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集中营暴行 唤醒国际社会民众的良知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几天前我把德文明慧网一篇有关地下集中营的文章寄给了一个德国人,昨天收到了他的一封电子邮件,他在信中指证了一起中共活体取器官的事实。他太太(一位医生)有一个马来西亚人病人,该病人去年在中国广州做了肾移植手术。当他太太问及肾来源时,该病人回答,中国医生说是从等待死亡的人(Todeskandidat)身上摘除的。

那么让我们分析一下,这个等待死亡的人可能是什么人呢?

首先,不太可能是得了绝症的病人,因为他们的器官多半已经失去移植的价值了。第二,不可能是出车祸的脑死亡病人,因为一来中国没有西方那样的脑死亡立法,二来也没听说有象德国那样的自愿在脑死亡情况下捐献器官的,随身携带官方所发的捐献器官卡的潜在的捐献器官人群,即使有,这样得到的一个器官也不可能很快轮的到,并且恰好适合于一个远离中国的,居住在德国的马来西亚人。按照西方国家一般的统计,一个需要换肾的病人要等3-6年,才能得到一个脑死亡病人的适合的肾。这么长的等待时间对非本地人来说是不现实的。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性,这个等待死亡的人是一个被判处死刑的犯人,也就是说,这个犯人在被处死之前先被摘除了身体器官。且不要说这个犯人是不是西方刑事犯罪意义上的刑事犯,即使是,这样对待一个杀人犯,也是极不人道的,并被国际社会所明文制止的。更何况,通过苏家屯集中营的曝光,证明中国这个庞大的提供器官移植的人群主要是被中共非法关押的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这个马来西亚病人所得到的器官就有可能是从大法弟子身上摘取的。因为有证人指证,在广州戒毒所,就有人多次听到医生对吸毒犯说,不要打大法弟子的腰部,说:“腰子有用的。”这不等于已经把大法弟子当作潜在的供体了吗?假如那些在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人知道自己的器官来源于何处的话,他们还能心安理得吗?

当我把上述情况在学法会上和大家交流后,大家一致认为,我们还要加大力度讲真相,唤醒国际社会民众的良知,减少他们在无知中对大法弟子犯罪的可能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