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掉依赖心理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我得大法到现在整十年了。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总共修炼的时间加起来不足四年。太多的时间,由于我放不下的执著被荒废了。从同修的文章中,我悟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未去,旧势力利用这一点,在没完没了的干扰我。在这圆满的最后时刻,让我不精進,让我消沉,从而达到企图毁了我的目地。而挖出根本执著,去掉它,也是能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的根本条件。那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呢?

一次,慈悲的师尊在梦中点化我,说我的根本执著是依赖心理。师尊的点化让我警醒,让我羞愧,似一线金光,使我茫然的思绪一下清晰起来。师父在《走向圆满》这篇经文中说:“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我对这些年我的修炼历程做一个梳理,看看我怎样走入大法时,依赖大法的心理是怎么产生的。

还在上学时我就有依赖别人的习惯。也很依赖自己的成绩好,受人重视。在高中时我最初接触气功,目地是治好自己的近视,同时有个好的精神状况,从而取得好成绩,能出人头地。我因而招来附体,被常人认为是精神病,给我以后的求学中带来的一系列的痛苦和灾难,因为治病亦给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这让我以后不敢接触气功。

九六年初,由同学介绍,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师尊亲切的容颜及深奥的法理一下子似乎唤醒了我生命深层的什么,深深的吸引了我。不久我参加了学法炼功班。而我当时并不是为了修炼,也不知道修炼的神圣和严肃,而是抱着祛病健身,有个好的身体从而在常人社会中取得更大的成就,这样不纯的想法去学的。而且,我还隐瞒了自己病史的情况。两个月后,在附体干扰下,我没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旧病复发。这给大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造下了很大的罪业。后来炼功点劝我别再去那儿,以免我再造成难以承担的后果。我同意了。

但是在那珍贵的两个月里,大法的祥和与美好、学员的纯净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我觉得这正是我在生命中苦苦追求的净土。我恨自己不能学,我期盼着将来再有机会。我的书被家人拿走了。我后来又从书店里请了《转法轮》、《精進要旨》等大法的书,有时间就拿出来学。

九九年“七•二○”以后,慈悲的师尊终于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有幸再次接触到了大法弟子,并相继看到了《走向圆满》等经文,及师父在九九年上半年的几部讲法,对我震撼很大,我感到时间的紧迫和机缘的珍贵,决定从新修炼。

而我这次走進大法,现在看来也不是真修。而是正如师父在《走向圆满》所讲的:“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

由于我的这些不纯的想法,我产生对于时间的强烈的执著,并执著圆满,邪悟迫害快结束了,那时虽然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是出于想为自己建立威德,从而在圆满时不被落下的为私为我的想法。由于缺乏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动的正信正念,没有完全理解正法修炼的神圣内涵,没有产生救度众生自觉意识,我一厢情愿的轻信别人,一点不注意安全,并与家里和单位领导的关系搞得很僵,使自己非常被动。

由于对恶党的邪恶本质认识不清,对恶党还存在幻想,我甚至产生了想被邪恶带走的想法。二00二年前后,我遭到邪恶的多次绑架和非法抄家,被抢走电脑一台及日记等物,并遭到恶警的多次殴打。二00二年三月份我被绑架到了劳教所。在中共恶党的人间地狱中,我经历了从精神到肉体的种种残酷迫害。刚开始被吊挂、不让睡觉,室外冻,无数次暴打等等,以至出现了精神恍惚。恶警在我家人说要控告他们下慌了,向家人勒索了大量钱财(前后近万元,很久后母亲才告诉我),才有所收敛。因我不能出工,恶警让两个吸毒人员24小时跟着我,不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触,封闭我。我由于放不下情的执著,由于依赖心理,被邪恶的伪善所欺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最终走向大法的反面,做了许多愧对师父和大法的事情。那时我只觉得自己好肮脏,每写一点东西,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化去一层,非常痛苦和不安。

回到常人社会以后,我被地方上邪恶控制一年多。邪恶还想让我当特务,彻底毁了我。让我永不能原谅自己的是,我在糊涂中说出了一个学员的情况,并讲了过去做的一些事。我以前认识的同修在我回来前就被迫流离失所,别的同修都不认识。因为这些,我一直不敢和其他同修联系。

在浊世的艰辛中,我苦苦思索人生的意义。后来我从新上到了明慧网,看到了师尊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也棒喝》等经文,我的泪水不断的涌了出来。不久我就从新开始修炼大法。同时,向明慧投送了严正声明,决心要坚修大法到底。我开始坚持学法,发正念,并试着讲真相。

讲真相最艰难,但毕竟实现了零的突破。这时《九评》出世了,师尊又为此发表经文,并讲法指出《九评》对于否定旧势力,反迫害,救众生,解体中共的巨大意义。在读《九评》中,我的思想和身体净化了,邪共的附体被清除了,党文化的思想观念和根动摇了,觉得有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并且明白过去之所以遭到邪恶迫害是思想中对恶党的邪恶本质认识不清,对邪共还抱有幻想,有依赖心理。同时也更加坚信师尊和大法。

我开始劝亲人和熟悉的同事三退,但效果不是很好,有时很难受,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很多。由于家人被迫承受了邪恶迫害带来的巨大的痛苦,不理解我,干扰很大,修炼环境一直未开创出来。从去年中秋我不知不觉出现了消沉的状态,出现了不精進的状态,没有了救人紧迫感,不能主动去讲真相,发正念也似乎有了完成任务的感觉,经常一天四次不能都发全。

大陆首届法会交流稿中有一篇《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对于我震动极大,我想我的根本执著去了吗?我想我一定要写出一篇挖自己根本执著的文章,去掉它!但文章刚开始写,妻子被旧势力利用拿走了键盘。而从真正写开到现在又过去了近一个月。旧势力的干扰真是无孔不入!!

正写到这时,我读到了师尊的《洛杉矶市讲法》。由于我已开始背法,背法中对大法在法理上有了更深的认识。读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身体在向上升腾。读完我终于彻底明白了我不精進的根本原因,还是依赖师父,依赖大法的心太重,有师尊反正不会放弃自己的依赖心理。

请出师尊一段讲法共勉:“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知道旧宇宙的那些乱神,只要它们还在,它们就要左右到最后。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会舍下你,那么它们会采取各种方式让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洛杉矶市讲法》)

这一段法让我彻底清醒了!我的依赖心理的来源在于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本性。我是在史前发下宏愿要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在最后的时刻,我怎能依赖师父只为个人的圆满而懈怠呢?我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了吗?慈悲的师尊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啊。我要精進精進再精進,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