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刘桂东的遭遇


【明慧网2006年4月17日】最近看到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王屯村法轮功学员刘桂东的老伴一个人孤独无助的处境,良知在责备我,使我不可能再沉默下去,我要尽我所知,尽我所能来帮助她,就因为这,才促使我拿起笔,为你、为我、也为了他,写了一些真心话。

刘桂东因为信仰法轮功被抓走后,村里就将他家的四亩口粮田分掉,土地是农民的生命,分掉之后,他的一家又如何生存,他的家人整天带着小外孙奔走于村镇市之间,追要被强分的土地,村民私下都在说:太过份了,这不是活整人吗?刘桂东老伴为了她被抓,投诉无门,雪上加霜,好不可怜,这就是中共所说的人权吗?我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至此,她家这十余年的事又浮现在我眼前。刘桂东年前被抓,那天我正在打麻将,大家都知道刘桂东是冤枉的,有一天我会出来作证。几天后,另一名被抓的人回来了,刘桂东没回来。派出所的人故意不放她,把她送马三家劳教。

自农村实行土地承包以来,他家虽说人手不足,但过得也挺好,一家三代六口人,老父瘫在床上二十余年直到去世,夫妻合力,维持生计。九零年,借分地之名,当权者强行将他们的责任田、口粮田、牙田部份分给他人,在量地过程中,夫妻二人只要求将分掉的土地如数补足,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合理合法,可派出所却将他们抓走拘留。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在中共领导下的所谓的法律法规,有权就是法的真实现实。

他们一家为了生存下去,全家走上了上访的路,经大连市现场勘察认可,庄河市有关单位大量核算,最终认定他家这事是真实的,补足了被抢分的田地,这种官强抢民田的不法行为,导致他家八年没收入一分钱,八年没种地,八年中始终奔波在讨回公道的上访之中,穷困潦倒,子女上学受到严重影响,八十岁老母整天流泪,最后走投无路,难以顾忌人的脸面,为了生活,为了吃饭,四处乞讨,就这样,还多次遭到村镇干部的殴打,多年上访,负债累累,政府每年给一百元的生活费。让我更清楚明白民不与官斗的背后意思。生活的困难,精神上的压力,使夫妻两人都生了病,妻子胆病、胃病、脚腿病的折磨,天天痛不欲生,在这种绝望中,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大法,使他身上的病全好了,全家又有了新的希望。可是好景不长。

中国每个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对那时的事记忆犹新,每个人的良心都必须在是非、黑白面前考问自己。很多人上当受骗,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很多人在性格上都扭曲了。这是中国人的悲哀。99年我在电视中看到万人集体上访的场面,就知道共产党要对法轮功進行迫害,因为中国人都知道,共产党听不得别的声音,共产党惯用的手段就是欺骗人们,历次运动靠的都是这一套。7.20迫害开始,刘被绑架拘留,因为土地上访的事得罪了庄河市部份官员,他们就公报私仇,把不修炼的老伴也抓進去了,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刘家被抄数次,我们在旁观看,来了两个警车的人,有什么610的,政保的,刑警队的等。足可见是有预谋策划的。他们二次被抓正值秋收,已婚的女儿带着吃奶的孩子,在父母被抓凄苦的日子里,帮妈家干活,孩子小,不会走路,又无人帮助照料,只能狠心背到地里,放在小被上,走一步,挪一步,孩子受冻挨饿。看见听见的人都阵阵叹息,可是无人问津,人们虽然同情,但是不敢沾边。

刘桂东与老伴第一次被抓,她八十余岁的老母亲来女儿家照看,那时正是冬季,家中连水都没有,老人忧闷心愁,哭瞎了眼睛。这真是人间悲剧。

法轮功学员刘桂东,两次被投入马三家,这次被劳教又近半年,女二所所有警官都可能熟悉这张善良的面孔,现在很多正义之士纷纷指责这场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

刘桂东的案件是冤枉的,这个世上的人知道是冤枉的再不伸出援助之手,只能使她冤上加冤。帮助一个善良的人苍天会回报你的,那不是物质金钱能代替了的,你们的家人也会为你的善举而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