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低灵迫害,颈椎痛消失


【明慧网2006年4月13日】近两年我颈椎总是痛,转头时颈椎象卡着了一样嘎巴嘎巴直响,痛的拧不过来,又牵连半边头痛,痛的头象裂开了似的。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有时管用,有时就不太管用。

前日梦中,在一个小镇商贸市场的路口,我正慢慢的逛着,看到东面开过来一辆满载大卡车。因马路上行人、车辆乱哄哄的没人躲闪,我走在路中间也不急闪避。谁知这辆货车驶近市场并未减速,不知怎的一眨眼就到了跟前。要躲避已来不及,想腾跳飞起,可这辆车好高好大,简直是个庞然大物,也跳不及了。索性就地趴下,让卡车从我的身上开过去。车底盘很低,好象刮到我的身体,但却象从粒子间穿越一样,身体并无痛伤,心中也无一丝惊慌。从地上站起,心里怪道:驶進市场也不减速鸣笛。接下来我又走过一片民房,这时发现脚前有六、七条“草鞋底”聚在一起,每条足有一尺长。我毫无感觉的从它们跟前走过,没采取任何行动,此时梦醒了。

想着梦中的这两件事,第一件事可能是索命的,那利用这种形式就算还了。第二件事却让我心里犯嘀咕:怎么会做这个梦呢?我们这儿“草鞋底”很多,属蜈蚣类,很毒的东西,身上如被它爬过会出现一溜小疙瘩,当地俗语叫“草鞋底”。年少时我曾被叮过,腿肚起了杯口大的痈,约半个月才消下去。我一直很怕此物,每次看到这个浑身长满长腿的东西趴在墙上,或从床单、枕头上突蹿,我都会后背发紧,头皮发炸,比看到蝎子还惊慌。可梦中怎么如此麻木呢?看到“草鞋底”怎么没清除它呢?

做了这个梦的第二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做资料,头又痛起来,脖颈也僵硬,我不断的拧转脖子仍无法减轻疼痛,工作都要做不下去了,痛的挠心直想蹦,痛的怪异。这时心中一激灵,眼前浮现出那一团“草鞋底”。是它,是它们!我立即调用功能灭过去,只见发出的功能如一股钢水自空中倾泻而下,浇向那团肮脏的东西。就在那团肮脏的东西或头或尾被钢水烧焦的同时,头痛也瞬间消失,再扭转脖子,颈椎象上了润滑油一样运转自如。

至此我长叹一声:唉……长期被这邪毒之物所害,今日才知是此物作怪。旧势力为达到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目地,不惜自贬身价调用这些低灵、怪物、烂鬼迫害我,阻挠我及时向同修传递明慧消息,但是穷途末路的旧势力无论变换什么招式,也摆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后来,我还有几次轻微头痛,我悟到除恶未尽,还有那些尾部、长腿……那些没死的细胞还有它的灵,还死心不改。我即刻对那些残肢再发正念,头痛立即消失──我想不管它有多少层细胞间隔,我会一一除尽。

写出此文与同修交流,也可作借鉴。同一种“病业”干扰形式,会有多种因素干扰造成:可能是需要善解的生命在讨债,可能是黑手烂鬼在往我们身体里打毒针或操纵低级怪灵直接迫害,也可能是自己做了大错事,等等。遭受“病业”严重迫害的同修,只有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加重迫害,才能真正做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