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工作中的正法修炼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我在电脑技术行业任职,和其他同修一样,我也在讲清真相方面运用我的专业知识。许多技术项目,比如去年的一个项目,对我特别有教育意义,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学员办的媒体成立以后,我就负责开发网路版。开始时我们小组有两个人。由于我们两个学员以前在其它大法技术项目上合作的非常好,所以事情進展也很顺利。在开发网路版初期的困难时期过去后,由于其它项目,我用在开发网路版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另外的学员由于其它事情离开了这个项目,这样,负责技术的责任整个落在我的肩上。

当时我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我用白天上班休息时间开发网路版的编辑系统,晚上我还要做其它项目,夜里我坐在电脑前继续开发网路版的编辑系统。当时印刷版和网路版都必须同时做起来。我经常会从不同的编辑那里得到新的要求、愿望和错误回馈。尽管我几乎将每一分钟都用于设计,但是由于人力的缺乏使编辑的愿望不能全部得到满足。

由于很多编辑不能熟练运用电脑知识,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技术问询。其中的很多问题是我已经回答过多次的。在时间的压力下,我慢慢的失去了耐性,就干脆对很多问题不予答复。这样一些编辑的不满越来越大。尽管我意识到了内心的不平和,我却并不向内找,而是试图更加勤奋的运用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

后来我又从一位同修那里得知,几位编辑由于他们对编辑系统的不满而放弃网路版。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内心充满了辛酸和怒火。我当时想,这些学员怎么能这么做,网路版的存在重要还是操作顺手的编辑系统重要?大法网页的编辑系统更不顺手,但那里的学员怎么就能几年来毫无抱怨的工作,并取得好的成效呢?

我请求一些学员帮忙,但是几个有专业知识技能并能帮上忙的学员,或者是忙于其它项目,没有时间来学习、熟悉这个操作系统,或者表示,他们可以帮忙,但前提是,必须使用他们自己的服务器和自己的系统。我就更火冒三丈了,媒体已经危机了,我请求帮忙,而他们仍然首先是讨价还价,然后才是帮忙。

还有人说,如果我的能力不行,我就应该向别的学员求助。当时我觉得心里很苦。因为我非常忙,没有时间和负责优化网页信息搜索的学员交谈,而这部份是一个网页必须包括的,所以我写电子邮件求助于别的编辑,希望他们帮助我并和这个学员一起把这个工作做完。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不想帮忙,因为他们认为,我不应该避免和这个学员沟通。我的苦真是无以言表,因为正是这些学员说我应该求助于别人的帮助,现在我请求帮忙,他们却将工作推还给了我。

然后又来了最后一击,我曾经请求一位编辑帮忙,写网路搜索器的信息提示文字,然而她却说,她觉得这不是她的事,并问我为什么不去请我太太帮忙。我大发脾气。这位学员刚好曾经也是网路编辑,她应该知道,我的太太协调网路工作,也是处于工作压力下,因为几位编辑放弃了这个项目,我太太必须及时去补足别人的空缺。

我非常严厉的回复了一封邮件。当我用严厉的话出气的时候,我意识到了,最近不论我和学员怎么谈论当时的困难,他们好象都不理解我在说什么。同时对我来说,他们所说的我简直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尽管我们都尽力想把事情解释清楚,但是却各说各话,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直到这时我才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话:

“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那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

提高心性才是关键,而不是环境的变化。具体谁对谁错不重要。如果我不能用法来衡量,所有的努力就只是注重表面,而不是实质。当我意识到了这一点时,我就给那位编辑写信,为我尖刻的言辞向她赔礼道歉。

就这样事情很快有了转机。一位在网路设计方面很有经验的学员,开始越来越多的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很快的他就接手了协调的工作,这样我就有时间把我的那一部份开发工作做好,作为一个团队,我们也能够很快把项目向前推進。

以前我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发脾气,当我一次又一次的碰到这个问题时,我意识到我应该把它修下去。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我已经过了这一关。通过这件事让我看到了自己还有这个执著,并认识到要把它去掉。

这件事也让我看到正法时期的修炼的严肃性,当我被自己的执著心骗了的时候,我不仅自己在修炼上停步不前,同时也影响了很多别的学员,甚至影响了大法项目。在难中我觉得什么都苦,其实苦并不是因为困难本身,而是因为我在那段时间里没有按法来要求自己。

同修之间就象一个家庭,我觉得和他们非常亲近,同时也因此而觉得冲突格外痛苦。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你们真的是象慈悲众生那样对待他了吗?真这样也许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如果你们在家里表现的完全是一个常人,也许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简单,如果真能够放下自己的执著呀,执著牵动不了你,矛盾也就烟消云散了。”

现在我尝试放弃自己的观念来倾听别人对网路版的建议和期望。然后和技术组的学员一起,先用我们对法的理解,然后用我们的专业知识来决定做什么。我们并不是满足每个愿望,问题在于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如何和其它语言的版本共同达到一个更好的讲清真相的效果。

大法工作就是修炼。我感谢师父通过这件事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悟到了很多东西。

在关于电子邮件的问题上我还有一个小小的体会。由于我帮助很多学员应用电子邮件,我碰到很多学员在收发电子邮件上有一些困难,或者是忘记密码,或者电子邮件遭到病毒攻击。由于这些原因使得很多交流和项目受到干扰。这里我想把我对这个方面的理解和大家交流一下,可能对很多一直有此问题的学员有所帮助。

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师父讲:“修上去的,法器是随着人修炼而形成的。如和尚常用的碗、念球、木鱼,道的拂尘、宝剑等等,都可以随着人修炼而成为法器。”

我们用电子邮件来互相交流,来讲清真相……这个应用电子邮件系统和程序的过程,也是一个它们背后的生命同化法的过程,特别是学员开发的电子邮件系统,都是在学员同化法的过程中,助师正法的正念中产生出来的生命。它们都是法器。如果它们是法器,那么只有应用者在其层次上达到了法对自己的要求时才起作用,否则根本无法使用。很多这个空间的安全功能只是电子邮件系统的一般功能,但在另外空间它们是法器,有防护邪恶入侵和消灭邪恶的能力。如果我们确实能发挥法器的作用,而不只是作为一个交流的技术手段,我们就不仅仅会避免很多损失,而且还能救度更多的生命。

最近我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好象我站在画布前,各种不同的讲真相方式如同我画笔上各种颜色,师父想给新宇宙最好的,我被赋予这个机会,这个自由,同化师父的愿望,画出我从法中悟到的最美好的东西。

谢谢师父,谢谢您给予了我这个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