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迫害是我修炼上的漏洞


【明慧网2006年4月16日】当苏家屯集中营被揭露出来的时候,我十分愤慨于中共邪党的罪恶。我对自己说我过去讲真相一直做得不够,我现在一定要投入到揭露集中营罪恶的讲真相中来。但是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我却只找到了几天时间去揭露中共的罪恶。其余的时间,我或是被工作缠得分不了身,或是家里有事(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修炼),一直不得空闲。到后来连学法的时间也没有了。我发正念来改变这种纠缠,却收效甚微。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却一直找不到自己的漏。

昨天看了几个同修的电子邮件,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漏洞:我在集中营这件事上的基点摆错了。我没有把大法放在首位,相反的,我把集中营和器官移植当作了主要问题。但我和别人讲这件事的时候,我总是强调摘取器官的罪恶,很少提到法轮功。我认为摘取器官本身已经邪恶的不得了了,世人的良知会被唤醒,所以我不用提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了。

但我却错了。“中共邪党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把他们关进集中营,以便从他们身上摘取器官去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前者只是告诉世人中共在犯罪,罪行是摘取器官。人们听到后去制止中共,只是制止摘取器官这件事。中共还会从其它途径继续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是告诉世人,中共在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犯罪。摘取器官只是其对法轮功所犯的罪行之一。集中营必须被制止,摘取器官必须被制止,但更重要的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被制止。

我在这件事上的另一个错误是用了一个错误的衡量标准来衡量中共。当我听到苏家屯集中营的时候,我想:“中共太邪恶了,我不能再容忍中共了,我必须站出来制止中共。”但实际上,我的想法中隐含了一个错误的观点:如果中共不做摘取器官的恶行,我还可以容忍中共。我只是用常人的观点来衡量中共好坏:看它是否杀人,看它是否摘取器官等等。而真正的衡量标准是“真,善,忍”。师父在《转法轮》第一章就讲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所以中共是邪党,并不是因为它摘取活人器官,而是因为它反对大法。

从高一点的角度来看,我只是立足于常人层次的理:你不能杀人,你不能摘取器官。所以我只是在做常人的事。我应该站在宇宙的角度,用宇宙的法理来认识这件事:中共是在对大法犯罪。这才是正确的基点。

所以我和常人讲真相时应该立足于大法。我可以用集中营、用摘取器官来起头或是作为主话题,但一定要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中共邪党反对大法。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犯下了各种各样的罪行。集中营和摘取器官只是中共恶行中的一个。我们要大家一起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包括制止集中营和摘取器官。

当我认识到了我的大漏后,我今天就有时间学法了,也有时间来写这篇文章。我知道我现在走对了。我希望其他同修不要有我同样的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