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 放下自我 无条件向内找

【明慧网2006年4月11日】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风风雨雨中我们走过了六年多。回首来时路,我的身心境界发生了巨变,真是在破除层层观念与执著中走出人来。虽然这条路我走的跌跌撞撞,让师父操尽了心,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自己坚持静心学法向心找,总算是一步步的归正了自己。

我与同修交流时悟到,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的过程,也是在去除人心执著与旧观念,走的不好,更应好好剖析自己吸取教训,走正今后的路,也供同修借鉴,少走弯路,整体提高,共同升华。以下仅简单谈一点自己粗浅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法理明 基点正 才能正念正行

很惭愧,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摔了大跟头,走了很大弯路,几乎不能自拔,尽管我如此的不争气,慈悲的师父还是不放弃我,又将我从无底的深渊中救起。沐浴师恩,喜悦无以言表,身心重创的我真的清醒了,深刻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没有学好法,没有走正自己修炼的路,给师尊正法及同修和自己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我是趴了一年多才从新站起来的,痛定思痛,从新归正自己后,特别注重学法,静心学法,多学法,在法上提高,这是我们走正修炼道路的最大保障。渐渐的我对基点问题认识得越来越清晰,体悟到了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修炼本质上的不同,一下明白了我为什么一直走的磕磕绊绊的,关键就是没有完全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没有站在正法基点上看待所遭受的魔难与非法迫害,没有从对大法的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没有把自己完全溶于法中,总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一味的消极承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邪恶钻了空子。

法理明晰后,我觉得自己好象蜕了一层笨重的壳一样,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另一番景象,完全不一样了,内心充满正信;对正法修炼有了更深的认识,对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更加明确了,不再看别人怎样就怎样,盲目的模仿,而是真正悟到了修炼难悟更难,悟到还得去做到;再遇到问题时,当不好的思想念头反映时,不是放纵思想业、怕心而胡思乱想下去,而是马上用法理衡量,符合法的要求的就毫不犹豫去做好,不符合的就立即清除。正念在不知不觉中增长,人心越来越少越弱了,发正念也纯正了许多。

有一件事,更增加了我的正信,感悟颇深。一次我坐在车上默背《洪吟(二)·下尘》,我心中一震,只觉豁然开朗,师父慈悲的将另一层法理点给了我,体悟到师尊是站在怎样的角度与境界来看待这场迫害,怎样的气魄!洞察一切,掌握一切,并巧妙利用着这一切正法,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面对邪恶的疯狂,讲真相、救众生不是应该正念对待吗?哪怕发一张资料,讲一个人,也应本着慈悲救度的心态去做。随后,我发现自己的怕心、争斗心少了,也不显示了,纯净了许多。

还有一次我们准备去发资料,却听到当天晚上全城到处是蹲坑的。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去了”,可站在法上衡量,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谁配干扰与阻拦?我们按师父的安排去做,谁敢迫害?只是我的心态必须纯正。

一路上警笛声时不时传来,我们发着正念,平平稳稳的发完后安全返回,深切体悟正念越强,越显大法神威。

还有一件事,我有一次在宣传画廊的边上经过时,看见有“反×教”宣传画,什么时候挂的不知道,因我们长年持续发正念铲除当地邪恶,邪恶早已猖狂不起来了,所以挂上不久连宣传板都丢了,只剩一块,画也掉了一张,正巧让我遇见,我悟到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点悟我们彻底清除它。

当时正念一出,在我们这里怎能让它存在,今天就得拿下,不断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晚上我与两同修一起去的,到那才发现原来这块板锁在框上了,怪不得还存在,我们也愣住了,够又够不着,怎么办?要不明天再想办法?但我心中就有一念,绝不允许让它留到明天。

我走到锁头跟前,用手握了握,轻轻一拽,锁头竟然开了。我们迅速将画撕下,可是锁头却怎么也锁不上了,我们想走,可觉得不妥,如因此宣传板丢失,我们是有责任的,一定要锁上,抱着这一坚定的一念,在师尊的加持下,神威显现了,我轻轻一按,锁头又锁上了,通过这次神奇的经历,更增强了我们的正信。

二、追根究底,彻底去除怕心

真正去除怕心却绝非易事。由于多次遭受邪恶的骚扰与迫害,加重了我的怕心,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头脑中马上就会想自己会不会被骚扰,被非法抓捕,我该怎么去面对。一颗心在不安中度过,尤其一有急促的敲门声就害怕,可越是害怕,就越在这方面干扰,邻居、收费的、串门的、亲友、送报的等等……每次都把门敲得震天响,一次次的担惊害怕,虽然随着自己学法精進,不断去除,怕心少了许多,但根子上的问题还在。其实一切都是自己的心招来的,修炼就得扎扎实实的向内找,审视自己这颗心,从根子上去掉它,我也知道去怕心,却干去去不掉。

有一天我买菜回来走到楼下,心中似有所悟:长期以来遭受非法迫害,已经形成了一种观念,就象条件反射一样,往起勾我的怕心。再从根子上找一找,我把自己当成人了,基点没摆正,一个证实法的修炼者应是这样的心态吗?一直觉得自己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可是在关键时刻,我真正信师了吗?师父在《转法轮》早就讲过:“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正信了吗?以前也曾从感性认识理解这段法,但那完全是寻求保护和依赖师父的心,这不是正念啊,只有在法理上真正悟到才成。

明白后我很惭愧,我怎么怕它们?它们配来干扰我吗?我这样怎能算师尊的弟子啊?怎配做大法徒?立即正念消除一切不正的思想因素与不正的观念,随着自己的归正,这些事也没有了,而且再听到什么“又紧了,又要……”的类似消息时,心不再随着动了,并且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当正念强大时,觉得邪恶太渺小了,什么也不是。

以前发资料,发着正念,有时还有点紧张,每次做完就象松了一口气,深挖自己还是有侥幸的心理,还是怕,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怕这怕那,顾虑重重,愿意找自己认为好讲的、可信的去讲,有分别心。现在那种感觉很少了,带着强大正信的力量,觉得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去做,有着神圣的使命感,所到之处,解体一切邪恶因素,救度一切有缘人。心态越纯正,效果也较好。当我的心在法上时,一切就似行云流水般自然美妙,这是大法的威力。但时不时怕心还会反映出来,我就正念去除它。背师尊的法《洪吟(二)·怕啥》,正念一出,怕心也就灰飞烟灭了。就这样反反复复中一次次清洗着自己,怕心也越来越少了。

三、去除间隔,圆容整体

集体学法炼功,形成交流切磋、整体提高的环境,是师尊给我们开创的最好的修炼方式。但中国大陆的邪恶最怕我们形成整体观念,千方百计搞破坏,制造间隔,各个封闭,以便分别迫害。尤其我们这一地区,迫害较严重,非常封闭,怕心重,就更需要集体学法的环境。

因我家条件较好,都是修炼人,决定主动开创学法环境,我们终于能集体学法了,可由于怕心较重,执著太多,同修之间缺乏宽容,被邪恶钻了空子,不长时间就坚持不下去了。可毕竟是打破了僵局,过一段时间,同修们又感到状态不好,悟到还应集体学法,况且老年同修看明慧文章很吃力,这样又学了起来。可因没有及时找到根本执著,正念破除邪恶因素的干扰,不几天,又不了了之了。

我也意识到是哪里有漏,但却只是浮皮潦草的找了找,更多是用常人的观念去衡量、分析、向外找,甚至指责、埋怨同修,也很烦恼,想躲避,不想再浪费时间与精力了,但还尽量保持着联系,经常与他们交流切磋,有什么事时能形成整体,发正念,营救同修,等等。虽然没有完全破除间隔,可还是打破了封闭的状态,怕心少了,顾虑少了,正念强了。

根本执著并没有去。不长时间,由于我与同修的体悟不同,又使矛盾再次激化,我过于强调自己的正确,指出同修的问题时无善念,态度比较生硬,别的同修给我指出来,我还不服气,还是强调别人的不是,就是不想找自己。

同修走后,我心很烦,随手拿起一本小册子,最后一页是这样一个故事《别老是眼睛盯着别人》,我心一动,再一翻是《给别人一个台阶》。看完之后,意识到是师父在启悟我,是我有问题了,我心中向师父承认着错误,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我终于揪出了掩盖很深的一串串的执著,愿意为大法付出的心是好的,可是抱着强烈的干事心、急于求成求全的心、争斗心、缺乏宽容、没有为别人着想、一再指责、向外求,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会发生?这是针对我的哪颗心?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升华和提高,而修炼不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吗?

悟到这些后我及时与同修交流,我们整体比以前更协调、更圆容了,每遇到什么事,我们能及时交流,快速聚合形成整体,发正念,否定了邪恶的一次次迫害,营救同修整体配合的事,都能正念对待,或近距离发正念,或讲真相,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参与。

遇事能包容别人为他人着想,同时无条件的向内找,摆正心态后,才觉得渐渐入了正法修炼的门,知道什么是真修,什么是正法修炼了,同修之间也就越来越溶洽了,整体的威力越来越强大。

六月份,在610的直接操控下,一些被他们蒙蔽的所谓转化者到处散布歪理邪说,并从市里来这里长住,四处游说,一时人心惶惶。

我们悟到这是我们整体出现了问题,邪恶钻空子迫害,主要针对长期不走出来的,带修不修的。我们这里有很多这样的,只在家修,我们也曾努力与她们交流,但效果不好,就放弃了。这是多大的漏,多么不负责任,师尊教导我们不要落下一个啊,我们不去拽她们上来,邪恶就会拼命把她们拉下去。

法理上明白了,我们马上共同交流,形成整体,弥补漏洞,正念否定,决不认同,即便我们有漏,我们也会在法中归正,决不允许邪恶钻空子。每一个同修都找周围的同修交流提高认识,不被邪理歪论迷惑;整体高密度发正念,这样彻底否定了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周围没有一个人被干扰。

有一个地区的同修忽视了这件事,结果被他们落下好几个;同修们意识到后马上归正,找这几个人交流,不长时间,随着我们的归正,这几个人又差不多都明白了,邪恶这一阴谋又破灭了,邪悟者也四散而去,说什么结束了。又一次见证了整体的威力,而且随着我们整体的圆容,三件事做得越来越好。原来恶警全部都换走了,环境变得越来越宽松。

几经波折,我们在反反复复中基本上能形成整体,虽然做的不是太好,但已经改变了周围的一切。我悟到:凡是整体圆容共同精進的地区,环境越来越好,邪恶迫害不起来,讲真相救众生的效果也就好;越是自我封闭,怕心重,同修之间形成间隔的地区,邪恶因素越猖狂,迫害越严重,因为邪恶就隐藏在间隔中捣乱。整体升华共同提高已经是做好三件事迫在眉睫的事情。

四、去除执著,放下自我,无条件向内找

在正法修炼中,也是一个不断去除执著、放下自我、踏踏实实修炼自己的过程,遇到的每一件事都应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执著,并修去它,使自己的心性、境界在正法進程中得到提高。可我却常常把做大法的事,如何千方百计做好当成了修炼,在干事心的驱使下,在做大法工作的掩盖下,不断放大自己没及时修去的执著,被旧势力黑手乱鬼钻了空子,造成严重干扰。

由于自己情太重,给同学讲真相特别执著,结果效果反而不好,而我又陷在情中不能自拔。着急、气馁、伤心落泪。看看人家事业有成,生活幸福,比比自己被迫害得无家无业,没有修去的名、利、情,又生出许多执著,自卑心、虚荣心、自尊心、妒嫉心等等,都往上冒,满脑子胡思乱想,正念也不强了。

我意识到不对,赶紧调整自己,学法发正念,可学着学着,又翻了起来,眼睛看着书,脑袋里翻江倒海,不敢再看下去,觉得这是对法的不敬,发正念也不静,思想业干扰得很厉害。

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加强主意识,决心突破它,情况有了好转,觉得正念也强了,可是不长时间,又翻了上来。反反复复中我有些气馁,真是,“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

明白归明白,做起来真难,一次次走的不好,我开始消沉,证实法的事也不上心,觉得自己都不配了,而且放任自己,邪恶乘机钻空子,家里环境也不好了,来的人也多;常常是刚拿起书,就有事,眼看自己忙忙叨叨三件事却做不好,心里越着急,越干扰,小侄放假来补课,兄弟又来养病……

一晃三个来月,头脑昏昏沉沉,同修之间协调也不好,本应及时告诉同修的事,一拖再拖,给耽误了还引起两同修之间的矛盾,同修也来找我“兴师问罪”。看着这一团糟的局面,我的心受到很大震撼,马上诚心向同修致歉,向内找,放下心来与同修交流,同修也在法上有了认识,放下了,宽容我。

事情过去了,我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灰心到了极点。再这样下去不但自己被邪魔干扰,恐怕会给大法带来影响。我决定放下一切,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挖出了这诸多执著的根源――执著自我的旧观念:我要如何如何,我要怎样怎样做好,从而助长了强烈的证实自己的心,做不好时又消极气馁,灰心失望,开始逃避。

写到此,我又窥到自己更隐蔽肮脏的一颗心,罪不容恕的利用大法之心,竟然想利用大法追求自身完美境界,证实自己,多可怕呀。

我一直以为自己无所求,记得曾读过同修写的这方面文章,自己还想:我可从没有这样的心。原来是这颗心一直被掩盖着,掩盖着,抱着这些肮脏的东西不放,怎能不被干扰呢?悟到后马上振作起来,坚持多学法,多发正念,净化自己,排除干扰,这时我读到了师父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句句震心。

尤其读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我心中的困惑荡然无存,法理之光破除层层魔障。这不正是我当前的写照吗?我就是被这些邪恶的东西干扰得难以自拔呀,使我消沉、懈怠,贻误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大好时机。也将自己置于危险的边缘,多可怕啊!

再一次体悟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又从新爬了起来,对大法充满正信,决心深挖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在实修中彻底去除掉,尽快归正自己,放下自我,把一切交托给师尊,溶于法中,勇猛精進,不再辜负师尊殷切希望与慈悲苦度。

还有一个体悟想与同修交流。记得在2001年以前,我曾在一个地区担当协调工作,接触很多同修,承负很大,做了许多证实法的事,表面上修得轰轰烈烈,现在回头看一看,那哪是修啊,事做的虽多,可是干事心、欢喜心、争斗心、争强心、显示心、贪心、求名心……各种执著与观念生息滋养,强烈证实自己的心膨胀再膨胀。其实那时和我联系的同修已相继都联系到了资料点,可由于人情与观念执著,谁都不愿改变现状。

后来,也没有时间静心学法了,漏洞越来越大,招致邪恶疯狂迫害,自己走了很大弯路,几乎不能自拔,还连累了好几位同修,给当地讲真相带来很大损失,很长一段时间都受影响。诚然这与该地区整体修炼状态有关,但对我而言,教训太深刻了,所以我真的警醒了,理智了。

我愿与我有同样执著的同修能够借鉴,千万不要让干事心、名利心等人心执著左右自己,在状态不好时,一定要静下心来多学法,无条件向内找,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因为法是圆容的,会平衡好一切的。当你需要调整时,别的同修会默默补充上来,当然绝不是千篇一律的教条,要针对自己的情况斟酌,时刻正悟,其实暂时的修整也是对自己、对法负责的表现。

我们走正的路就是最好的证实法,因为一旦招致迫害,无论自己在反迫害中走得再好,都没有走正我们的路,这绝不是师尊给安排的,而且会给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带来巨大损失。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的升华与提高都是第一位的,也是做好大法工作的最大保障,只有自己越纯正,才能更好肩负历史重任,更好发挥自己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修炼的路上,我走得很笨拙,很缓慢,象蜗牛一样背着重重的壳,时不时还辨不清方向,总是东撞一头,西跌一跤。回头看看自己,就是太执著自我,执著做事,忽视了自己的修炼与提高,因而也使很多应该做好的事做的不好,特别是耽误了许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尤其对《九评》的认识不足,三退進展缓慢,还有许多没修去的执著,同修之间的圆容,等等,都有待于自己尽快归正,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不再拖后腿。

以师父《越最后越精進》中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

最新的体悟是:修炼的路就如同师父给下的“机制、气机”一样,已经早就铺好了,如果我们越是执著自己就越拧劲儿,越是体悟不到那种被“机”带着的飘然状态;越是放下自我溶于法中,越能体悟那绵绵不断,行云流水般的自然美妙,越走越轻松。

在写的过程中,深感就是层层破除自我、去除执著,净化自己的修炼过程,蜕去了一层又一层沉重的壳,在此也建议没写体悟的同修赶紧拿起笔来,后补上来,别再错过这修炼提高的难得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