要求,安排时间照像。

可是照像是个苦差事,几千名学员都要跟师父照像,谁也不放弃。夏日的郑州,赤日炎炎。按照大会的规定,每一个省的地区的学员集体与师父照一次就行了,全国有多少个省呀!本来师父就够辛苦的了,可是学员们还不甘心,各省地区照完了,又自动组织市地区的学员与师父照,就这样,师父被请来请去的。

赤日当空,炎热袭人,师父从不烦,总是祥和的、慈悲的、笑容满面的走来走去与大家一起照像。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幕,真是惭愧至极、无地自容,那时我多么的自私。面对着人人尊敬的师父,怎么就没为师父着想,让师父少一次辛苦,少一次操劳,照一次就可以了。怎么就没有为师父想一想,讲了这么多天的法,当天又讲了一上午,下午又与大家照像这么长时间,烈日炎炎哪!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走到了今天,大多数同修都成熟了。可我还有很多的执著没有去掉,都和这个“私”有关,都是这个“私”派生出来的,只有把埋藏的很深的“私”全部去掉,才能达到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的标准。

今天回忆起师父当年在大陆传法的千辛万苦,和我们表面上能感受到的师父对弟子的呵护、珍惜,那真是沧海一粟!实际上师父为我们的付出、为我们实质承受的巨难,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然而永远也不会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